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名家專欄:加州如何從美國夢淪落到貧困

2023年1月4日,雨中的三藩市金門大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ger Canfield撰文/原泉編譯

曾經是擁有最豐富經濟機會和最多自由的州,如今,成為全美最貧窮的州,也是最不自由的州之一(在苛政方面可與紐約競爭)。

加州如何淪落至此?這是一場針對私人房屋所有權、家用汽車、高速公路和自由的全面戰爭,使數百萬加州人從自由走向依賴,再走向苛政的統治之下。

加州的專製法律不遺餘力地將人們趕出機動性強的家用汽車和安全性高的住宅,將他們趕進高密度的高層塔樓公寓的混凝土牢房中,公共住房中,公共交通中,最終導致他們無家可歸。

2023—2024年,一系列旨在解決「經濟適用房」的法案獲得通過並簽署成為法律。然而,這些法案以其它名義推高了由納稅人補貼的昂貴的公共住房。缺少的是獨棟住宅的自由市場供應量,美國夢在加州繼續繁榮的前景已經一去不復返。

加州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這是一條漫長的道路,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開頭很好,結局卻很糟糕。

曾經的加州

鯨魚到牛群,從黃金到木材再到科技,加州永遠是財富的燈塔﹐始終歡迎新移民尋找新機遇。

數百年來,西班牙人、墨西哥人和美國人從南部、東部來到加州,尋求經濟機會、社會平等,以及陽光明媚、冬季溫和的氣候。

二戰結束後,《退伍軍人法案》(GI Bill)、負擔得起的住房抵押貸款、有遠見的人給退伍軍人建造的新住宅區,這些吸引着退伍軍人從氣候不太舒適、地域文化狹隘的中西部和東海岸搬來加州。懷疑者們嘲笑「粗製濫造」的廉價房,剝奪了住在那裏的「可憐蟲」擁有自己的家園和壁爐的樂趣。

兩黨有遠見的人士還修建了高速公路,迅速將住宅區和工作場所連接起來。

數幾十年的時間,走向富裕的人們購買房屋、汽車和找工作的趨勢才停止。

最終,加州從一個充滿機遇的社會,在一代人的時間裏從藍領變成了白領,然後又變成了無領。在住房和能源供應方面,從全面繁榮變成了全國最窮的地方。

(譯者註:無領(no collar)在美國專指資質優秀但找不到工作的失業者。)

需要解決什麼問題?

房屋短缺

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PPIC)的漢斯‧約翰遜(Hans Johnson)表示,對於4,000萬人口而言,加州住房短缺350萬套。

2023年9月,《橙縣紀事報》(Orange County Register)報導稱,加州大都市區,住房短缺超過80萬套,6.5%的住房短缺率是全國平均水平的兩倍。

2024年,加州的房價中值是90萬美元,加州40—50歲的「年輕人」買不起為數不多的可用房源。租房的壓力也不小,最小公寓的租金往往比很少有人有資格申請的巨額抵押貸款還貴。

2023年至2024年的立法確立了「低於市場價格」(BMR)住房,實際上是另一種形式的租金管制。

幾十年來,租金管制和限制驅逐阻礙了加州私人公寓的建設,因此,工會花費高昂的費用建造公寓,為數百萬需要住房的人提供服務,這些人需要的住房是比一輛舊車或媽媽的臥室更實惠的。

無家可歸

除了精神疾病、疾病和藥物成癮外,長達幾十年的新建房停滯不前,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無家可歸者的大量死亡,他們風餐露宿,容易受到捕食人類的動物的攻擊,並且易感染中世紀的疾病。

加州的無家可歸問題不只局限於吸毒者、精神病患者、病人和窮人,最終會出現在你的家門口或者鄰居的家門前。

歡迎加州的新無家可歸者——住在舊車裏的、破舊的拖車停車場的、高層混凝土盒子公寓的、媽媽的空餘臥室的、帶家具車庫的,或者小房子後院的子孫們。

與此同時,政府將酒店的客房提供給非法移民,而我們的孩子和退役軍人卻不能申請。

誰是下一個?

如果沒有《13號提案》限制每年房產稅的增幅,祖父母們可能會和他們的後代一起被社會邊緣化。加州近一半的無家可歸者年齡在50歲以上。

雖然對老年人來說很困難,但那些能夠逃離加州,到氣候不那麼舒適的沙漠或炎熱的州去的人,都在搬離。搬遷者留下的空房對解決經濟適用房短缺問題沒有多大幫助。

事實上,2020年加州人口減少,導致首次失去國會眾議院的一個席位。

人們怎麼做才可能繼續住在家庭式住宅里?最實惠的住房距離工作地點有數十英里之遙,需花費數小時的通勤時間。

通勤馬拉松

成千上萬的加州人驅車數小時,分別從聖貝納迪諾-河濱(San Bernardino-Riverside)和中央山谷(Central Valley)等遙遠郊區的經濟適用房,前往洛杉磯和三藩市–聖何塞等城市工作。

他們每天花兩到三個小時從中央山谷到灣區;8萬人駕車穿過阿爾塔蒙特山口(Altamont Pass)往返於聖華金縣(San Joaquin)和灣區。75%的人獨自開車去聖何塞、弗里蒙特(Fremont)或普萊森頓(Pleasanton)工作。

乘坐公共交通、公共汽車或火車的人幾乎為零,僅佔2.5%至3%。

怎麼會這樣?

