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體育 > 正文

中國藥檢醜聞,兩名奧運游泳冠軍和一名世界紀錄保持者未通過早期檢測

根據《紐約時報》星期五(6月14日)報道,2021年東京奧運會前捲入興奮劑醜聞的23名中國游泳運動員中,有三名早在幾年前就曾在不同案件中被檢測出違禁藥物呈陽性,包括兩名2021年奧運會金牌得主和一名現任世界紀錄保持者,他們在2016年和2017年的克倫特羅(clenbuterol)檢測中呈陽性。

因為疫情而延遲一年舉辦的東京奧運會上,中國游泳隊共獲得三面金牌,包括男子200米個人混合泳的汪順、女子200米蝶泳的張雨霏,以及女子4x200米自由泳接力。

中共當局辯稱,這三名運動員是通過食用受污染的肉類而無意中攝入該物質,因此沒有採取任何紀律處分。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在星期五發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這三名運動員體內的克倫特羅含量比該機構目前使用的最低回報量「低6到50倍」。

據《紐約時報》報道,國際游泳管理機構世界游泳聯合會(World Aquatics)獲悉此事,但在顯然接受了解釋後並未採取行動。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總幹事奧利維爾·尼格利(Olivier Niggli)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本案凸顯了肉類中克倫特羅污染的問題。

尼格利說:「污染問題確實存在,反興奮劑界也都知道。」

「多年來,各種形式污染的確認案例已有數千起,其中包括墨西哥、中國、危地馬拉、哥倫比亞、秘魯、厄瓜多爾等國家就有超過一千起肉類污染案例。

「涉案運動員就有三名是這樣的情況。他們都是經常接受檢測的精英級游泳運動員,在一個肉類普遍被克倫特羅污染的國家,因此,他們可能成為數百名也被檢測出微量藥物陽性的運動員之一,這並不奇怪。

「在每起案件中,克倫特羅的來源都被證實是食品污染。」

儘管如此,目前還不清楚為何這三起案件當時沒有被公開。

「零信心」

此前,今年4月份的報道揭露東京奧運會之前,23名中國游泳運動員的心臟病處方藥物曲美他嗪(TMZ)檢測呈陽性,震驚了體育界。

《紐約時報》新報道所揭發的內容卻引發了美國反興奮劑機構和代表全球運動員的機構--全球運動員(Global Athlete)星期五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更加尖銳批評。

美國反興奮劑機構行政總裁特拉維斯·泰加特(Travis Tygart)在電子郵件聲明中表示:「今天關於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再次允許中國掩蓋檢測陽性結果的(《紐約時報》)報道,用『難以置信』似乎已經不足以形容了。」

「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都必須遵守當時有效的規則,但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允許少數擇定的人享受特殊待遇。這種優惠待遇執行了多久?範圍有多廣?

「有多少其他國家或運動項目獲得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優惠待遇,並被允許規避適用於其他所有人的規則?」

全球運動員組織秘書長羅伯∙科勒(Rob Koehler)表示,運動員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和世界游泳聯合會「零信心」。

科勒說:「運動員們厭倦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空洞聲明,這些聲明轉移了對尖銳問題的回答,即為何所有這些案件都沒有公開。」

「透明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沒有透明度,反興奮劑運動就會崩潰,運動員永遠不會覺得他們有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本月初,美國游泳運動員、七枚奧運會金牌得主凱蒂·萊德基(Katie Ledecky)於6月2日播出的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周日早間新聞(CBS News Sunday Morning)訪問中表示,在全球興奮劑監管機構處理中國游泳運動員藥檢陽性結果的方式之後,人們對反興奮劑系統的信任度「跌至歷史最低點」。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4月25日已聘請了一位瑞士特別檢察官對案件的處理方式進行獨立調查,但批評人士表示,調查範圍太窄,並非真正獨立。

致力於揭露中國體育界使用興奮劑等禁藥黑幕的活動人士楊偉東先前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有組織地讓運動員使用藥物提高成績,在體育界是公開的秘密。

楊偉東母親、1960年代中期至1998年曾任中國國家體育運動隊隊醫薛蔭嫻直言,中國運動員服用違禁藥物是普遍現象,這一問題由來已久,23名游泳運動員藥檢陽性被包庇掩蓋在中國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

薛蔭嫻先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在中國1990年的亞運會得冠軍的差不多都是興奮劑陽性。國家檢測中心、興奮劑檢測中心成為保護傘。就是根本不報。在中國比賽中,檢查機關根本不報的,體委有個規定,你要說出來某某人檢查是陽性了,你就是賣國,反黨,賣國。」

(本文依據了法新社的報道。)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5/2067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