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雲南臨滄廣播電台台長夫婦棒殺交警兒子



    
    液化氣 粗木棒 一串帶血的腳印……
    
    在臨滄市旗山小區54幢張曉宇的家裏,1月5日3時30分許,兒子張黎正在熟睡。張黎一直都睡在六樓的臥室,當晚是個例外,他睡在了五樓。夜深人靜時分,身為臨滄人民廣播電台台長的張曉宇和妻子溫秀萍醒了,他們來到張黎的臥室外,在確認張黎睡熟後,打開了事先準備好的液化氣罐。熟睡的張黎突然聞到刺鼻的氣味,連忙起身並瘋狂地敲門、窗,哪想房門早被反鎖。張黎一陣慌亂,四處尋找逃生之道。3時52分,張黎報了警。
    
    聽到孩子報警的電話,躲在門外的張曉宇夫妻拉開門,將事先準備好的粗木棒抬了出來----在門打開的瞬間,張黎隱約看到父親的雙眼。黑暗中,張曉宇借着窗外的燈光,將木棒狠狠地朝兒子的後腦擊去,然後,在後腦位置,亂棍打了一次又一次……
    
    據到過現場的小區保安俸先維介紹,天亮後,他協助警方在張曉宇的家裏看守現場。當時,整個客廳都是光腳的血腳印,從臥室到客廳,包括客廳窗戶外以及通往六樓的樓梯,都能看到血跡。在現場,警察還發現了一把撬茶葉用的茶刀,在張黎的身上也有茶刀刺過的痕跡。
    
    在張黎不能動彈後,張曉宇夫妻繼續用毛巾捂住兒子的鼻子和嘴巴。張黎25歲的心臟終於停止了跳動,父母親還試圖把兒子搬到窗台邊,從窗戶扔下,但張黎的屍體太沉重,兩人只好放棄。在警方趕到時,張曉宇夫婦還製造了「兒子自殺」和「兒子欲殺父母,父母反擊」的假象。然而,被警方分開審訊後,幾分鐘後溫秀萍便承認了和丈夫合謀殺子的事實。目前,此案已定性為故意殺人,犯罪嫌疑人張曉宇和溫秀萍已被警方收押。
    
    這一系列駭人聽聞的舉動震驚了整個小區。昨日,這個人去樓空的複式小樓外,只有一條白色的小狗守在門前。小區保安說,門前沾滿血跡的腳踏墊還是物管前日幫忙打掃乾淨的。「以前,退休在家的溫秀萍天天都會帶着小狗上街買菜。」
    
    前日中午,張曉宇夫婦指認了現場。當日張黎的屍體火化之前,他們被帶到火化場見兒子最後一面。張曉宇趴在兒子的屍體上,哭着說:「兒啊,你曾經揚言要殺人,與其你去殺別人,不如我們先把你殺了……」溫秀萍則面無表情地看着丈夫:「哭什麼哭!別把眼淚流到兒子身上。」他們沒有要求保留兒子的骨灰,「 撒在風中吧!」
    
     有禮貌的兒子
    
    「雖然平時發現張黎有些不正常,但他是個有禮貌的孩子,從來沒有和同事紅過臉,更沒有吵架和過激行為,也沒有暴力傾向。」徐科長說。
    
    2007年,23歲的張黎從雲南民族大學畢業,臨滄市交警支隊正在招錄警察,張黎參加了公務員考試,以總分第三、面試第一的優異成績成為一名交警。當年年底,張黎和同批考入交警隊的新警察一起,被分配到基層交警大隊鍛煉。
    
    2009 年7月前,得知張黎等人將被支隊重新分配的消息,張曉宇立即帶着一本集有張黎學生時代在各個媒體和刊物上發表的文章的本子到臨滄市交警支隊,極力推薦兒子的同時,他不忘告訴支隊領導兒子是雲南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的優秀學生。在考慮到讓警察發揮專業特長的前提下,張黎被分配到了支隊宣傳科。
    
