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萬達風波再起:風起了 降溫了 王健林請多多保重!

11月17日,南華早報報道,萬達欲以50億美元出售5個海外項目。此事一出,網絡上便沸沸揚揚,很多人認為萬達這係要賣資產還債。但4天之後的21日,萬達發出澄清公告,稱沒有與任何第三方磋商此事。

萬達這50億的海外項目到底要唔好賣?如果不賣,那為咩具體的5個項目都報道的有鼻子有眼?如果不賣,那為咩萬達不第一時間出來澄清,而係在媒體報道長達4天之後才遲遲出來澄清?如果不賣,那為咩萬達不追究南華早報的“造謠”呢?種種的種種,到底係怎麼回事呢?

11月21日中午,港交所傳來一則消息,係來自萬達的澄清公告:

澄清公告原文稱:本公司並非媒體報導之來源。媒體報導並不屬實,原因係本公司並無與任何第三方就以50億美元出售本集團物業項目進行磋商。第三方不時就本公司物業項目與本公司接洽,而本公司不時響應其對物業項目的興趣。繼近期本公司若干董事變動之後,本公司對其物業項目進行策略評估並將努力物色能為股東創造價值之任何商業機遇。

萬達的澄清公告寫了咁多字,其實就一句話:這係沒有的事。

萬達50億美元出售海外資產一事,來自於11月17日《南華早報》的報道。

該報道稱,萬達目前正希望出售其在海外的五處資產,分別係:位於英國倫敦的One Nine Elms摩天大樓,位於美國芝加哥的VistaTower,位於美國洛杉磯的One BeverlyHills,位於澳大利亞悉尼的Circular Quay公寓和酒店項目,位於澳大利亞黃金海岸的珠寶三塔項目。

據兩位熟悉情況的人士透露,萬達的代表正在接近潛在的買家,希望一次性賣掉這五大項目。

其中一位人士講,“他們希望一位買家就能買下位於四座城市的五個開發項目。這將係一個大的投資。他們的條件係售價不能低於大約50億美元的成本。”

但分析師認為萬達可能一時難以揾到合適的中國買家,由於中國實施外匯管制,所以這筆交易對於大陸買家來講吸引力不大。

在萬達的這五處海外資產當中,最著名的係萬達倫敦ONE項目,ONE這個“五星級酒店+高端公寓住宅”的項目係One Nine Elms(九榆一號)的縮寫,同時也包含了萬達集團全球布局第一個海外房產項目的含義。

(ONE項目的泳池)

2013年係中國房企海外投資的熱潮之年,萬達投資的ONE項目係當時倫敦市中心最大規模的城市綜合改造項目——九榆新區的一部分,該項目緊鄰倫敦眼、大本鐘、白金漢宮、英國議會大廈,地段極其優越。

拿到如此優質的項目,王健林自然喜笑顏開,根據自媒體英國房產周刊的描述,王健林當時透露:“萬達倫敦項目的啟動資金實際只需要1億英鎊,6.3萬平米的公寓,按照單價14000英鎊銷售計算,可以收回9億英鎊左右,按照15000英鎊/平米計算,就接近收回10億英鎊。即使銷售再便宜點,收入也將大大超過項目總投資額。項目開發完需要3-4年的時間。開發結束後,萬達實際上將‘白賺’一個酒店。投資收益率可達10%,這樣的情況在國內任何一個城市都係很難實現。因此,萬達在這筆投資上撿了大便宜。”

萬達欲出售的這五大項目,除了黃金海岸位屬於度假勝地之外,其餘的四個項目全部位於西方發達國家核心城市的核心地區,這些地方經濟基本面紮實,人口持續流入,房產價格更係連年走高。

投資這些項目,即使不能像王健林當時講的那樣撿了大便宜,但起碼也能撿個中等便宜。但係,根據《南華早報》報道的意思,現在萬達卻僅僅希望以不賠錢的50億美元賣掉,這不禁讓人懷疑,萬達係很差錢了嗎?

最近兩個月,萬達在資金問題上陷入到了多事之秋當中:

9月28日,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將萬達商業地產評級下調至“垃圾級”;緊接着,另一家評級機構穆迪又將萬達商業地產發行人評級從Baa3降至Ba1,為“垃圾級”中的“最高級”。

標普在下調評級中提到了兩個關鍵點:

1、“如果萬達商業沒能在未來6-12個月之間上市,標普還會降低評級,如果萬達商業的房產銷售惡化得比預期更快,標普也會降低評級。”

2、“儘管大量出售資產有利於萬達商業短期的流動性和債務償付能力,但該公司並沒有清晰的減債計劃,預計短期內,該公司仍將維持高負債和大量現金餘額。”

下調評級,對萬達最致命的打擊就係觸發了超過10億美元強制性提前還款條款,這包括:2019年6月到期的4億美元貸款、2019年12月到期的4.875億美元貸款及2018年5月到期的5億美元貸款。

