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北韓艷諜金賢姬:金正恩非常清楚北韓束手無策

——北韓艷諜金賢姬:改革開放是朝鮮唯一出路

  平壤民眾前日涌到金日成廣場悼念金正日。(美聯社圖片)

  一九八七年大韓航空爆炸桉主犯、有北韓艷諜之稱的金賢姬前日接受日本媒體訪問,表達她對北韓最新局勢發展的意見。

  現年四十九歲的金賢姬說,金日成及金正日父子均未能解決北韓民生問題,因此北韓唯一出路就是改革開放;又指曾在外國留學的金正恩,非常清楚北韓處於束手無策的境地。她還認為,如金正恩的輔助人張成澤權力過大,可能與軍方產生摩擦。

  金賢姬稱,大韓航空客機爆炸桉是金正日的指使,又對他沒有承認罪行便離世感到遺憾。對於北韓人民為金正日逝世表現悲痛,她說:「雖然北韓百姓表面在流淚,但如果不那樣做便沒法活下去,那是在北韓的生存之道。」太陽報

阿波羅網附金賢姬介紹:

金賢姬(朝鮮語:김현희,Kim Hyeon Hee,1964年1月27日-)是策劃1987年11月29日大韓航空858號班機空難的北朝鮮間諜。作為朝鮮勞動黨的「工作員」的名字是「金玉花」、 「金花玉」,公元1964年1月27日生於平壤,生就一副美人坯子。其父是朝鮮外交部官員,曾作為外交官攜眷常駐古巴,妹妹賢玉和弟弟賢洙就出生在哈瓦那。金賢姬上小學時,就曾作為童星演過電影;中學時代,曾作為青少年代表向出席南北和談的南方代表獻過「金達萊」;曾就讀於金日成綜合大學(生物)和平壤外國語大學(日本語)。

(圖)金賢姬金賢姬

 

金賢姬出生於平壤;由於她天生長得漂亮,就讀小學時曾作為童星在電影演出;1972年11月2日,代表北朝鮮向出席韓朝和談的南韓代表獻上鮮花。金賢姬就讀於金日成綜合大學生物系及平壤外國語大學日語系。

1980年3月,金賢姬被北朝鮮勞動黨選中為特務,並需要離開家人接受使用槍械以及自衛術等特工訓練;期間和被綁架到北朝鮮的日本婦女化名為「李恩惠(리은혜,Lee Eun-Hye)」的田口八重子同住達20個月,同住期間學習日本語外,也要學懂日本人的言行舉止。

1980年代中,金賢姬遵照指示化名「吳英」在澳葡政府以中國大陸
偷渡者為名爭取「特赦」名額(旨在於合法獲取澳門身份證)而潛入廣州,進行「澳門滲透工作」的準備。從1985年7月到1987年1月,她和另一名特工拍檔金淑姬一起持偽造日本護照經澳門潛入廣州學習中文及廣東話。

1987年11月,金賢姬和另一名拍檔金勝一分別以「蜂谷真由美」及「蜂谷津一」為姓名獲指派假扮成為日本父女從平壤出發經過多個國家進行炸毀客機任務,最後在伊拉克巴格達登上大韓航空前往漢城的858號航機安裝計時炸彈,金賢姬和拍檔在航機在阿布扎比中途停機時下機;客機飛至緬甸上空爆炸,機上115人全部遇難。

1987年11月12日,「蜂谷父女」在一紙致黨中央、宣誓「為了粉碎國際反動勢力策動兩個朝鮮的陰謀,為了共和國的統一,我們將……」的《誓約書》上莊嚴地摁上手印之後,從平壤順安機場出發了。他們途徑莫斯科飛往東柏林,而後又輾轉維也納、羅馬、布拉格等城市,從貝爾格萊德抵達巴格達,終於按既定計劃從巴格達登上了作為此行目標的「大韓航空KAL858」航班。在登機20分鐘之前的當地時間22點40分,「蜂谷真一」裝作聽收音機,將那台乍看跟日本造「Panasonic」半導體一模一樣的定時炸彈取出來,從容地將定時器的指針撥到9個小時以後,然後又小心翼翼地將「半導體」裝回到塑料袋裡。 「真由美」在一旁看著他「操作收音機的手指的動作,有一種連呼吸都要停止了的緊迫感。」此時的金賢姬,似乎還沒有意識到她已經踏上了一條不歸之路。9小時後,KAL858航班在印度洋上空爆炸,11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罹難。