    「在宣傳科不到半年的時間裏,張黎並沒有像他父親所說的那樣發揮了太多的宣傳才能,交給他的幾項任務一直沒有完成。」臨滄市交警支隊王副支隊長說。考慮到張黎是剛從基層回來的警察,而且人也年輕,所以宣傳科的徐科長並沒有對他進行嚴厲批評,更沒有給他太大的壓力。
    
    2009 年末,徐科長發現張黎上班有些異常,「居然穿着制服、戴着口罩上班。」王副支隊長出面對張黎的警容進行指正,張黎說:「我最近得了肺結核,怕傳染給大家。 」在宣傳科的半年多時間裏,張黎經常說自己連續幾天不睡覺,這不禁引起了徐科長的注意,考慮到他戴口罩上班,且稱自己得了肺結核等種種情況,王副支隊長於 2009年12月29日找到張黎的父親張曉宇說明這些情況。對此,張曉宇解釋:「孩子小,你們多擔待。」「(當時)張曉宇沒有說過孩子半句壞話。」王副支隊長說。
    
    「雖然平時發現張黎有些不正常,基本的工作完成不了不說,坐在位置上也東搖西晃的,但他是個有禮貌的孩子,從來沒有和同事紅過臉,更沒有吵架和過激行為,也沒有暴力傾向。」徐科長說。
    
    和張黎同一辦公室的李警官說,元旦期間他們還和張黎一家吃了新年飯,「沒想到他就這麼走了,而且還是被他父母親手殺害的,這個消息我們真的無法接受。」
    
    和藹的父親
    
    大家都感到非常震驚:「他平時工作不含糊,從來沒有見他發脾氣、動怒,這個消息對我們來說,太意外了!」
    
    張曉宇今年50歲,目前正在進行高級編輯評選的公示,並一直享受政府的特殊津貼。在過去的30年中,他一直奮鬥在臨滄的各個傳媒領域。在一手組建臨滄廣播電台之前,他還在電視台、雲南廣播電視報工作過。2000年臨滄人民廣播電台組建伊始,他擔任台長職務,對同事說,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將臨滄廣播電台建成雲南西部中上游水平的廣播站。在他的努力下,目前該廣播電台的信號已經覆蓋了臨滄的各縣城和公路沿線。
    
    但現在臨滄人民廣播電台台長辦公室大門緊鎖,窗戶處亦遮着窗簾。副台長王永新和原台長助理、辦公室主任唐傑打開了辦公室的門,這是一間不足10平方米的辦公室,設施簡陋,辦公桌上擺着一塊樹紋石頭。牆上左右兩邊掛着兩幅字,均為當地知名的書法家書寫,其中一幅內容為「不見個性非好漢,不出精品不罷休」,並標註為「自勉句」。唐傑說,台長不寫字,但喜歡字,還喜歡集郵和書法。
    
    張曉宇性格和藹,即使下屬工作做得不到位,他的批評也很容易讓人接受。張曉宇在辦公室很少談論自己的家庭,至於他的兒子張黎,大家也只對他小的時候有印象,「那時候見到的張黎活潑可愛,大家都很喜歡他。」後來台長偶爾也叫同事去他家裏坐坐,但張黎已考上大學了,所以大家對他的印象,基本停留在他小的時候。
     張曉宇夫婦將兒子殺死的消息在廣電局傳開後,大家都感到非常震驚:「他平時工作不含糊,從來沒有見他發脾氣、動怒,媳婦也是熱心腸,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型,這個消息對我們來說,太意外了!」目前,臨滄人民廣播電台的工作由副台長王永新全面負責,其正常播出未受影響。
    
    張曉春說,從小到大,兄妹幾個都是順順利利地成長,並沒有遇到什麼挫折。但是張曉宇自尊心非常強。
    
    張曉宇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哥哥張曉春在臨滄市人民醫院信息科工作,姐姐目前定居在上海。昨天中午,在臨滄市人民醫院的家屬樓,張曉春談起弟弟一家的事情時一再表示,由於反差極大,弟弟已經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人。
    
