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烏戰,北京釋出全面倒向俄羅斯信號

—張俊華:從「微妙抵抗」到兩大陣營的對抗

作者:

由瑞士主辦、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倡議的烏克蘭和平峰會於6月15日和16日在琉森湖畔的布爾根施托克酒店召開,目前已有近90個國家確認與會。瑞士政府稱,峰會主要是為「啟動」烏克蘭和平進程,並「帶動」之後俄烏均參加的和平會談,為烏克蘭建立一個根植於國際法的持久「和平框架」。

烏克蘭的用意也很明白,就是通過這次會,獲得更多的南方國家的理解和支持。實際上,澤連斯基自己也明白,這次峰會頂多也只是熱身,無法期待過多。

老實說,這次會的時機不是太好。因為烏克蘭由於彈藥的缺乏,前幾個月俄羅斯在前線步步逼近。而現在西方特別是美國剛給烏克蘭輸送了「血液」,並放鬆了對烏克蘭用西方武器反擊俄羅斯的限制,雖有一些起色,但前線的進步還不大。這對那些參會的、但在站隊問題上舉棋不定的國家作出決策,並不有利,更不用說那些沒參會的南方國家了。筆者以為,只有在烏克蘭不斷打敗俄軍的情況下,南方國家對支持烏克蘭的程度才會更高。

另外,如此一個圍繞着國際法問題的會議,人們卻無法見到聯合國的蹤影。聯合國部分在俄羅斯和中國的壓力下,已經失去了它應有的重要功能,即保證國際法的執行。

峰會之前發生的事情

中共外交部5月底表示,由於峰會的安排與中方期望「還有明顯差距」,北京難以參與。表面上看,北京闡述的理由,即沒有俄羅斯參加的和平峰會,不符合這種會的要求。乍一看,這不是沒有道理。正是因為如此,烏克蘭不久前特意聲明,下一屆的和平峰會將邀請俄羅斯參加。但這裏的問題是,北京只是想找出一個不出席的藉口。關鍵是習近平就是不喜歡跟一群民主、國際法理念很強的國家一起開會,更不用說,這種會肯定不利於他的老朋友普京的。

對於中國拒絕參會,6月初,烏克蘭外交部發表了聲明,暗批中國在俄烏議題的立場失衡。聲明申述:「中國若參與(瑞士峰會),本來可以是做出實際貢獻的大好機會,有助於在烏克蘭實現公正與持久的和平,並恢復烏克蘭領土完整。自(俄方)全面入侵以來,中國跟侵略國俄羅斯已經舉行4場領袖峰會;這(瑞士峰會)本可成為中國展現其立場平衡的重要信號。」

澤連斯基抵達瑞士參加和平峰會圖像來源: Alessandro Della Valle/KEYSTONE/dpa/picture alliance

而基輔與北京真正的鬧翻,體現在5月31日至6月2日「香格里拉對話「上。當時,烏克蘭代表團抱着跟中國商榷的希望,希望與中方會面。但中國代表團拒絕接觸。而且,國防部長董軍還裝模做樣地說:中國沒有給俄羅斯提供任何武器。更有甚者,國防大學的一個院長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公開說「烏克蘭人應該問問自己,他們到底為了什麼打仗?「這種說法,不禁給人感覺,如同抗日戰爭時期,外人在責問參加抗戰的中國人,你們根本不知道為了什麼打仗。

香格里拉對話是北京對烏克蘭的戰爭態度白熱化的頂峰,也成了澤連斯基傾吐對北京極度失望的地方。當北京官方在得知了澤連斯基對習近平的公開批評之後,才似乎感覺不安,因為這樣,如果一旦烏克蘭今後在戰事上佔了上風,北京可能什麼好處都拿不到了(譬如說參與烏克蘭重建)。於是,趕緊在6月5日請烏克蘭副外長來京,說一通好話。但烏克蘭人心裏明白,這一切已經晚了。

對抗局面的形成

北京為了達到又能幫助普京,又能給自己的形象增分的目的,決定重起爐灶,辦一個跟瑞士的峰會唱對台戲的、自己的峰會。而之前提出的所謂六點共識,就是北京準備自己召開一次國際和平會議的理論基礎。

