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姚文元曝毛澤東內幕 被江澤民斃掉 機密都在這裡

——九一三後毛澤東自稱被江青周恩來欺騙

林彪叛逃後,毛澤東對於周恩來做的報告半信半疑,他對在場的政治局委員說:“他(林彪)會害怕我不能容留他,要走人。”毛仰望着天花板長嘆一口氣,說:“高,高超!我被他騙了,騙了二十二年。你們都被騙了!不要做事後諸葛亮!”毛澤東還指着周恩來、江青責罵:“一個總理,一個我老婆,都把副主席抬得天一樣高,我也受你們的騙了。”本文摘自2003年12月香港《動向》雜誌,作者羅冰,原題為《姚文元寫毛澤東內幕》。

文革期間,林彪與周恩來陪同毛澤東接見紅衛兵(AFP/VCG)

這是我們這一代非常熟悉的事,被披露的“真相”,其實也是我們這一代心知肚明的事,只是通過姚的“真相”再驗證一下而已。一個以謊言為職業精神支柱的人開始說實話了,是不是讓人百感交集呀?!

所以普世價值是整個人類永恆的價值觀。

“最後的四人幫”姚文元出獄後曾撰寫四十二萬字的回憶錄,被封殺之後,又寫了一部五萬多字的《回顧與反思》,披露了毛澤東在最後日子裏以及文革當中的一些歷史真相。雖是一家之言,但作為文革中的重要政治人物,姚文元筆下的若干歷史真相着實令人震驚。

姚文元在北京的一個特別法庭

1980年12月8日,據消息可靠人士透露,他對國家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1980年12月19日,姚文元在北京向最高法院提出了他的最後一個陳述。

姚文元出獄後的兩個願望

姚文元是中共六、七十年代紅得發紫的筆杆子,“無產階級理論家”。在文革浩劫高潮時期,毛澤東更封姚文元為“南姚(文元)北戚(本禹)”。文革期間,他一直主管中共的“宣傳口”。

1996年,姚文元獲釋後,先後在上海市的川沙、青浦隱居,研究中國歷史、中共黨史,還畫畫寫生。1998年6月,姚文元提出,在有生之年有兩個願望:能出回憶錄,能重新入黨。2001年9月,中央有關部門曾准許姚文元出版回憶錄,但要送中宣部審核,不準由海外出版。

姚文元撰寫回憶錄,經過四稿,已擱筆,共四十二萬字,從1956年寫到1976年他被捕的一刻為止。

五百萬買斷姚文元回憶錄版權

姚文元撰寫回憶錄的消息傳出去後,國內有二十多家出版社盯着,香港也有幾家左派出版社開出高價。最後,大陸有三家半官方出版社要以五百萬元買斷版權。

他的回憶錄完稿後,交有關方面審核,但一直拖着無下文。據知,江澤民對此有過指示:不宜出版。生活有困難,可提高補助。從此,姚文元每月有四千元人民幣的養老費,還配備了一名警衛兼職工“照顧”他。

當局對姚文元回憶錄的“五不準”

到了2002年初,有關部門就姚文元回憶錄的出版提出了“五不準”:不準公開沒有解密的黨、政、國家機密;不準公開黨和國家已故領導人的私人問題;不準公開會引起社會爭議,被國際反華勢力利用,危害國家聲譽的資料;不準公開無法核實真偽的敏感政治問題;不準公開發行。

姚文元新撰《回顧與反思》爆歷史真相

姚文元在回憶錄被禁後,去年冬天又向有關部門提出要求,就本人親身經歷,所參與、所見的歷史事實,能以回顧、敘事的形式寫下來。他的這一要求獲准,還為他配備了一名資料助理員。