金賢姬和金勝一在巴林被發現行縱後遭到圍捕時服毒自殺;金賢姬被救回後,在同年12月15日被押至南韓受審,她向法官表示劫機並引爆客機原因是為了破壞
1988年的漢城奧運。經審訊後,金賢姬於1990年3月27日被大韓民國法院判處死刑,及後獲得大韓民國總統盧泰愚的特赦,並在一年後獲得釋放;金賢姬隨後在南韓國家安全部門保護下從事寫作及演講。

金賢姬父親是北朝鮮常駐古巴的外交官員,其妹金賢玉及其弟金賢洙則於哈瓦那出生。1997年,金賢姬和南韓一名安全部官員
結婚

金賢姬 - 特工生涯

 

(圖)金賢姬金賢姬認子

 

1980年3月,被朝鮮勞動黨「調查部」選中,遠離家庭,在若干「特殊機構」里長年接受包括外國語能力在內的旨在培養一流「工作員」的各種訓練,可以熟練使用日語和中文(包括廣東話)。 在接到回國的密令火速趕回平壤之前,遵照「本部」的指示,她正為了爭取澳門政府以中國大陸偷渡者為對象的「特赦」名額(目的是「合法」獲取澳門公民的身份證)而第二次潛入中國廣州,進行「澳門滲透工作」的準備。當時,她化名「吳英」,為了應對葡澳移民當局的盤查,事先編好了一個籍貫為黑龍江省「五常市」的中國女孩,在「文革」中父親受迫害自殺,母親被迫改嫁,幼小的「吳英」被寄養在鄰家,從小飽受流離之苦的催人淚下、天衣無縫的故事。而在此之前,從1985年7月到1987年1月,她和另一名名叫「金淑姬」的工作員一起,持偽造的日本護照在廣州和澳門進行過長達一年半的「語學實習」。

1987年10月末,正在廣州的金賢姬接到「火速回國」的密令後,立即途經北京回
平壤。在北京短暫逗留中,作為「黨的女兒」、同時也是父母的「乖乖女」的金賢姬不忘給母親買了樣式新潮的毛背心和牛黃清心丸、鹿胎膏等中成藥。但這些都成了徒勞。一回到平壤,金賢姬就接受了最高當局的「讓大韓航空的飛機消失」的密令,參加了屬於國家最高機密的「工作組」,當然不可能自由行動。在後來發表的手記中,她對「行動」前未能與親人告別,並把從北京買的禮物親手送給媽媽而深感痛楚。

從1981年7月初到1983年3月中旬,在一個稱為「特閣3號
招待所」的保密機關里,金賢姬度過了20個月與世隔絕的生活。在這裡,她與一個叫「李恩惠」的日本女性「同吃同住」、接受了徹底的日本人化教育。除了在1982年3月至4月間,因「入黨」而有過幾天短暫的公出外,20個月,「每天24小時都是與恩惠老師一起度過的」。在「開學」伊始,代表「上級」組織的「李指導員」對她和李恩惠的約法三章是:1.按照課程表嚴格實施教學;2.從即刻起,恩惠老師和玉花(金賢姬)全的會話只能用日語,嚴禁用朝語;3.玉花跟恩惠老師不僅要學習日語,還要學習日本人的舉止、風習、化妝方法乃至思考問題的方式等,直至可達到亂真的程度。

 

(圖)金賢姬金賢姬

 

正是根據金賢姬提供的關於「李恩惠老師」的細節,日本方面判斷出「李恩惠老師」的真實姓名與身份是被綁架的日本女性田口八重子。

1983年3月中旬,玉花接到「李指導員」的「今天結束學習,馬上轉移到別的招待所,立即打點行李出發」的命令後,與李恩惠告別的情景令人感動:「她向我行禮道謝,把自己珍愛的金筆送給了我。我回贈她一塊可兼用作包袱皮的
圍巾……告別的時候到了,恩惠老師站在招待所的門前,手裡揮動著我給她的圍巾,直到我乘坐的奔馳車從視線中消失。」

後來又經過長期的準備,「偽裝日本人工作」正式啟動。1984年8月至10月,金賢姬與搭檔金勝一以「日本人父女」的面目甚至進行了一場實地綵排。他們從平壤出發、經
莫斯科、東柏林、布達佩斯等城市到了維也納和巴黎,最後經北京回到平壤。在社會主義「同盟國家」,他們使用朝鮮外交部發行的公務護照;而在資本主義國家,他們第一次使用了偽造的、分別署名「蜂谷真由美」和「蜂谷真一」的「日本護照」。

