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江綿恆王文洋+舒馬赫 錢權結合+問題人才

——QQ+C:英飛凌前總裁攜手江綿恆王文洋

  2002年時的Dr. Ulrich SCHUMACHER

世界第四大半導體公司英飛凌的前總裁、德國人舒馬赫(Ulrich Schumacher )將出任總部在上海的宏力半導體公司總裁,中國企業請世界頂級管理人才來管理,這件事情本身就有很大意義。這個宏力公司的創建人是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和王永慶的兒子王文洋,也引起了廣泛的注意。德國之聲記者綜合報導如下。

舒馬赫出任宏力掌門人

9月20日,上海宏力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在自己的網站上宣布,德國人烏爾利希。舒馬赫(Dr. Ulrich Schumacher)出任該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中國和德國不少媒體都報導了這個消息。

宏力半導體董事長董葉順說:「我們非常高興舒馬赫博士接受了宏力半導體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這一任命。舒馬赫博士被公認為半導體產業界最為出色的領導人之一。有了象舒馬赫博士這樣一位世界級的領導來帶領我們的管理團隊,我們有信心將宏力半導體更迅速地發展到新的水平。」

南德意志報說,上海在慕尼黑近萬公里之外,但這並沒有嚇倒英飛凌的前總裁舒馬赫。他是接掌中國大企業的第一個德國頂級管理人員,也是走上這條道路的第一批西方康采恩領導人中的一員。

舒馬赫與宏力談判了幾周之久。至於宏力給什麼樣的條件,舒馬赫不願透露。他也不願透露他是怎麼跟宏力搭上關係的。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請烏爾利希。舒馬赫這樣的國際頂級管理人士出馬,自然會是國際通行的高薪。在德國,大公司總裁的年薪一般都在百萬歐元以上。由此可見,中國經濟與國際的「接軌」開始全面化。出高薪請高人,已經從設計人員、技術人員這些方面,開始走向管理人員了。

宏力公司和它的創建者們

宏力公司網站上是這樣介紹自己的:「一家從事集成電路製造的專業代工企業,座落於上海市浦東張江高科技園區內,佔地面積24萬平方米。宏力於2003年9月23日開業,一期項目總投資為16.3億美元,目前已建成兩座12英寸規格的廠房,其中一廠A線(8英寸線)已投入生產,2004年底月生產能力達27000片英寸硅片。」

德國媒體說,對於舒馬赫這樣的精力充沛的企業領導人來說,這樣一家企業簡直就是為他而存在的。

南德意志報說:「宏力半導體是由前中國國家元首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建立的,共建者為台灣最強有力、最有成就的企業家王永慶的兒子王文洋。這兩個兒子在上海平地建起兩家工廠。投資了16億美元。」

據查資料,確有其事。2000年5月,台灣「中國時報」和「聯合早報」就報導道:「台塑集團少東王文洋創建的宏仁集團(總部在廣州),將與中國領導人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合作,在上海打造大陸的新半導體王國。台灣業界透露,目前王、江兩人已合作成立宏力微電子,並取得大陸官方核准,將在上海浦東等地,興建3座8寸與3座12寸晶圓廠,總投資金額將高達64億美元,是大陸近年來規模最大的半一投資案。」

於是,2003年宏力這個新企業的誕生可以說是QQ(權錢)合作的產物。當然了,江綿恆作為中科院副院長、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合作」也是正常的。細節不詳。宏力的網站上對此是絕口不談的,網站上甚至沒有領導班子的介紹,更沒有董事會成員的介紹。有了QQ,現在舒馬赫的介入,是加上了一個維生素C(才)。

這個維生素C還沒有上任已經帶來了效應。南德意志報說,宏力半導體公司幾乎沒人知道,到google上去也查不出幾篇西文報導來,畢竟它只有4年的歷史。現在這個情況已經改變了,舒馬赫的知名度盡人皆知,他去了宏力,宏力也在全世界知名了。

舒馬赫其人:新經濟的代表人物

舒馬赫1958年出生於科隆旁邊的小城貝爾吉斯格拉德巴赫,在亞琛工大獲得了工程學博士學位。1986年進入慕尼黑的西門子公司半導體部門,一路升騰,1996年成為西門子半導體集團總裁,1998年成為西門子集團董事。

1999年,西門子半導體集團脫離西門子,在舒馬赫率領下建立了英飛凌公司。南德意志報說,「他在英飛凌的時代,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其他人象他這樣成為新經濟的希望和失望的象徵。」他把英飛凌推上了法蘭克福股市,使這家公司成為世界半導體業界的老四。那時,他坐在保時捷賽車裡的一張照片成了他的標準像,直到今天。雖然他不是那個一級方程式的舒馬赫,但他同樣是時代的賽車手。

網絡、信息新經濟股市高潮的結束給了他幾乎是致命的打擊。2004年春,他忽然從英飛凌辭職。真正的原因人們至今還在猜測。眾所周知的只有一點:董事會的一些成員抱成了團反對他,並贏得了監事會的支持。

後來,生意夥伴向檢察院告發了他,於是檢察院就行賄嫌疑對他立案偵查。他後來說,「壞電影里看得到的一切」他都經歷了,這一切包括:搜查,審訊,質疑,指責。

現在,這位業界名人要在新大陸開始他的新生活了。10月份他就將赴上海上任。他保留慕尼黑的主要居住地,他的妻子和3個孩子仍將在這裡生活,但他本人將更多地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為此,他按德國法律規定向檢察院報告了他的離開。