面對被逼債的局面,萬達不得不與各家銀行商談重新安排部分債務的事宜。

萬達被銀行逼的咁緊,起源於今年6月份的“風險排查”事件。

6月中旬,金融監管部門緊急要求銀行排查對部分企業的授信和海外融資,特別係併購貸款、內保外貸業務的風險,萬達就係其中重點被排查的企業。

受此影響,6月22日萬達集團旗下的萬達電影股價跌停,當日萬達的債券也出現了大跌。

(萬達股價跌停)

萬達之所以被金融監管部門盯上,係因為其境外併購靠的唔係自有資金,而係使用的銀行信貸槓桿。

萬達“內保外貸”的方式意味着,一旦還不上境外的美元債,那麼境內的銀行就會承擔擔保風險,從而最終影響萬達在境內銀行的融資。

先係借錢搞收購被排查,再係“股債雙殺”,從此,關於萬達債務的話題開始急劇升溫,金融機構、媒體、投資者紛紛高度關注。

8月20日,國家又出台了《關於進一步引導和規範境外投資方向指導意見的通知》,其中提到,要限制境內企業開展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境外投資。

在上述被限制的海外投資領域中,萬達之前均有涉足。

一邊係融資被限制,一邊係投資被限制,面對左右夾擊,之前重資產的萬達唯有賣掉資產、回籠現金流,才會對保障公司的持續經營。

所有,才會有萬達把文旅和酒店項目賣給富力、融創的事情;所以,《南華早報》關於萬達50億美元賣海外資產的報道才會被很多人相信。

事實上,萬達遇到的麻煩還不止投融資的問題,旗下啲項目業也出現了虧損的情況。

作為萬達海外投資的標杆項目,萬達旗下的美國AMC院線公布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當季虧損4270萬美元(摺合人民幣28358萬元),每股虧損0.33美元。而2016年同期,該數字為每股盈利0.31美元。

AMC院線陷入虧損泥潭,萬達的另一家海外收購案的大功臣,幫助王健林買下傳奇影業的萬達集團高級副總裁高群耀10月份也從萬達集團離職了。

高群耀之前係微軟公司的得力幹將,在微軟任職期間,帶領公司在華銷售額增長了300%,工作能力不可謂不強悍。2015年加入萬達之後,高群耀迅速扮演起了重要角色。2015-2016年期間,萬達在全球收購征程中的幾乎所有事件都與其息息相關。

雖然萬達集團拒絕對高群耀的離職予以評論,但知情人士透露,高群耀的離職與近期國家加強海外資金監管控制有直接聯繫。

2016年,在萬達斥資35億美元收購傳奇影業的巨額交易案中,高群耀係其中的主要策劃人,但由於監管機構嚴查海外併購,目前萬達的海外併購業務基本停掉。無處施展才華,高群耀的離職也就不難理解了。

發生在傳奇影業上的還不止高群耀離職這一起事件,在萬達剛收購傳奇影業時一起加入的小夥伴們,見到形勢不對,也開始撤退了。

9月27日,彭博社曝出消息,泛海控股和華策影視已經賣出了它們在傳奇影業的股份。

兩家公司8月公布的半年報顯示,泛海控股和華策影視處置了合計15.6億元人民幣的股權。具體而言,泛海控股出售了所持傳奇影業控股公司-青島萬達影視投資14.4億元人民幣的股權,這些股份係在2016年3月購入的。而華策影視以大約1.334億元的價格出售持股,錄得16%的投資回報。

在2014年12月,萬達商業港股上市掛牌儀式上,王健林就在致辭中特別感謝了泛海控股董事長盧志強,當時盧志強在現場接受媒體採訪時也動情地講:“我係娘家人,來幫兄弟站台。”

但現在,曾經對王健林以兄弟相稱的盧志強,在萬達出現一系列風波之後,也開始務實地在商言商了。

(泛海控股董事長盧志強)

萬達經營受挫,王健林這一首富的名頭也被取而代之。在2017年的福布斯富豪榜當中,許家印、馬化騰、馬雲位居前三甲,舊年第一的王健林跌到了第四位。

“一許二馬”之所以能超越王健林,原因就係他們三人公司的股價在2017年都出現了大幅度上漲,這也反映了三人的公司今年經營狀況都十分良好。

但係萬達卻大相徑庭了,A股的萬達電影在6月下旬的那次跌停後不久就停牌,至今4個多月過去都沒有復牌,港股的萬達酒店發展在受甩賣資產給富力、融創這一事件刺激所帶來的股價短期暴漲之後,又陷入到了漫漫熊途當中,股價最近3個月出現了腰斬,跌幅驚人。

股價係經濟的晴雨表,更係企業發展的晴雨表,萬達旗下兩隻股票的情況,足以證明了萬達在經營當中遇到了啲棘手問題。

在國家嚴查海外併購,嚴防金融風險之後,曾經講過“自己辛苦賺的錢,愛投哪兒就投哪兒”的王健林,也就萬達發展方向的調整作出了重大表態,表示將“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跟前幾年順風順水時的豪氣衝天相比,王健林現在低調內斂了很多,儘管他聲稱萬達的負債係小問題、沒事兒,但在融資渠道收窄、信用評級下滑、銀行逼債的當下,萬達的負債到底係小問題,係中等問題,還係大問題,相信他比邊個都清楚。

風起了,降溫了,王健林,請多多保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財經銳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