新聞 > 軍政 > 正文

姚監復:中共黨不應該怕民主、怕下台

中國知名公共知識分子、前體制內學者姚監復(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美國之音張楠
中國知名公共知識分子、前體制內學者姚監復(資料照片)

中國知名公共知識分子、前體制內學者姚監復星期六(1月21日)接受了美國之音的電話專訪,談到了不久前結束的台灣大選,以及台灣的轉型對大陸民主化進程的啟示。

原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姚監復認為,台灣是中國政治改革的實驗區。姚監復曾是前中共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及其政治秘書鮑彤的智囊。他說,台灣的民主經驗有很多值得大陸學習借鑑的地方。

*搞民主不會亂*

姚監復說:「台灣就等於是大中國的一個政治特區、一個政治櫥窗,給全中國,包括大陸、包括香港做個示範,做個實驗區一樣,就像深圳當年是個經濟特區。要從大中國的角度看,台灣就等於是中國政治改革的一個實驗區。」

有人認為,搞民主會造成社會動盪,甚至會造成暴民政治和無政府主義。姚監復說,台灣的經驗證明,搞民主不會亂。他說,表面上的亂是政治家在會場上的亂,這些比起中國大陸農民在烏坎的亂,或是每年十幾萬起群體事件的亂,是正常的。

*國民素質低不能搞選舉是胡說*

姚監復說,台灣的經驗還證明,不是中國的國民素質低,不能搞政治改革、民主選舉,不然台灣怎麼就可以從1949年以後就搞村長、鄉長的直選,後來又搞總統直選呢?

姚監復回顧了一段延安時期的歷史。他說, 1940年代,國民黨曾指出老百姓素質低,沒有文化,不能搞選舉。當時,共產黨批評了他們的這種觀點,說我們在延安就想出了「豆選」的辦法:每個選舉人背後放一個碗,選民選誰就放一個豆子在誰的碗裏。誰的豆子多,誰就當選。

姚監復說,現在國民的文化素質比那時提高了很多,為什麼反倒不能搞選舉了呢?

*一個黨不應該害怕下台*

姚監復又說,中共從台灣的選舉中可以學習到的另外一條經驗是:一個黨不應該害怕下台。他說:「國民黨開放黨禁的時候,有的智囊提醒蔣經國,如果開放黨禁,可能國民黨要下台。蔣經國說:我看了古今中外歷史,沒有一個政黨是永久執政的。他有這樣的氣派,他才能開放黨禁。」

姚監復對美國之音說,後來證明,國民黨在選舉中確實下台了,可是下台以後仍然可以重新整頓,東山再起,而且可以連選連任。

姚監復說,一個政黨不要總喊「萬歲」,不要總把政權抓在自己手裏。如果政綱好,作風清廉,就算下台後還可能上來。可是如果總在台上,搞絕對權力,絕對腐敗,原來黨內的好人最後也得變成壞人。

*台灣人把蔣經國逼成了偉人*

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去年10月也曾指出,台灣成熟豐富的轉型經驗,代價小,效果好,會令此岸受用不盡。

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資料照片)
美國之音
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資料照片)

鮑彤認為,蔣經國開放黨禁,開放報禁,但其實這也是被民意逼出來的,是台灣人把蔣經國逼成了偉人。

鮑彤說:「台灣老百姓用壓力幫助了蔣經國,把他和他的同道們逼成一群偉大的歷史人物。大陸人也應該用壓力,幫助逼出一群大政治家來。」

*公共知識分子成了沉默大多數*

姚監復說,遺憾的是,目前在中國大陸,具備公民意識,敢於發出自己聲音的人並不多。

姚監復說,中共現在對知識分子採取軟硬兼施的手段。硬的方面,使用的非常強硬的力量。軟的方面,只要從北京清華園到中關村一帶新建的高樓大廈中就可窺見一斑。

姚監復說,政府投了很多錢,給了科研單位很多課題費。現在教授們收入都不低,出國考察的機會也不少,這改變了80年代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倒掛的狀態,卻也使得很多知識分子變成了沉默的大多數。他說:「要說的不好聽呢,就是被收買了,缺少一種公共知識分子的責任感,缺少代表貧苦群眾,代表普通老百姓的良知的責任感。」

*民主化道路漫長艱難*

姚監復認為,中國的民主化將是一個相當漫長、痛苦、艱難的過程,因為當權者內部現在已經組成了一個龐大的權貴利益集團。讓他們放棄自己的政權,就好比讓他們自己割自己的肉。

有人建議,中國的政治改革應該是「碎步前進」,但姚監復說,如果步調太慢,整個社會可能就會像高壓鍋一樣爆炸。一味的專制維穩可能會造成不穩定。

在姚監復看來,中共在十八大、十九大、二十大上都不可能出現實質性的轉變,  因為說到底,新上來的還是原來那撥領導人,用的還是原來的思路。

姚監復說,毛澤東階級鬥爭論對中國社會的影響太深了,也許將來現在這批中共領導人的孫子從美國回來,就像馬英九他們一樣,中國才能轉變得更多一點。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2/0122/233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