一個成功人物,同時是一個問題人物,於是更是一個象徵人物。這就象新經濟本身一樣,也象今日蓬勃發展的新的經濟聖地們的寫照。問題和成功並存,然而,於是,繁榮地存在着,高速地發展着。

擴展閱讀:

江綿恆如此盜竊國庫 江下令不惜一切代價拖王永慶下水(多圖)
 
諸葛青
 

(左)假大款王文洋(右)大貪官江綿恆

江綿恆是這樣盜竊國庫的

《星島日報》2000年10月17日報導,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與台塑董事長王永慶之子王文洋本是生活在兩個截然不同的圈子,知情者說,他們是在美國柏克萊大學結識的,兩人都出自名門,各自擁有「老爸」的政、商無形資產,自然是特別投機,兩人一見如故且互相「欣賞」。王文洋創立宏仁集團,江綿恆即成為股東之一。

一九九六年三月,「宏仁電子」廠房在廣州動工,在這個場合,江綿恆也和王文洋的母親王廖楊嬌並肩而坐,已是全場最受矚目的貴賓。

2000年4月18日,王文洋的「宏和電子材料」在上海開幕,江綿恆仍是座上賓。

上海市政府有關官員證實,又一個大型「外商」投資集成電路項目「宏力微電子」已在進行項目選址,並將設在浦東張江高科技園區。總投資高達六十四億美元。談到外商身分,他語帶猶豫地說:「這要高層才掌握。」而中方合作夥伴是江綿恆任董事長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

中國媒體對此全然相信,因為王文洋的父親是台灣的「經營之神」嘛,給他個零頭就夠了。可是台灣媒體不相信,因為王文洋搞婚外戀被王永慶逐出家門,分文沒有。儘管王永慶大小太太就有三個,領着孩子找上門來認爹的也時有出現,但他對兒女的要求沒有一刀切。王文洋原在家族企業中佔有一定地位,突然被逐出家門,就什麼也不是了。怎麼可能拿出錢去中國投資呢?在台灣媒體的一再追問下,王文洋露出真機,原來他是假大款,錢都是中國國庫里拿出來的。於是,江綿恆跟王文洋翻了臉。

這隻達到了一個小目地,把公產變成江產。但還遠遠不夠。

江澤民下令不惜一切代價拉王永慶下水

在政經圈交遊廣闊的台商說,王永慶投資海滄案,江澤民曾親自過問,並指示有關主管部門,「要不惜一切代價將王永慶的資源拉過來,搞垮台灣經濟。」在台灣創造「經濟神話」的王永慶以為在他的晚年又會出現一次「神話」。過分的自信使他陷入了江澤民布下的沼澤地而無法自拔。

中國時報8月11日報導,台塑集團目前旗下所有事業幾乎都在大陸投資,總投資金額估計達5000億元台幣。台塑集團目前正在大陸寧波和梅山島一帶,興建規模可比擬台灣六輕的台塑石化專區,當地對台系統因此成立「台塑辦」,國台辦主任陳雲林更在7月30日赴台塑寧波廠視察。台塑集團目前僅剩下最上游的輕油裂解廠尚未登陸外,所有中下游事業已全數在對岸複製如同台灣相等的事業規模。

大陸稍早高調點名批判許文龍等支持阿扁的「綠色」台商的事件,使王永慶這次的北京之行,特別前來疏通有關台塑集團在大陸的布局以及兩岸交流等話題引人深思,使台商的大陸投資塗上了強烈的政治色彩,逼迫台灣商人在「擁護」中共的獨裁統治和經濟利益上做出痛苦的選擇,這個問題上可沒有「一國兩制」。

王永慶獨資大陸漳州電廠慘敗

漳州電廠一角

中國時報報導說,這是89歲的王永慶今年第三度出訪大陸,次數之密集為歷年罕見。今年4月6日王永慶帶領長庚主管前往河南鄭州,考察當地煤礦和長庚設院環境;6月2日前往上海、寧波和廈門等地,並巡視漳州電廠。

中央社8月12日報導,「據透露,國台辦十分重視王永慶這趟北京行,隨同王永慶抵達北京、並負責相關連繫工作的是具共軍背景的漳州電廠副董事長毛群結。」原來把王永慶逼得喘不上氣兒的漳州電廠是江澤民的地盤!

中共需要錢 王永慶想打翻身仗

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8月11日從台灣飛抵北京,據傳王永慶此行將會見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但是這項消息至今尚未獲得證實,只留給外界無限想像空間。

台灣中央社12日報導,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昨天上午急赴中國大陸,預計明天下午返國。王永慶此行仍一如既往的低調,刻意躲避媒體。台灣各家駐北京媒體從機場到飯店,一路尾隨,但由於王永慶一行人下榻門禁森嚴的釣魚台國賓館,記者不得其門而入。中國方面負責公關事宜的人員今天上午甚至告訴台灣媒體,王永慶已搬離釣魚台國賓館。

 

 

報導說,台塑高層表示,王永慶此行主要目的有三,一、替長庚醫院爭取在北京、河南、廈門成立總院和分院;二、替籌建甚久的台塑寧波汽車城爭取投資動工許可。三、為漳州電廠爭取新增四座發電機組。

報導還說,王永慶此行並未與台塑集團高階主管同行,而是與夫人李寶珠及二位女兒王瑞華、王瑞慧等人隨行,王瑞華、王瑞慧主要負責台塑集團在生技、醫療等方面事業,因此外界猜測王永慶此行可能與長庚醫院登陸核准案有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