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還是房地產:河南人已被收割了好幾次

今年3月底,河南建業的胡葆森回濮陽老家祭祖,被一群人堵在了半路。堵他的是濮陽幾個項目的業主,2022年起,這些項目就開始停工。事情過後,聽說濮陽的項目終於復工了。

胡老闆原名滑建明。他早年間去香港,回來時據說帶回了三樣東西:1000多萬港元,港商身份,以及「胡」姓。

雖改了姓,不過滑家祖墳所在的地方,他還是很在意。胡葆森對老家很有感情,不只一次說:讓河南人民都住上好房子。

成立30多年來,建業一直深耕中原,覆蓋了河南省的全部縣級城市,成了省里最大的民營房企,擁有最多的業主。他的確做過不少感動河南的事。建業投資足球20多年,是中國職業足球最「長情」的投資者。前幾年,他又投資開發了河南人自己的迪士尼——只有河南。

建業以地產起家,逐漸將業務擴展至物業、科技、文旅、農業、體育、金融,是河南最知名的品牌了。30年來,建業的業主們除了獲得了房價上漲紅利,有些人也以某種隱秘的方式參與到建業的發展中,共享時代紅利。

去年年底的一天,位於鄭州市鄭東新區的建業集團總部,迎來一支近百人的隊伍。他們拉起橫幅,向建業討要血汗錢。隊伍中有不少人拖着拉杆箱,是從外地趕來的。這些人大多是建業的業主,同時,他們還有另一個身份:債權人。

事情要追溯到2016年6月,一個名為「建業君臨會」的會員制組織成立。會員多是建業的高端業主,也有客戶及合作夥伴,總之都是河南的社會精英。

建業君臨會在河南省主要地市都有分會,並時常組織線上和線下活動。其線下活動熱鬧非凡,常有河南文學、攝影、美術、曲藝界的知名人士捧場,胡老闆也多次露面。

2018年,經建業君臨會工作人員介紹,鄭州建業業主王雲峰認識了一位理財經理。後者隸屬於一家名為「嵩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企業,這家企業的大股東為:建業投資。理財經理向他推薦了一款基金類產品,投資期限為6個月,收益率10%上下。底層資產是建業地產的一個房地產項目。

王雲峰是建業的老業主,當時他名下有三套建業房產,他的家人和朋友,也有不少買了建業的房子。那幾年,樓市火爆,王雲峰手上的房子,全都漲了不少。他考慮了一下,最終花了100萬,投了這款產品。6個月後,他如期收到了本金和利息。

此後,理財經理又向他推薦了多款短期理財產品,期限從3個月到12個月不等,利率在10%上下,發行人都是建業旗下的項目公司。王雲峰心裏清楚:這是一個跟着胡老闆賺錢的機會。

2019年,建業君臨會的工作人員也開始推銷理財產品。但從這一年開始,他們主推的產品類型從基金變成了債權計劃。工作人員解釋說,國家對基金類產品的管理太嚴了,債權計劃更靈活,門檻也更低。

這些債權計劃的底層資產,同樣是建業旗下項目。但承銷商和受託管理人變成了:河南嵩岳實業。

嵩岳實業的大股東也是建業投資,上面提到的王雲峰沒有注意到,這家公司的經營範圍,並不包括資產管理、投資管理等金融業務。還有一個信息他沒有注意到。他購買的債權計劃,備案單位是一家叫「焦作弘光信用資產登記備案中心有限公司」的金融交易所。監管部門從2018年開始,就開始清理整頓這類地方交易場所了。在河南,焦作弘光給很多理財產品做過備案,其中也包括:中植系。

2021年9月,建業發給河南省政府的3000字「求救信」流傳出來。信里說,企業出現重大風險和危機。也在那個月,焦作弘光被要求停業整頓。但建業的債權計劃,還在源源不斷地通過嵩岳實業銷售。

河南老鄉們太信任建業了,也太相信房地產的未來了。

2022年到2023年間,依然有大量投資者購買了建業發行的債權計劃,產品期限從1個月到1年不等。王雲峰知道的就有近千人。,他們都是「建業的業主、前員工、員工親屬,還有關聯合作方」。甚至2023年上半年,建業已經出現兌付危機了,還有人還在購買債權計劃。

2022年10月,王雲峰購買的一款債權計劃到期,對方告訴他,暫時無法兌付。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

當時,房地產風險正快速蔓延,不斷有房企暴雷。建業雖沒有暴雷,但也走得磕磕絆絆。王雲峰心裏沒底,但他轉念一想,自己購買的理財產品,是給房地產項目做融資的,只要項目進展順利,就不會存在太大的兌付問題。

他開車到項目現場,結果發現他太「拿衣服」(naive英文的諧音,幼稚的意思)了:工地已經停工好幾個月了。

王雲峰把所有認購合同都翻了出來,才終於發現,焦作弘光早就停業了,而嵩岳實業壓根就沒有金融產品發行許可。而他們買的債權計劃,合同也悄悄做了很多調整,比如從2022年5月開始,在債權計劃認購協議的「違約責任」一欄,違約金從之前的每天萬分之五,悄然調整為:每天萬分之零點五——他們對建業的信任,終於坍塌了……

從2022年底開始,嵩岳實業陸續與一些債權人簽訂了展期協議,並在第二年上半年進行了部分兌付。這也是嵩岳實業最後的集中兌付。2023年6月,建業地產宣佈暴雷。年末,幾乎所有的債權計劃都無法兌付。

有債權人試圖對焦作弘光進行追責,便向焦作市金融局投訴。結果發現,由於中植系暴雷的影響,關於焦作弘光的投訴已經多如牛毛。焦作市金融局表示,焦作弘光備案的該理財產品從未在金融局備案,並建議他們報案。

只有那些較早採取法律途徑的人,最終拿到了錢,其餘大部分人都沒能挽回損失。

申訴過程中,這些債權人還遇到了另外兩路群體。

一路是建業前員工。他們在2020年到2023年購買了公司的信託理財產品,但到後期已經無法兌付。期間,有些員工還被裁員了。另一路為購房者。這部分人為數眾多,他們購買了建業的房子,但因項目停工而無法交付。

可以說,這一輪房地產的低迷,波及到了河南的整個中產階層。前兩年有人說:屌絲死於P2P,中產死於理財,富豪死於信託,總有一款適合你。

同為維權方,購房者的境遇相對要好一點。河南省正在全力推進「保交樓」。到位資金優先用於項目的建設和交付。最慘的就是債權人,他們的償付優先級很低,幾乎無法執行。

執法部門告訴這些債權人:法院判決後,如果債權計劃投資的項目沒有納入「保交樓」,債權人就可以申請執行;而一旦納入「保交樓」,他們就只能等待。

房地產的問題,遠不止水面上看到的這些。

2023年,河南常住人口減少了大約57萬人,是全國最高。中國人口流出最多的城市中,如果剔除直轄市重慶,前三名全部被河南包場:周口、信陽、南陽。而鄭州的常住人口增加了18萬,僅次於合肥,說明很大一部分老鄉,還是轉移到鄭州了。背靠着人口最多的河南老鄉,鄭州成了中國房產交易量最大的城市之一,修復老鄉們的信心,保住鄭州的市場,對河南省來說至關重要。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包叔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9/2069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