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彪私密日記:毛澤東善用捏造打倒對手

從1960年到1964年,林彪讀了許多歷史方面的書籍,想以知識來提高政治投機的伎倆,他還將與葉群探討的心得體會記下來。在這些心得中,可以窺見林彪對毛澤東歌功頌德背後的內心世界。日記中,他直指毛澤東善於捏造事實,這是他的管用手法,時刻提醒自己要小心提防。

毛澤東與林彪

林彪經過幾年養病的“韜晦”,觀測研究黨內的政治風向變化,揣摩毛澤東的心理,對進行政治投機的手腕頗有心得。毛澤東在中國革命中形成了至高無上的威望,在黨內有不容置疑的領導核心地位。林彪最為關注的政治問題,就是如何投其所好,並視其為玩弄權術、以逞私慾的要訣。

林彪主持軍委工作之後,更加註意觀察分析毛澤東的思想動向和一舉一動,以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的面目出現,擺出“緊跟”的姿態,以如何獲得毛澤東的信任來決定他的言行。

從1960年到1964年,林彪閱讀了大量的書籍(包括請人講課和為他摘抄中外名人的語錄)。他讀了許多歷史方面的書籍,像中外歷史書、各朝代的演義、軍閥混戰資料、文史資料以及歷代開國皇帝和一些政治人物的傳記,對曾國藩、袁世凱、張作霖、胡宗南、戴笠等作過研究。他請專人講授歷史上的政治梟雄們的權謀,馭下與奉上的手腕,成敗得失的經驗教訓,讓人給他摘錄了不少學習卡片。林彪對學習政治權謀很有興趣,他和葉群還記了一些筆記。

林彪讀書的着眼處,不是從古今中外的歷史中汲取正確的治國之道,而是醉心於政治的權謀之術。想以知識來提高政治投機的伎倆,滋養出的只能是權力欲膨脹的個人野心。

在他散記的批註心得中,可以窺見林彪在極力對毛澤東歌功頌德背後的內心世界。摘取幾例:

他先為你捏造一個“你的”意見,然後他來駁你的意見。並無,而捏造是老東(按:指毛澤東)的慣用手法,今後當注意他這一招。

毛,應照顧他,使他沒有小幫幫的必要,他就不小幫幫了。政治上對其每一創舉與功績公道主動地指出來,則他自無鋒芒的必要。

你先說了東,他就偏說西。故當聽他先說才可一致。

他自我崇拜,自我迷信,崇拜自己,功為己,過為人。

堅持“左”傾高姿態。

在葉群的筆記中,有對付毛澤東的“應兌(對)法”一項。內有:

面帶三分笑。

三要:要響應、要表揚、要報好消息。

抓一號(指毛澤東)活思想。

抓苗頭,把他想辦的事列入議事日程上。

從他那裡來(其要求),到他(向他報告)那裡去。

從這些記載時間不一、閃爍其詞、斷斷續續的小注、眉批、筆記中,隱約而又清晰可見林彪夫婦玩弄權術、陽奉陰違、兩面三刀的陰暗心理。這種陰暗心理加上個人野心的膨脹,必然導致誤黨禍國的結局。

林彪一接手軍委工作,就在神化領袖、製造個人迷信和個人崇拜上大作文章。

1959年9月,林彪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別出心裁地宣揚:“我們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怎樣學呢?我向同志們提議,主要是學習毛澤東同志的著作。這是學習馬列主義的捷徑。毛澤東同志全面地、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綜合了前人的成果,加上了新的內容。我們學習毛澤東同志的著作容易學,學了馬上可以用。這是一本萬利的事情。”

1960年的軍委擴大會議上,林彪進而又提出了“頂峰論”。他說,“現代的馬列主義是什麼?就是我們毛主席的思想。他今天在世界上是站在最高峰,站在現時代思想的最頂峰。”

林彪發明了“背警句”、“帶着問題學”的學習毛澤東思想的一套實用主義的方法。

林彪在軍委擴大會議上提出:“毛主席有許多警句要把它背下來,恩格斯主張不要死背,但是我主張就是要背一點東西。”“肚子里就是要背得那麼幾條。”

林彪還親自下基層部隊宣傳他那一套,說:“帶着問題學習毛澤東同志的著作,這種方法是有的放矢。部隊學理論就是要有什麼問題學什麼,需要什麼學什麼。”

1961年1月,林彪在《關於加強政治思想工作的指示》中明確提出,學習毛澤東著作,“要帶着問題學,活學活用,學用結合,急用先學,立竿見影,在用字上狠下功夫。”這就是後來被稱道的“三十字方針”。

林彪還指示《解放軍報》要逐日在報頭刊登毛澤東語錄。從1961年5月1日起,《解放軍報》每天根據版面內容,在報頭上刊登毛澤東語錄。到1964年,解放軍總政治部根據林彪的授意,又將毛澤東語錄彙編成冊,編輯出版了《毛主席語錄》本,發給全軍官兵,掀起學“語錄”的熱潮。到“文革”時,《毛主席語錄》成為全國上下人人必備的“紅寶書”。

