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卡廷大屠殺——蘇共製造的迷案與真相 多

——卡廷大屠殺——迷案與真相

2010年9月23日,喺俄羅斯總檢察長辦公室的一個儀式上,記者們拍攝卡廷大屠殺秘密檔案。

卡廷(Katyn),是俄羅斯境內的一個小村莊,位於斯摩棱斯克城(Smolensk)以西大約19公里。村莊的外圍,有一片森林,故名“卡廷森林”。

佢們落入了邊個的魔爪?

1943年春,德國納粹軍隊喺斯摩棱斯克附近搶修被炸毀的鐵路、公路等設施,佢們把強行招募來的歐洲勞工,驅趕到卡廷森林裏幹活。4月13日,幾名勞工喺掘地的時候,挖到一座大墳,發現裏面掩埋著幾千具軍官和士兵的屍體。大部分受害者都是跪着被人從後面近距離開槍處決的。德軍從這些官兵身上的軍服判斷,認為死者是波蘭人。佢們死於何人之手?

同一日,柏林電台向全世界廣播了喺卡廷森林的發現:“一個深溝……28米長,16米寬,裏面有3,000多具波蘭軍官的屍體,被堆積成12層。”德方宣稱,屠殺是蘇軍所為,發生喺1940年德軍佔領斯摩棱斯克之前。

1943年4月14日,德國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喺日記中提及,佢們正喺利用蘇聯殺害波蘭軍官的發現,“以莊重的風格進行反布爾什維克宣傳。”

4月15日,蘇聯信息部針對兩天前德國廣播的內容,做出了回應,否認指控:“……1941年喺西斯摩棱斯克從事國家建設工作的波蘭戰俘們……落入了德國法西斯劊子手的魔爪之中……”

1943年卡廷屍體發掘現場。照片由波蘭紅十字會拍攝。(公有領域)

1943年4月13日,納粹宣布,喺卡廷森林發現被蘇聯殺害的上萬具波蘭軍人屍體。(視頻截圖)

德國公布的消息引起了喺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的高度關注。因為蘇德戰爭爆發後,蘇聯與波蘭流亡政府恢復了外交關係,並就波蘭戰俘問題作出安排。但是有2萬多名戰俘下落不明,佢們都是喺1939-1940年間被蘇聯佔領軍捕獲的。波蘭流亡政府認為,喺卡廷森林裏掩埋的4000多人即是“失蹤”的2萬多人的一部分,因此要求國際紅十字會進行實地調查,同時要求蘇聯提出正式報告,講明波蘭軍官的下落。斯大林以流亡政府聽信納粹為由與之斷交。

德國為此成立了一個調查委員會,由12名外國專家組成,佢們分別來自比利時、保加利亞、丹麥、芬蘭、法國、意大利、克羅地亞、荷蘭、羅馬尼亞、瑞典、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德國專家和此國際委員會調查了卡廷的屍體並獲取物證,證明卡廷屠殺發生於1940年初,而喺那時,這一地帶依然被蘇聯所控制。(二次大戰結束後,除了保加利亞和捷克以外的所有專家都重申,佢們喺1943年的調查中發現了蘇聯的罪行。)

英國、加拿大和美國軍官(戰俘)被德國方面帶往慘案發掘現場參觀。(公有領域)

幾個月後,德軍將要撤出卡廷地區,戈培爾得知後,喺1943年9月29日的日記里寫道:“不幸的是我們不得不放棄卡廷。毫無疑問的布爾什維克很快會‘發現’我們槍決了12,000多波蘭軍官。這個小插曲喺將來會給我們帶來不小的麻煩。蘇聯無疑會如其所願的發現一個又一個墓地,然後把這些歸罪於我們。”

1943年10月,蘇聯收復了西部失地,重新佔領斯摩棱斯克並控制了卡廷地區。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立刻行動,摧毀了德國准許波蘭紅十字會修建的墓地,也銷毀了其佢啲證據。

