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梁之:「厲害了 我的專制政府」

——強迫國民看紀錄片

一邊吹噓一部紀錄片如何“震撼人心”,同時不許在網上出現對這部影片持有任何不同意見的聲音,一邊又下發“紅頭文件”強迫“企事業單位”要集體購票觀看,天底下竟然有這種國家這樣的政府,這不是“厲害了,我的國”,而是“厲害了,我的專制政府”,“厲害了,我的國王大人”。

之所以有上面這幾句牢騷,事出有因。自從3月2日《厲害了,我的國》這部紀錄片在這片“王土”上放映後,每天早上央視都要在節目中把“觀眾”觀看這部紀錄片後的“效果”當作一重頭新聞播報:不僅要派記者採訪,被接受採訪的對象還要稱讚這部紀錄片如何震撼人心,如何讓中國人感到自豪,甚至連幾歲娃娃都不放過,要孩子對着鏡頭說自己如何喜歡這部紀錄片,讚揚“厲害了,我的國”。不僅如此,為了大讚特贊此片,還專門為這部紀錄片製作了一期《焦點訪談》,3月10日晚央視新聞聯播後面的這期《焦點訪談》節目,“聚集”的就是這部片子,並告訴觀眾,此紀錄片票房收入已突破兩個億。哇塞!太了不起了。

這部“精心”製作的紀錄片到底有多“震撼人心”,有多讓中國人感到自豪,本人沒有觀看,不得而知,但是用腳趾頭也能想得出,就一個字:吹!盡撿好的吹!中共執政快七十年,沒有哪一年不吹,甚至可以說年年吹,月月吹,天天吹,無時無刻不在吹。從來沒見他們有過真正的反省。正如二十年前武漢雜文家劉洪波一篇雜文題目所言:中共幾十年來都是“從勝利走向勝利”,從來沒有失敗過。印象中二十年前也就是1998年,這篇雜文發表後,被大型文摘類刊物《新華文摘》轉載。今天還有哪家報紙有勇氣發表或轉載這種帶有極諷刺性的雜文呢?僅就這一點,就可說這個國家在倒退,在大倒退,至少國民包括媒體連二十年前的自由度都不如。拿一篇二十年前甚至五年前在報紙雜誌上都能發表的文章,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互聯網上卻通不過。難怪有人不無諷刺地說,現在是一夜回到改革開放前。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即使餓死幾千萬人,國家領導人罪大惡極,人民日報天天放糧食產量的“衛星”,事後怎麼樣?什麼事也沒有:領袖還是照樣被歌頌,甚至比餓死人之前歌頌得更厲害;而做為中共中央第一“喉舌”、推波助瀾的人民日報也還是照樣出版,一如《紅樓夢》中描寫“呆霸王”薛蟠命手下打死馮淵後像“沒事人一般”,用中國百姓罵人最狠的話:真箇不要臉之至。據說原人民日報總編輯現已去世的胡績偉曾說過,人民日報除了報頭上那四個字是真的,內容都是假的。

關鍵是,既然這部紀錄片那麼好看,為何還要下發紅頭文件強行國民特別是要求企事業單位集體購買影票觀看呢?就算你自稱還是一所謂“有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有權力要求你的“事業單位”,可怎麼還有權力要求企業呢?你不是一直強調自己搞的是市場經濟而且還是已經“完全市場經濟”嗎?你不是一直要求西方乃至整個世界都要承認中國的“完全市場經濟地位”嗎?空口無憑,有“紅頭文件”為證。這份文件下發不幾天後,即有一朋友在微信中轉發,並接着發一跟帖,罵了一句:“一個不要逼臉的政權”。

文件的信箋用紙是“中廣國際數字電影院線(北京)有限公司”,下發的是一個《關於電影〈厲害了,我的國〉相關通知》,“通知”原文如下:

致各影院:

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通如,要求全國各影院安排合理時間放映影片《厲害了,我的國》,具體要求如下:

1.3月2日《厲害了,我的國》全國上映,包場票價30元,不可自行抬高或降低票價。

2.各影院須安排合理時同放映,尤其是3月2日、3月3日、3月4日上映前三天,各影院須在上午、下午各有一場場次排映,絕對不允許出現幽靈場、午夜場、凌晨場現象出現。

3.各影院可與當地的國資委、銀監會、鐵道總公司部門溝通,聯繫包場事宜,以上部門均已與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達成了包場協議。同時,也可和當地企事業單位等相關單位溝通,聯繫包場事宜。

