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劉德華:楊麗娟父親去世 第一次看心理醫生



  
劉德華:不談婚姻並非怕失觀眾。(資料圖)


  號稱「男性風尚標」的「天王」劉德華近日為某男性雜誌拍攝封面,從17歲參加無線的藝員培訓班就開始逐漸地接觸傳媒,從開始的青澀到現在的收放自如,這30年劉德華變了很多。日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劉德華首次敞開心扉談了自己這些年的心路歷程,從被台灣記者惡搞到與那些讓他感動的記者的友情,無不是一一道來。

  我也曾被有些媒體整過

  談到和媒體的關係,劉德華表示,他不是一開始就是這樣的,之前也經歷過很長一段時間的不受尊重:「我去台灣錄節目,上節目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胸麥別在胸前,還沒開始錄的時候,主持就坐在你旁邊隨便問,比如指着一個女孩說,你看那個女孩,晚上可以打電話給她啊,你要是回應,主持人就說水準那麼低你還喜歡啊?其實他們已經在錄了,可我們完全不知道,我也被整過,但那個過程很短,我是運氣比較好的。」

  記者毀我是我做得不好

  說起與媒體的關係,劉德華認為是把雙刃劍——處理不好就會傷到自己:「我從2000年開始就明白這個道理的。我在網絡上面看得最清楚。以前的話,你可以找到源頭。我在網絡上面連源頭也找不到,說你不好,你就不好,沒有理由。而且找不到是誰寫的呀。在網絡上面,你看到原來這個世界有很多人、很多事情是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去掌控的,是網絡讓我開竅了。我覺得網絡對人的傷害會比報紙的傷害更厲害。從我踏入演藝圈開始,大家都會害怕媒體,我覺得如果他們能夠用一支筆把我毀了,那是我不夠好,是我不夠分量。」

  曾被記者感動得痛哭

  當年我在香港辦了一個演唱會,因為工作人員之間發生爭執,離演唱會開始前三、四周的樣子,有好多人決定不做了,我把他們一個個找回來,並拜託他們做好,那次我做得好辛苦。一些媒體朋友知道了這件事,就一直幫我把新聞壓住,不讓外界知道。後來在演唱會那天,他們三十幾個記者一起來看我的演唱會,非常的成功。那天是我第一次在舞台上面痛哭,加之那個時候又很瘦,現場的那些歌迷以為我得了癌症。誰也不知道中間發生了多少的事,我那次哭到完全沒辦法控制,我真的感謝這些記者朋友,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一直幫着我。」

  剪髮也能剪出一個未來

  和很多人志在必得不同,在最「困苦」的時候,劉德華也曾動搖過,甚至想過去當理髮師,「我一直都覺得在這個世界上,你有100萬元可以過生活,你有一元錢也可以過生活,我覺得我可以用一元錢過生活的,能夠有這個心的話,所有事情就回到原地,從頭再來都可以。這句話我是在1985年時說的。那時我被冷藏,香港報紙都登過,我不能拍戲,因為給爸爸買了房子,每個月我還要供房,當時我的手裡只有2000元,但是那個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我以前是剪頭髮的,我覺得我剪頭髮也可以剪出一個未來。」

  當被問及他一直不肯談婚姻狀況,是不是怕粉絲不高興,怕失去觀眾?劉德華笑道:「如果這樣想,太小看劉德華了。一定是因為其它的原因,但如果我認為這個原因還不是說的時候,我就不會說。喜歡我的人知道我的生活是怎麼樣的,其他那些人只是有興趣了解我的生活,不是關心我,所以我不需要跟他解釋。每一個人都會有他的生活態度,很難去解釋給你們聽為什麼這樣。我該說的時候才會說。」

  楊父出事真的撐不住了

  回憶起楊麗娟父親去世的事件,劉德華至今心有餘悸:「那一次我很愧疚,更可怕的是,是因為她那件事情發生,然後發生了一些連鎖反應。那是我惟一一次去看心理醫生。當時我每天會收到幾百個人的電話,都說他(她)要死,一天可以收到3000多個短訊說我不見,他(她)要死。後來電話一響我就會抖,睡不着。我是怕,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第二個楊爸爸,楊爸爸真的走了,開始時還是自己在撐着,大概差不多兩個禮拜就不行了。直到有一天晚上,心理醫生把我所有的電話都拿走,說有問題責任都在他身上,我也就不管了,他每天陪我去工作,大概差不多十天心就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