中國和巴西5月23日聯合發佈推動解決俄烏戰爭的六點共識,包括通過遵守「戰場不外溢、戰事不升級、各方不拱火」三原則為局勢降溫;呼籲各方堅持對話談判、加大人道主義援助;反對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攻擊核電站等設施,以及呼籲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中國與巴西共同提出的所謂的六點共識,跟中國在2023年2月發表的「十二點聲明」版本不同,例如後者第一點便提及「尊重各國主權」,但前者並不包含類似文句。這足夠說明中國從半遮半掩的「中立」到全面投向俄羅斯的立場上轉變。

但北京不僅給自己的峰會設定了理論框架,而且,如多種外交渠道透露,隨着峰會日期逼近,中國加強了對外接觸,包括與來訪的外國政要會面、打電話及在微信平台上向使團發信息等,遊說各國支持北京對解決烏克蘭危機的主張,爭取各國政府支持自己的「替代計劃」。這種「微妙抵抗「,或者說「隱約杯葛」(subtle boycott),是所謂威權國家最喜歡的外交。

中國的目的首先是詆毀瑞士的和平峰會,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為自己召開的和平峰會添加分數。所以,中國政府告訴一些與會的發展中國家稱,瑞士的峰會將會延長戰爭。中國與全球化智庫副主任高志凱更是公開揚言,「它想開成批判俄羅斯的峰會,開成烏克蘭要軍援的峰會,這不太可能有好結果」。

實際上,中國的工作早在上個月已經開始。中國政府歐亞事務特別代表李輝上個月訪問土耳其、埃及、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並拜會發展中國家駐北京的領事館。目的就是為了說服它們對中國方案的支持。

中國的這些行為,烏克蘭已經察覺到了。這就是為什麼澤連斯基在新加坡暗示中國外交官正向第三國施壓,試圖阻止它們參加在瑞士舉行的和平峰會。當然,北京也知道如何用冠冕堂皇的詞語,對付對中國的指責。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假惺惺地說:「關於和會,中國的立場是公平公正的,不針對任何一方,當然也不針對瑞士舉辦的這次和平峰會,完全不存在向其他國家施加壓力的情況。」但是,中國政府言行不一,兩面三刀,這已經成了慣例。

兩個陣營對抗面的擴大

不得不承認,北京和莫斯科的努力是有實際效果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林劍6月14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已有101國和組織積極回應『六點共識『,其中52國和組織「已確認加入或正在認真研究加入方式」。筆者相信,為了「表彰」南方國家參加北京組織的和平峰會,北京和莫斯科也一定有這個資源,給與那些支持自己的國家一定的好處。

瑞士和平峰會會場外的鐵絲防護欄圖像來源: Elodie La Maou/AFP/Getty Images

而再看瑞士的和平峰會,正是因為中俄的破壞峰會行動,6月初原本有107個國家和組織註冊與會,後來下降到90多國,而在開會的前一天,中國媒體報道又有已報名的15個國家決定退席。所以,實際要參加很可能只有78個國家。北京的目的很明顯,即企圖通過其參會國家數字,來顯示自己今後組織的峰會的合法性。

勝過冷戰

應該看到,如今兩個陣營(即西方和中俄軸心)對抗的程度和範圍,遠超以往的冷戰階段。俄羅斯的資源加之中國的生產力,這種搭配是蘇聯時期不存在的。而很多南方國家,無論是從資源方面來看(能源、糧食、化肥等)還是從技術、製造能力、資金來看,都對俄羅斯和中國有所依賴。而西方國家儘管也有不少優越之處,但是,由於近幾十年的全球化分工,跟南方國家產生不少脫節之處。這無疑給當今的中國提供了擴張自己威權主義勢力的機會。

總之,如此一個和平峰會,必須在俄羅斯在戰場上節節敗退情況下,才有可能成功。只要莫斯科堅信自己能用武器拿下烏克蘭,任何和平峰會只能是思想務虛,但是無法達到任何實質性效果的。

民主力量與威權勢力的競爭的勝敗,將從兩個不同陣營辦的和平峰會體現出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6/2067951.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