    張曉春說,在臨滄市他們家沒什麼親戚。年輕時一家人生活在雲縣,從小到大,兄妹幾個都是順順利利地成長,並沒有遇到什麼挫折。但是張曉宇自尊心非常強。年輕時,張曉宇和大哥一起當過知青,高中畢業後參加工作,後來在工作崗位上拿到本科文憑。他當上市廣播電台的台長,那是自學成才的表現。張曉宇一直非常勤奮,沒有不良嗜好,不抽煙不喝酒,臨滄人喜歡打麻將和紙牌,但他一樣都不會,「他不喜歡搞娛樂活動。」
    
    在臨滄市廣電局分給張曉宇的房子裏,現在還住着他77歲的老母親。因為老房子在二樓,老母親住着方便,所以她沒有和張曉宇一起搬到旗山小區住。張曉宇很孝順,總在工作之餘去看望母親。現在,張曉宇的事情,誰也不敢讓老人知道。「我們擔心她問我們,但紙總是包不火的。」
    
    張曉春上次見到弟弟還是在元旦前。那次,張曉宇帶着兒子張黎和未來的兒媳婦來到他家,徵詢大哥的意見,問這個未來的兒媳婦怎麼樣。「我和他的意見是一樣的,只要張黎喜歡,我們就不會反對。」
    
    前日,張曉春和妻子在看守所見到弟弟,「和上次見面相比,簡直判若兩人。」「俗話說,虎毒不食子,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情?」見面後,張曉春的妻子忍不住罵。張曉宇一句話也不說。見到哥哥時,張曉宇也沒有為自己的行為做過多的解釋,「他把什麼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情緒很低落,雖然還認得我是誰,但看得出他精神上肯定出了問題,他總是說要去陪兒子!這真是人間悲劇。」
    
    隱瞞不住的病情
    
    張黎患有間歇性精神病的事情,外人無一知曉。張黎的父母向所有外人隱瞞了兒子的病情,「擔心影響孩子的前程。」張曉春說。
    
    張曉春說:「張黎長得又高又白又壯,從小就表現得非常優秀。」1984年出生的張黎,小學和初中一直擔任班長或者團支書,而且在全國性的作文大賽中獲過獎。但是10年前,張黎的精神狀況突然出了問題,「後來我們想,這可能和他受了批評有關係。」但無論是求學還是工作,他的表現一直都非常優秀。
    
    2004年,張黎考上雲南民族大學,後入黨,曾被學校選為文化交流大使到台灣交流。大學期間,他靠在各種報刊上發表作品,總共拿到了7千多元的稿費。
    
    而為了給孩子治病,張曉宇和家人四處求醫,甚至向一些江湖郎中求助。不久前,張曉宇還向上海的姐姐寄送了兒子的病情資料,希望上海精神病院能將兒子的病徹底根治。但後來姐姐告訴他,孩子的病可以治好,但風險非常大,且成功率不高,一家人覺得不可取,於是放棄了。
    
    2003 年,張黎考入雲南省民族大學。為了幫助兒子學習,張曉宇的妻子從臨滄市臨翔區某派出所退休,專程到民族大學附近租了房子照顧兒子。張黎考入臨滄市交警支隊宣傳科後,被安排到永德縣鍛煉一年,在那裏他認識了一名小學教師,即後來的女朋友。每次張黎回家,張曉宇總會和妻子開着車,將兒子一直送到250公里以外的永德縣城。
    
    張黎患有間歇性精神病的事情,除了家族裏最直系的親屬外,外人無一知曉。「送張黎去醫院,一般都是他媽媽一個人。」張黎的父母向所有外人隱瞞了兒子的病情,「擔心影響孩子的前程。」張曉春說,10年來,為了這個孩子,弟弟和弟媳耗費了大量的精力和金錢。
    
    張黎每天都要吃藥,但藥物並沒有控制住他的病情,「好的時候就是一個正常人,以前張黎還只是胡言亂語,後來就動不動罵人,罵過我,也罵過他的爸爸媽媽,但沒有見他打人。」張曉春說,張黎的女朋友還不知道張黎患病的事情,但是兒子一旦成家立業,這個捂了10年的秘密就再也無法掩飾。
    
    張曉春說,弟弟張曉宇曾對他和母親說,自己活在世界上,心很累。張曉宇之所以做出如此荒唐的舉動,可能和其長期承受的巨大壓力有關。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生活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0/0110/154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