姚文元用了近8個月的時間,寫了五萬多字的《回顧與反思》,並澄清了若干重要歷史事件的真偽。其中爆出了若干歷史真相,實際上這是他回憶錄的簡本。

以下是該《回顧與反思》的部分內容。

毛澤東對林彪外逃事件的反應

毛澤東在獲知林彪乘飛機外逃蘇聯時,還不全信,他叫總理(周恩來)再了解進一步情況。等到林彪乘飛機外逃已四個多小時,警衛部隊找不到林彪後,總理作第三次報告時,毛澤東還半信半疑,對在場的政治局委員說:“他(林彪)會害怕我不能容留他,要走人。”毛仰望着天花板長嘆一口氣,說:“高,高超!我被他騙了,騙了二十二年。你們都被騙了!不要做事後諸葛亮!”毛澤東還指着周恩來、江青責罵:“一個總理,一個我老婆,都把副主席抬得天一樣高,我也受你們的騙了。”

姚文元寫道:林彪事件後,毛澤東一度精神恍惚,摔東西,罵人,驅趕身邊的工作人員。有時,唯有周恩來安排李敏、李訥由張玉鳳陪着,去安慰父親(毛澤東),才能使毛澤東的情緒平靜些。

毛澤東對周恩來追悼會的意見

姚文元寫道:1976年1月,周恩來逝世,要開追悼會。毛澤東批示,由政治局擬一個意見。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朱德等表態,請毛澤東出席;華國鋒、陳錫聯、吳德、紀登奎、王洪文、我(姚文元)表態:請主席酌情;江青、張春橋、汪東興表態:反對主席出席。

毛澤東在政治局討論的意見上,圈了華國鋒、陳錫聯等人表態的意見,批上“好”字。在決定誰主持追悼會時,又爭持不下,請示毛澤東,毛澤東說:“爭什麼?還是由總理的親密戰友加同志主持好。”親密戰友加同志,指的是鄧小平。

毛澤東對“四五”天安門事件的反應

1976年清明的天安門事件,毛澤東看了簡報,派了秘書到天安門了解情況後,說:“悼念總理,歌頌永不翻案的人,剩下的我就是現代秦始皇了”;“不要瞞我,矛頭是對着我的,在清算我二十七年的債!誰說沒有政治後台?這個政治後台,你們都怕他嘛!他有社會基礎,有軍方保護。”

姚文元證實,對清明天安門事件的定性、鎮壓,都是由毛澤東決定的。

關於對鄧小平的處理決定

中央政治局在討論撤銷鄧小平黨內外一切職務時,葉劍英不表態,朱德離開了會場。在討論開除鄧小平黨籍時,葉劍英起身說:“開除?把我也一起開除吧!”說罷就離開了會場。李先念不表態。華國鋒、陳錫聯、吳德、紀登奎提出:要請示毛主席。

毛澤東在政治局討論紀要上,圈了葉劍英,批上:是在指責我。圈了李先念,批上:還是給我面子。圈了華、陳、吳、紀,批上:意見相同,我還活着,留在黨內。

關於總理人選

姚文元寫道:中央政治局在討論總理人選時,提出了三個人:華國鋒、李先念、張春橋,還提出增補江青為中共中央副主席,是汪東興提名,報送主席的。毛澤東圈了華國鋒為總理,並加上“第一副主席”,圈掉李、張、江青,同時打“□”。毛澤東還召見汪東興、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和我,說:“誰提江青為黨的副主席?我看不是真誠,是汪還是張提的?誰提是誰在害她,逼我早死,你們要擁江,也得等我死後。”

關於對黃、吳、邱、李的處理

姚文元還爆出史實內幕:林彪“九·一三”事件後,中央政治局曾討論如何處理黃永勝、吳法憲、邱會作、李作鵬四人及其他隨從的問題,都無主意,請示主席。毛澤東說:走資派、叛徒、內奸、工賊、現行反革命,都能處理、解決,對軍事政變集團、投向北面敵人的一夥,還處理、解決不了?軍事法庭被砸了,為什麼不送軍事法庭審判?毛又指示:判黃、吳、邱、李死刑,也不過份。毛澤東還問了多名老帥,老帥對林彪無好感,但也不贊同判他們死刑。後來,四十多名將軍的意見也基本一致,認為這四個人“罪不致死”,要求“養起來”,甚至也有的將軍提出:指控他們政變、謀害,都缺乏證據,要求調查、核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