在部隊建設上,林彪搞了一套突出政治的新東西。1960年,林彪把毛澤東在延安為抗大兩次題寫的校訓“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艱苦樸素的工作作風、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和“團結、緊張、嚴肅、活潑”,按照他的“串數字”的習慣,發揮成“三八作風”(三句話,八個字),作為全軍部隊革命化的標準。

對於如何加強部隊的政治思想工作,林彪發明了“四個第一”,即“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在1960年9月軍委擴大會議通過的“決議”中,把“四個第一”作為“軍隊建設的方向”,是林彪“創造性地運用毛澤東思想的典範”。林彪還提出“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的口號。在林彪的提倡下,全軍開展了“四好連隊”,“五好戰士”的運動。

這些形式主義標新立異地“突出政治”的一套做法,在全軍上下風風火火地推行開來,令全黨、全國耳目一新。林彪“突出政治”的做法,得到了中央的肯定,受到毛澤東的讚揚,從部隊推向全國,產生了較大影響。毛澤東在60年代初對大多數的中央領導人都有所批評,獨對林彪褒讚有加。1961年6月,毛澤東在一次會議上表揚林彪說:“最近林彪同志下連隊做調查研究,了解到很多情況,發現了我們部隊建設中一些重要問題,提出了幾個很好的部隊建設措施。”

1963年2月,毛澤東在聽取中印邊境反擊戰彙報時說,“看來我們的軍隊還是要抓政治工作,抓四個第一,抓三大民主,加強薄弱環節,搞好黨的建設。”

1963年11月16日,毛澤東在給林彪等人的信中又一次高度評價了林彪的做法,“自從林彪同志提出四個第一、三八作風之後,軍隊的軍事、政治工作都有一個新的發展,軍隊政治工作就更加理論化,也更加具體化了。”

林彪所搞的“突出政治”,違背黨一貫倡導的實事求是的路線,專以取得毛澤東的信任為目的,是現代造神運動的濫觴。當他把領袖製造成神時,他也就是最最忠誠的護衛天將了。“螞蟥叮住鷺鷥腳,你上天來我上天”。在他竭力製造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中,包藏着極齷齪的個人私慾和野心。“突出政治”既是他迎合毛澤東的手段,又是他製造出來的從事權力鬥爭的棍子,一切不順從他的人,他都可以用這個棍子無情地橫掃之。

在1962年1月的七千人大會上,林彪的發言,又一次使毛澤東感到了林彪的忠誠。

七千人大會是針對“大躍進”帶來的嚴重困難,總結經驗教訓,統一全黨認識的會議。這是個史稱“白天出氣,晚上看戲”的發揚民主的會議。

毛澤東在會上作了自我批評,他說:“凡是中央犯的錯誤,直接的歸我負責,間接的我也有份。因為我是中央主席。”

劉少奇的講話,分析了幾年來的主要缺點錯誤,提出了兩個“三七開”的觀點。即:總的來講,成績是七,錯誤是三。但有些地方則是倒三七。這對廬山會議後,黨內不敢坦言錯誤的風氣是個突破。同時,也引起毛澤東的不快。

朱德、周恩來、陳雲、鄧小平等都在會議上檢討了黨內生活和工作中的問題。在毛澤東等中央領導的帶動下,各省市主要領導紛紛作了自我批評。

林彪撇開總參謀長羅瑞卿給他準備的講話稿,自己親自擬定了提綱,在會上作了長篇的發言。他的發言和整個大會的氣氛很不協調。林彪說,“現在這些困難恰恰是由於沒有照着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的思想去做。”“當時和事後都證明,毛主席的思想總是正確的。”“我們的工作搞得好的時候,正是毛主席的思想不受干擾的時候。如果毛主席的意見不受尊重,受到干擾時,就會出毛病。幾十年的歷史,就是這個歷史。”

毛澤東當即對林彪的講話稱讚“講的好”,要他整理後,“發給黨內幹部學習”,親自批示:“這是一篇很好的很有分量的文章,看了令人大為高興。”

林彪處處揣摩毛澤東的心理行事,得到毛澤東的極大信任。毛澤東在1964年2月的一次講話中,再次讚揚林彪的做法。他說:“四個第一好。我們從前也未想到四個第一,這是個創造。誰說我們中國人沒有發明創造?四個第一就是創造。我們從前是靠解放軍,以後仍然要靠解放軍。”

聯想到廬山會議上毛澤東尖銳地提出的解放軍跟誰走的問題,再聯繫到毛澤東對中央其他領導人越來越不滿的情緒,表明毛澤東已經擺脫了過去擔憂軍隊出問題的陰影,要倚重軍隊做中國的政壇支柱。主持軍隊工作的林彪,已理所當然地成為他的左右手和護法的尊神。

毛澤東發出“全國學習解放軍”的指示。1964年2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全國都要學習解放軍》,號召全國人民學習解放軍的“四個第一”、“三八作風”,更加無產階級化。

林彪正是在黨內民主毀廢、個人崇拜、個人迷信、個人專斷風氣日益嚴重的情況下,玩弄權術,迎合毛澤東的錯誤,大搞領袖神化,在全黨、全軍中製造出了“高舉”、“緊跟”的形象,成為中國政壇上光耀眩目的“新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摘自《折戟沉沙溫都爾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