1987年11月12日,「
蜂谷父女」在一紙致黨中央、宣誓「為了粉碎國際反動勢力策動兩個朝鮮的陰謀,為了共和國的統一,我們將……」的《誓約書》上莊嚴地摁上手印之後,從平壤順安機場出發了。他們途徑莫斯科飛往東柏林,而後又輾轉維也納、羅馬、布拉格等城市,從貝爾格萊德抵達巴格達,終於按既定計劃從巴格達登上了作為此行目標的「大韓航空KAL858」航班。在登機20分鐘之前的當地時間22點40分,「蜂谷真一」裝作聽收音機,將那台乍看跟日本造 「Panasonic」半導體一模一樣的定時炸彈取出來,從容地將定時器的指針撥到9個小時以後,然後又小心翼翼地將「半導體」裝回到塑料袋裡。「真由美」在一旁看著他「操作收音機的手指的動作,有一種連呼吸都要停止了的緊迫感。」此時的金賢姬,似乎還沒有意識到她已經踏上了一條不歸之路。9小時後,KAL858航班在印度洋上空爆炸,11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罹難。

1990年3月27日,金賢姬被漢城地方
法院判處死刑。後蒙盧泰愚總統「特赦」,於一年後被釋放。後在安企部的保護下從事著述和講演。其後來出版的題為《現在,作為女人》的手記,在韓日兩國都成為暢銷書,後又被拍成電影,據說僅版稅一項就高達10億韓元。1997年12月,與當時曾參與她的調查工作的原安企部官員秘密結婚,現在韓國過着「普通主婦」的生活。

金賢姬 - 大韓航空858客機爆炸案

 

金賢姬金賢姬

 

1987年大韓航空858客機爆炸案案犯金賢姬2009年3月11日對於一些人質疑事件另有操縱者表示:「KAL客機爆炸事件系北韓的恐怖行為,我說的都是真話。」

1987年大韓航空858客機爆炸案的罪犯金賢姬與被綁架到北韓的田口八重子的家人公開見面了。當天上午11點,金賢姬在釜山海雲台入口處的BEXCO與田口八重子32歲的長子飯冢耕一郎以及70歲的哥哥飯冢繁雄(日本人被綁架者家人組織代表)見了面。這一刻距田口八重子被綁架足足時隔31年,距KAL客機爆炸案時隔22年。

日本政府認為,田口八重子就是1978年被北韓
綁架後與金賢姬一起生活2年並教金賢姬日語的李恩惠(韓國名字,音)。金賢姬上午11點在BEXCO2層採訪間接受了記者5分鐘的採訪,當時韓國和日本政府的相關人士都在場。採訪結束後轉到其他地方進行非公開面談。
 
梳短髮,着黑色
西裝的金賢姬在員警特工隊的護衛下走進了BEXCO。他見到田口八重子家屬做了90度鞠躬禮,然後用流暢的日語和他們對話。對話的內容未公開,只見金賢姬不斷用手和手絹擦眼淚。他還和飯冢耕一郎擁抱了一下,然後兩人緊握着雙手交談起來。田口八重子的家人送給金賢姬2張上世紀70年代的日本歌曲唱片、奶油蛋糕和手絹等禮物,金賢姬也回贈了禮物,但具體是什麼尚不確定。金賢姬將在與田口八重子家人非公開面談後,舉行共同記者招待會,講述本次見面的意義和感受等。 金賢姬因KAL客機爆炸事件被宣判死刑後,1990年被赦免,雖然1997年結婚時和最近偶爾露面接受媒體採訪,但正式出現在公眾面前還是18年前的1991年舉行記者會以來的第一次。

北韓雖然承認了1978年失蹤的田口八重子(當時22歲)被北綁架一事,但2002年9月在日北首腦會談時卻主張說:「田口八重子1986年死於交通事故,墳墓被水庫堤壩埋住,已無處可尋。」
金賢姬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主張說:「盧武鉉執政當時的韓國國家情報院讓我做客MBC節目,令我非常尷尬。1997年結婚後,我其實想和社會保持一定距離,一邊感懷死者和遺屬的悲痛心情,一邊平靜地生活。這是上屆政府執政時期發生的事,今天在此具體談有些不妥,聽說現政府正在調查上屆政府時期的事件,所以在正在等待結果。」

來源:互動百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