1944年1月,蘇聯成立了“波蘭戰俘被德國法西斯侵略者於卡廷森林所槍殺事件認定和調查特別委員會”。該委員會由蘇聯醫學院院長尼古拉·布爾丹科領導,不允許外國人加入。委員會發掘屍體後做出結論:所有槍殺都是由德國佔領軍於1941年秋天執行的。報告中還列出了啲物證,包括據稱是喺屍體上發現的金手錶、信件和肖像等物件。這些物品的日期記錄是喺1940年11月到1941年6月之間,顯然與德國方面稱波蘭戰俘是喺1940年上半年被蘇軍殺害的講法抵觸。

1944年1月21日到23日間,蘇聯方面邀請一組西方人士前往卡廷,佢們乘坐舒適的列車,獲得佳肴款待。喺十多名受邀者里,美國和英國的記者佔了大多數,還有美國駐莫斯科大使W. Averell Harriman的女兒Kathleen Harriman及使館秘書John Melby陪同。據信,這是蘇方為了給自己的宣傳增加官方認同的分量。Melby認為,總體上蘇方的講法可信。不過佢喺報告中提到了調查的啲矛盾之處,例如證人的供證明顯是機械記憶下來的。佢寫道:“這場表演是為了記者們安排的。”而到場的西方記者們並未全部相信蘇方的演示。

1944年1月22日,“布爾丹科委員會”喺卡廷舉行了國際新聞發佈會,三名美國記者及Kathleen Harriman出席。佢們看過蘇方出示的證據後,為布爾丹科的發現背書。

1944年1月30日,蘇聯舉行了一個宗教和軍事儀式,紀念“德國法西斯侵略者”的受害者,還製作了相關影片用以宣傳。

相信納粹還是蘇共?

德國和蘇聯各執一詞,互相指責對方是兇手。對此,記者們有的支持蘇聯,有的相信德國。那麼英國和美國的領袖又是如何表態的呢?

根據波蘭流亡政府外交部長愛德華·拉欽斯基伯爵的記錄,英國首相丘吉爾喺1943年4月15日與西科爾斯基將軍(波蘭流亡政府總理)的對話中講:“唉,德國所披露的大概是真的,布爾什維克是很殘忍的。”

然而,事隔不到十天,1943年4月24日,丘吉爾向蘇聯確保:“我們必須堅決有力的反對國際紅十字會和其佢組織喺德國統治區下進行的任何‘調查活動’。這些調查將成為一種欺騙,它的結論是由恐怖統治所給出的。”

據報導,英國非官方和機密文件的結論顯示,蘇聯的罪行“幾乎可以確定”。但是,官方的立場卻站喺了蘇聯一邊。丘吉爾喺回憶錄中簡短的提到卡廷事件,佢引用了1944年蘇聯指控德國屠殺的調查,並寫:“相信哪一種講法,似乎得看信仰乜嘢了。”

1944年,美國總統羅斯福派遣海軍中尉指揮官喬治·厄爾為特使前往巴爾幹,通過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的聯繫人搜集關於卡廷的信息。厄爾得出結論:卡廷屠殺是蘇聯人乾的。羅斯福跟美國戰爭信息辦公室領導艾爾默·戴維斯商討之後,宣布佢已經確信納粹德國要對卡廷屠殺負責,並下令壓制厄爾的報告。後來,厄爾正式要求官方獲准佢公開發表佢的發現,總統對佢下達了書面禁令。

1943年,兩位美軍戰俘唐納德·斯圖爾特中校和約翰·范弗利特上校被德國帶到卡廷去參加國際新聞會議。1945年,范弗利特上校寫了一份報告,稱蘇聯應對卡廷屠殺負責。佢將報告呈送給喬治·馬歇爾將軍的情報部門首席助理克萊頓·比塞爾少將,可是比塞爾卻銷毀了這份報告。喺1951年到1952年間的調查中,比塞爾喺美國國會為自己的行為辯護。佢表示,使一個擊敗日本的盟友陷入難堪,咁做不符合美國的利益。

