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微小講:自尊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經典微小講:自尊

01

丈夫在一所重點中學教書,我們便住在這所學校里。這天,一個女學生來敲門,跟在她身後的係一位中年人,從眉目上看,顯然係女學生的父親。

進得屋來,父女倆拘謹地坐低。他們並沒有咩事,只係父親特地騎單車從40多公里以外的家來睇吓讀高中的女兒。

“順便來瞅瞅老師”父親講,“農村沒有咩鮮貨,只拿了十幾個新下的雞蛋。”說著,從肩上挎的布兜里顫巍巍地往外掏。布兜里裝了很多糠,裹了十幾個雞蛋。顯然,他做得很精心,生怕雞蛋被擠破。

我提議中午大家一起包餃子吃,父女倆一臉的惶恐,死活不肯,被我用老師的尊嚴才“震懾”住。

吃餃子時,父女倆依然拘束,但很高興。

送走女學生和她的父親,丈夫一臉詫異。他驚奇從來都把送禮者拒之門外的我,為何因十幾個雞蛋而折腰?還破例要留父女倆吃餃子?望着丈夫不解的眼神,我微微一笑,講述了20年前自己經歷的一件事。

02

在我10歲那年的夏天,父親要給外地的叔叔打一個電話。天黑了,我跟在父親的身後,深一腳淺一腳地去5公里以外的小鎮郵電局。

我肩上挎的布兜里裝着剛從自家梨樹上摘下來的7個大綿梨。這棵梨樹長了3年,今年第一次結了7個果。小妹每天澆水,盼着梨長大。但今天晚上,梨被父親全摘下來了。

小妹急得直跺腳,父親大吼:拿它去辦事呢!

郵局早已收工。管電話的係我家的一個遠房親戚,父親讓我喊他姨爹。進屋時,他們一家正在吃飯。父親講明來意,姨爹嗯了一聲,沒動。

我和父親站在靠門邊的地方,破舊的衣服在燈光下分外寒酸。一直等姨爹食完飯,剔完牙,伸伸懶腰,他才講:號碼給我,在這兒等着,我去睇吓能否打得通。

5分鐘之後,姨爹返嚟了,講:打通了,也講明白了,電話費九毛五分。

父親趕緊從褲兜里掏錢。父親又讓我趕快拿綿梨。不料,姨爹一隻手一擺,大聲的講:不,唔好!家裡多的係,你們去豬圈瞧瞧,豬都吃不完!

03

返嚟的路上,我跟在父親的身後,抱着布兜,哭了一路。

僅僅因為我們貧窮,血緣和親情也淡了。僅僅因為貧窮,我們在別人的眼裡好像就沒有一點點自尊。

在以後的成長過程中,姨爹擺手的動作一直深深藏在我心裏。

它像係一根軟鞭,時時鞭打着我的心靈,我不會做姨爹那樣的手勢,給一個女孩子的記憶抹上灰色的印痕。我相信,我今天的餃子將給女孩子留下抹唔去的記憶,因為愛心的力量總比傷害的力量大得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悅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