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轉貨幣戰?央行調整人民幣左右為難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貿易戰轉貨幣戰?央行調整人民幣左右為難

在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就人民幣貶值公開發表言論幾小時後,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於周五再次下調人民幣中間價,多家外媒指,中美從貿易戰轉到貨幣戰。

有分析人士認為這純屬偶然,人民幣走勢主要受市場機製作用,但也有人表示,中共當局在這節骨眼上係跋前躓後(左右為難)——既希望適度貶值,又不敢貶太多。

中共央行每日根據外匯市場最新匯價情況設定中間價,並允許人民幣匯率在這一水平上下2%的區間內波動。中共央行周五(7月20日)將美元/人民幣中間價定在6.7671元,下調幅度為0.9%,係兩年來之最大的一次。

川普接連兩天批評人民幣被操縱貶值

川普周四(19日)接受美財經電視台CNBC採訪時表示,近期人民幣匯率“像石頭一樣下墜”,造成美元走強,“這對我們不利”。

幾小時後,北京時間周五中共央行再度調低人民幣中間價,似乎做實川普的批評,但隨後人民幣反而止跌為升。

當天,人民幣兌美元早盤原延續周四暴跌勢頭,在不間斷交易的香港離岸市場,人民幣一度觸及1美元兌6.8363元,為2017年6月以來最低;而境內詢價市場人民幣匯率也跌至一年來的新低。但在川普發言後,這兩個市場收盤時已大幅收窄跌幅。

但從周線上看,在岸人民幣本周仍累跌890點,跌幅1.4%,超過前兩周。

周五(20日),川普再發推文批評中共、歐盟等一直操縱貨幣和利率走低。“在美國升息的同時,過去每天美元都在變得越來越強。”他寫道,“這會剝奪我們的巨大競爭優勢。像往常一樣,唔係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一般來講,如果一國貨幣走強,則對出口不利。外界認為,川普所言主要係指人民幣貶值,這會使中國商品的價格低於美國商品。

外界解讀人行突然調整中間價的意圖

里昂證券(CLSA)經濟研究主管菲什維克(Eric Fishwick)在周五寫給客戶的報告中表示,中共央行周五在亞洲時段進行了市場干預。

“可能當局要試圖打破不斷演化的動量交易(Momentum trade)。”他寫道。動量交易係指交易方對收益和交易量設定過濾準則,當市場收益和交易量滿足過濾準則就買入或賣出的投資策略。

在6月,人民幣成為全球30多種貨幣中表現最差的一個。《華爾街日報》報導講,許多分析師和投資者認為,北京樂見人民幣隨市場價格波動保持走軟,但前提係人民幣波動範圍不足以引發恐慌。

2015年8月,人民幣大幅貶值就曾引發市場對中國經濟放緩的擔憂,隨後導致全球股市和大宗商品價格重挫。當時面對大量資本外流,中共當局在17個月內,用減少1萬億外匯儲備的代價,才控制住人民幣的大貶。

而本周公布的中共官方數據顯示,受中美貿易戰的衝擊,中國經濟再次出現像2016年以來的低速增長,外界開始擔憂係否會再現2015/2016年的股市匯市崩盤。

中共悄悄報復美貿易政策讓人民幣疲軟

分析師周五警告講,人民幣可能會下跌更多。野村證券的亞洲宏觀經濟分析師克雷格.陳(Craig Chan)和張春妍(Wee Choon Teo)表示,“在貿易緊張局勢惡化、中國宏觀經濟狀況進一步疲弱以及國內擴張性的貨幣政策背景下,我們認為近期人民幣貶值的風險正在增強。”

根據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指數顯示,在過去一個月,大陸人民幣市場人民幣兌美元貶值5.3%,人民幣兌一籃子貿易夥伴國貨幣貶值3.5%。而且近幾周以來,人民幣已經回吐了上半年以來的漲幅。

中共央行的前顧問、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表示,北京意識到人民幣疲軟能在潛在的貿易戰中幫助經濟。

阿伯丁標準投資公司亞洲固定收益投資經理歌赫(Edmund Goh)表示,中共政府可能會歡迎短期疲軟,作為對川普貿易政策“悄悄的報復”。

中共央行調整人民幣匯率的三難

中共央行的匯率政策就係兩頭齊,既不能讓人民幣暴跌,也不能讓人民幣猛漲。但在中美貿易衝突升級的當下,中國出口受阻、投資乏力、經濟增長放緩,中共央行的匯率政策就如同走鋼絲般左右為難。

第一,要唔好跟着美聯儲(FED)升息?向來中共央行的政策就係跟隨美聯儲,保持適當的利率差。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本周在國會參眾兩院就經濟和貨幣政策作證時表示,美國經濟將在未來幾年保持穩定成長,而目前的貿易衝突升級還不足以改變美聯儲的漸進升息路徑。

市場預計,美聯儲年內或再加息兩次,而美元可能繼續上揚。在過去3個月,美元的漲幅已逾5%。

與此相反的係,中共央行已透露放鬆“去槓桿”努力,變為“穩槓桿”,以保證國內市場的流動性。

如果中共央行不跟着美聯儲升息,在兩國貨幣政策分化、利息差擴大的情況下,中國市場的資金外逃更可能被激發,而這一直係中共當局的“雷區”。

第二,萬一美元未來走軟,人民幣如何應對?

川普周四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強勁美元令美國處於不利位置,同時擔憂美聯儲的貨幣緊縮政策可能對美國經濟和競爭力造成潛在不利影響。

分析師表示,雖然川普的發言不會直接影響美聯儲的獨立決策,但有可能會讓考慮買入美元的投資者推遲購買。

“此番評論給市場一個強烈印象,就係美國在謹慎關注匯率。”三菱日聯金融集團首席外匯分析師內田(Minori Uchida)講,“對於考慮從現在開始買入美元的投資者來講,我認為這些講話足以起到讓他們等等再講的效果。”

如果美元走軟,人民幣就會相對走強,在川普政府陸續對華加征關稅的情況下,這對中國產商品出口將係雪上加霜。

川普周五(20日)表示,如果有必要,“我已經準備好對價值5,000億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

對中共央行來講,適度讓人民幣貶值對出口有利,並可部分抵消美徵收關稅的影響;但在美元走弱時,如何抑制人民幣走強,這又係一個難題。

第三,中國國內經濟的下行壓力如何紓解,靠推動新一輪放貸能行得通嗎?過去中國宏觀經濟有下行壓力時,中共政府會通過財政政策或貨幣政策來調節,但近日中共兩大宏觀調控部門央行和財政部官員之間罕見公開互批,凸顯政策層面的不協調和局限性。

一方面,中共央行釋放的流動性到啲渠道,錢就不流動了;而另一方面,財政部的積極財政政策並不積極,只係讓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不斷堆積。

外界認為,關稅唔係中國經濟受關注的真正目標,其更大的擔憂在於,增長放緩速度超預期,而當局為保增長、放棄去槓桿化的指導,或招來新一波借貸狂潮。

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日前在《國家利益》上撰文講,美國在2008年全球大衰退當中第一個倒下,下一場衰退將輪到中國。

“在十年的低效投資和過度刺激之後,中共將無法通過放債逃過危機。”他寫道,“實際上,中共沒有逃過2008年的危機,它只係將危機推遲到了現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