二戰結束後,關於“卡廷森林屠殺”的紛爭不斷。西方的大多數有關著述認為,蘇聯人犯下此罪,但蘇聯還是堅決否認。由於蘇德雙方都拿不出強有力的證據,此案懸而未決。

俄羅斯總統密檔第一卷

關於卡廷事件的真相,收錄喺俄羅斯總統密檔的第一卷里。這份專卷開始存放喺蘇共中央總務部第六處,後轉歸蘇共中央政治局檔案,1990年夏又轉到蘇聯總統檔案館,存放喺克里姆林宮。1991年12月24日由俄羅斯總統接管。

1991年12月23日,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喺移交總統權力時,同葉利欽一道閱讀了密檔第一卷。當時,協助戈爾巴喬夫的“蘇聯改革設計師”雅科夫列夫也喺場。

戈爾巴喬夫講,喺開啟封印閱讀了文件之後,“我們的頭髮都豎起來了”,“我們無權向波蘭隱瞞事實,我們三個當即認為,不論後果如何,也應當向波蘭方面通報”,“我對葉利欽講:‘鮑里斯,現喺該由你做這件事了。’”

其實,喺1990年4月波蘭總統雅魯澤爾斯基訪蘇時,戈爾巴喬夫已經承認卡廷慘案是“斯大林主義的罪行”。佢並且向雅魯澤爾斯基轉交了一部分卡廷事件的檔案材料,不過,當時密檔第一卷仍然被鎖喺鐵櫃中。

1992年10月14日,葉利欽的特使、國家檔案館館長魯道爾夫‧皮霍亞前往華沙,將俄羅斯總統密檔第一卷的副本轉交給波蘭政府。喺轉交儀式上,波蘭總統瓦文薩手接密檔,佢講自己“感到全身顫抖”。隨後,波方立即將其中幾個重要文件公之於眾。至此,塵封半個世紀之久的真相終於大白於天下。

俄羅斯總統密檔第一卷內共有三份文件。第一份是斯大林等人簽署的1940年3月5日聯共(布)中央的決定。第二份是1940年3月5日貝利亞給斯大林的報告。這份報告詳細講明了自1939年9月17日蘇聯出兵波蘭後,被蘇聯關押喺三個大戰俘營以及其佢營地和監獄中的波軍被俘軍官及其佢人員的人數、軍階、職業和政治態度。報告講,佢們是蘇維埃“不共戴天的敵人”,因此建議按“特別程序”審理,處以極刑——槍決。據此,聯共(布)政治局當日通過決定,授權內務人民委員會對報告中所列25,700人執行槍決。

拉夫連季·貝利亞喺1940年3月5日給約瑟夫·斯大林的的文件備忘錄中,提議處死波蘭軍官。(公有領域)

第三份文件是1959年3月3日,時任克格勃頭目謝列平給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的報告。報告核實,卡廷慘案中被槍殺的總人數為21,857人。報告強調,檔案館繼續保留這些人的人事檔案對蘇聯和對“波蘭朋友”已無必要和價值,而且“一旦泄密,必將危害國家”,因此建議全部銷毀。

那麼到底有幾多波蘭戰俘死喺蘇共的手裡呢?

根據1990年蘇聯解密檔案的內容,證實了喺1940年4月3日到5月19日期間,有21,857名波蘭戰俘喺不同刑場中被殺:14,552人來自俄羅斯的三個主要戰俘營,其中科澤利斯克營4,421人、斯塔洛柏斯克營3,820人、奧斯塔什科夫營6,311人、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其佢拘留所7,305人。

據不完全統計,喺卡廷被屠殺的人包括一名海軍上將、2名陸軍上將、24名陸軍上校、79名陸軍中校、258名陸軍少校、654名陸軍上尉、17名海軍上尉、3,420名士官、7名隨軍牧師、3名地主、1名親王、43名官員、85名士兵、131名難民。此外,遇害者中還包括20名大學教授(包括數學家斯特凡·卡茨馬爾茲)、300名醫生、幾百名律師、工程師、教師、100多名作家和記者以及200名飛行員。總共一半的波蘭官員被內務部處決。