中廣國際數字電影院線(北京)有限公司

(蓋有紅色公章)

2018年2月28日

從這份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下發的“通知”可以證明,為了要國民看到他們“精心”製作的這部紀錄片,幾乎到了要動員全體國民都來觀看的地步,這就讓人不能理解:這還是市場經濟嗎(更不提什麼“完全”了)?這也能叫繼續改革開放嗎?如果這部紀錄片真的好看,用得着你下這般功夫?再說,這個國家的“企事業單位”的領導、員工們怎麼連看不看一部紀錄片的自由權利都沒有?你拍的紀錄片再好看,也不能說就因為“好看”,別人就必須去觀看啊?難怪這個國家一些民企這二年也是“蠢蠢欲動”,想要去國外“謀發展”;難怪清華大學教授(據說還是“帝師”)孫立平在公眾號發文,呼籲這個國家,不,呼籲這個政府:“把人留住,把錢留住,別的然後再說”。

想一想多麼悲哀:幾十年來,生活在你們的統治之下,你們一直在強迫,強迫奴隸似的國民說這說那,做這做那。四十年前,你們對國民施以各種強迫,包括強迫人民開會,強迫人民聽什麼人的“重要講話”,強迫人民看戲看電影,強迫人民“憶苦思甜”,甚至在文革期間,半夜起來敲鑼打鼓上街慶賀這個國家的“偉大領袖”又發表了最新的“最高指示”。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本人還在讀小學,強迫小學生看你們傾一國之力同樣也是“精心製作”的大型歌舞劇《東方紅》,對孩子們進行洗腦,灌輸政治意識形態。

直到改革開放後,類似這種種強迫,才日漸式微。然而沒想到,一夜之間倒退到四十年前,人們,包括企事業單位的領導、員工們,連看不看某部影片的自由權也被你們收回去了。弄到這個地步,還說你們是在繼續改革開放,還說你們是在為了這個國家的人民幸福。難道你們就藏在每個國民心中,或者是每個國民肚子里的“蛔蟲”,知道他們就想要這樣的“幸福”嗎?像這種情形,還怎麼好意思要西方承認這個國家是“完全市場經濟”?這個國家真的是“完全市場經濟”嗎?你聽說美國、日本、還有歐盟各國,有哪一個完全市場經濟的國家敢於像你們這樣下發“紅頭文件”要求他們的“企事業單位”員工必須看某部影片,而且還是這種自我吹噓的影片呢?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美國、日本或是歐盟等民主國家,一旦曝光,不被媒體以及國民罵死才怪呢。

曾幾何時,還在吵着加入世貿十五年期限到了,美國日本以及歐盟不該仍不承認中國“完全市場經濟地位”。可也不想想,像強行國民看電影這種齷齪的事都做得出來,你要人家還怎麼相信你是“完全市場經濟國家”?世界上有你這樣的完全市場經濟國家嗎?美國有嗎?日本有嗎?歐盟有嗎?自己整天給國民強行灌輸那些不靠譜的意識形態,甚至可以說從幼兒園三歲孩子就開始抓起,強調他們“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與此同時,還要人家承認你是“完全市場經濟國家”,如果不能說這是哄鬼,那就只能是笑話。照這樣下去,你們一百年不改變,一百年也不會得到人家的承認。

共產主義是什麼,共產主義與市場經濟水火不容。周有光生前接受採訪時就說過:“我們說‘搞社會主義特色的市場經濟’,外國人就笑話,你們不是參加了世貿組織嗎,哪裡來的兩個市場經濟呢?可是我們要這樣講,安慰自己嘛。”然而,改革開放已四十年了,中國政府在很多時候很多方面依然像周有光說的,還在靠“安慰自己”過日子,真是情何以堪。

末了,又記起幾年前,北京的高瑜女士就因向世人公開了那個見不得人的“國七條”,竟然說她是“泄漏國家機密”,觸犯了法律,讓其遭受牢獄之災。現在本人向世人公開這份“紅頭文件”,不知是否也屬“泄漏國家機密”,也觸犯了什麼法律,跟着也要治罪呢?

2018.3.10

來源:民主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