紀念與反思

2010年5月5日,喺卡廷森林大屠殺70周年之際,哥斯基金會喺美國國會圖書館內舉行紀念會。多位美國聯邦參眾議員、波蘭駐美大使和有關學者等出席並演講。

哥斯基金會主席艾力克斯‧斯多洛金斯基(Alex Storozynski)喺開場白中講,“70年前,喺卡廷和附近地區,蘇聯秘密警察把數以千計的波蘭人帶入森林,喺佢們每個人的腦後開槍射殺,把佢們埋入深坑,希望佢們的屍體和真相都一同被掩蓋掉。斯大林希望消滅波蘭的精英,這樣佢就可以建立一個共產專制的政權。……斯大林要掩蓋這段歷史,丘吉爾和羅斯福也保持沉默,因為佢們需要蘇聯作盟友,對抗納粹德國。而對波蘭人而言,卡廷成了一個無法癒合的傷口。直到最近,只有18%的俄羅斯人知道卡廷屠殺是蘇聯乾的。”

波蘭裔的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澤比涅夫‧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博士喺紀念會上發言講:“卡廷大屠殺之所以如此令人難以忘卻,喺道義上難以容忍,是因為它一直被官方的謊言所掩蓋,而且這種謊言也被全世界接受了。”

布熱津斯基博士曾經喺1989年10月30日訪問蘇聯時參觀了卡廷紀念碑。當時,喺戈爾巴喬夫的准許下,“卡廷受害者親屬”團體組織了一個幾百人的代表團前去參觀。布熱津斯基致詞講:“只有真相能使新的蘇聯領導同斯大林和內務部的罪行劃清界限,只有真相能作為蘇聯和波蘭人民真正友誼的基礎。真相將會為它自己揾到道路……。”

1940年4月至5月間,喺斯大林領導的蘇共批准下,蘇聯秘密警察喺卡廷森林等地對包括戰俘喺內的波蘭民眾進行了一場大屠殺,遇害人數喺2萬以上。圖為1989年的紀念場面。(WOJTEK DRUSZCZ/AFP/* Images)

卡廷森林的警示

卡廷大屠殺過去已有77年。2萬多具骸骨,2萬多個冤魂,被掩埋喺冰冷的泥土下。一個彌天大謊,欺騙了整個世界。蘇共殺人不眨眼,罪行慘絕人寰,卻信誓旦旦、大言不慚的嫁禍佢人。今天,卡廷紀念碑,喺多個國家建起,各種紀念活動,以及電影和文學,都喺不斷的重溫歷史,提醒世人:勿忘當年。

真相水落石出,卡廷森林的存喺,不僅紀念死者,而且警示生者,看清共產黨的殘暴和狡詐。今天,喺共產黨執政的國家裡,同樣的罪行、同樣的謊言,依然喺上演。

喺風調雨順的時節,三千多萬人活活餓死,卻被改寫為“三年自然災害”;“六四屠殺”,被扭曲成“廣場上沒有死一個人”,“天安門沒死一個平民”。

2001年5月,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幕被曝光後,中共當局邀請了五家海外媒體參觀。這時,勞教所變了夢幻天堂,勞教犯異口同聲對記者表示,佢們根本沒有受到酷刑。但是,NBC的記者內德‧柯特從油漆的氣味里嗅出了假象,佢講:“我們參觀的所有這四個地方都是剛剛粉刷的白漆。”

2006年3月,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喺海外曝光,兩周後,中共當局“邀請”了美國國務院官員參觀被指控活摘的蘇家屯血栓醫院。正如外界所料,參觀人員喺現場沒有發現證明活摘器官存喺的證據。但是美官方發方人表示,華盛頓重視法輪功的指控,並敦促中方進行調查。同年4月,一位瀋陽老軍醫透露,蘇家屯現場也被清理,證據被銷毀,被關押的人員已經轉移。“轉移5000人只需一天,用封閉的鐵路貨車運送。”

中共當局一直“堅決”的反駁外界對其迫害人權的指控。精心安排的、有選擇的“參觀”、官方新聞發佈會、有組織的證人證詞,這一切和70多年前蘇共的抵賴是多麼相似!

歷史的版本,交叉著真實和偽案。當道德為利益讓步,當謊言被有意放行,堂皇的理由便成為冷酷的同謀,因為殺人者得以繼續行兇。卡廷慘案,喺向世界啟示:挖掘真相,還原真相,是正義的使命和期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