當地政府的建築法規禁止家庭在自己的私有土地上為年邁的父母或子女建造不大的住房。

法律減少了私人住房擁有率、高速公路和汽車,取而代之的是公共交通和公共住房。它們限制郊區的發展,限制人們往返於家和工作地點的汽車和高速公路的數量,從而降低了公民的自由和選擇。

因此,大多數住房短缺和通勤時間過長都是公共政策的直接結果,這些政策旨在消除「雜亂無章」的郊區及其「俗氣」的住宅區。很少或沒有停車位迫使人們「選擇」放棄汽車。

住房減少

高昂的建築費用、《加州環境質量法》(CEQA)和其它環境政策推動房價飆升,導致住房供應遠遠低於需求。

在獨戶住宅破土動工前,建築費用就已高達5萬美元。

以環境為由阻止興建經濟適用房和高速公路的最終結果是,汽車排放的溫室氣體更多、通勤時間更長、交通更擁堵。

2023年至2024年的立法豁免了《加州環境質量法》的要求,但增加了其它要求,導致「現行工會工資」住房(實際上就是公共住房)價格上漲高達40%。超過50個單元的住房,(施工人員)需要(接受)工會認可的學徒培訓和(享受)醫療保健。教育和宗教機構被強制要求提供社會服務,例如僅為少數租戶提供托兒所和社區中心。

公共住房

還出現了聲名狼藉的公共住房「項目」,即蘇聯式和北京式的高層住宅的回歸。

高密度住房會助長犯罪、社會失序和疾病。人們就像關在籠中的老鼠,污穢、恐懼,生活殘酷、骯髒且短暫。

聖地亞哥的50層住宅樓很可能沒有(配有監控攝像頭、刷卡控制、緊急呼叫的)防暴徒電梯。

2024年6月,參議院第469號法案被否決,該法案允許在未經選民批准的情況下實施公共住房項目。

糟糕的道路

加州坑窪的路面可與孟加拉國和紐約西區的高速公路相媲美。糟糕的道路摧毀了(左派眼中)邪惡的汽車。

從1990年到2019年,加州在「第111號提案」,SB-1和「第69號提案」中對汽油、汽車和卡車徵收重稅,並承諾建造、修復大量道路、橋樑作為回報。

2018年,「6號提案」試圖廢除最新的汽油稅。反對派的政治活動人士稱,如果廢除該稅收,不安全的橋樑將得不到維修,會導致人員傷亡。納稅人支持維持高汽油稅,以修建急需修復的道路和橋樑。

霍華德‧賈維斯納稅人協會(Howard Jarvis Taxpayers Association,HJTA)的喬恩‧庫帕爾(Jon Coupal)說,這一切都是幌子。

加州對每加侖汽油徵收最高的「燃油費」汽油稅,例如,除每加侖汽油稅之外還徵收「限額與交易」稅。

2019年10月,每加侖汽油比全美平均水平高出整整一美元。到2024年,這一差距接近每加侖兩美元。

同樣,海灣大橋和金門大橋最後一筆債券已於1971年付清﹐幾十年過去了,司機支付的過橋費還在不斷增加。

高速公路使用者為他們被承諾的福利買單——公平的稅收、誠實的稅收。但他們交了高額的稅金後,結果卻一無所獲。

儘管規劃和承諾已久,但修建的道路和橋樑卻寥寥無幾。州參議員兼會計師約翰‧莫拉克(John Moorlach)表示,加州在過去30年裏將80%的債券轉作其它用途。

偷車賊

用於修建「高速公路」和橋樑的汽油稅和高速公路債券被盜用來補貼無人乘坐的很遠的公共交通——空蕩蕩的火車、輕軌、美鐵(Amtrak)和公交車。

高額的汽油稅,再加上糟糕的道路和被盜用的稅收,都是偷車賊。到了2018年,只有樂觀主義者才會說最差高速公路加州排名第九。

提供的替代方案更糟。加州付錢給車主,讓他們把「舊車」(負擔得起的交通工具)退役,改乘公共交通。

公共交通

自1965年以來,洛杉磯一直在尋求發展大規模快速公共交通。到2024年,公共交通通常被認為可以減少擁堵,儘管它只承載了加州所有客流量的3%左右。

強制命令和控制汽車對解決交通擁堵毫無作用。然而,它確實把市民從他們的車裏趕進了犯罪猖獗的火車裏。

推動高密度住房的目的是為了維持公共交通,而80%—95%的城市居民都儘量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將整個住宅區改建為多戶住宅區,會破壞親朋好友引以為自豪的老社區。

與公共交通競爭的私人出租車和優步受到過度監管。

減少車輛行駛里程

相關政策旨在減少車輛行駛里程(VMT),以拯救地球免受氣候變化(無論是嚴寒還是酷暑)的影響。

政策進展是通過未擁有的汽車數和未行駛的通勤車輛里程來衡量的。

讓郊區住房變得難以負擔且難以到達,有助於減少出行里程。不建造房屋和公路,他們就不會來來去去。

精品汽油

加州堅持使用自己的季節性混合汽油。

替代的混合燃料含有玉米製成的乙醇,它們繼續減少每加侖的車輛里程。要達到普通汽油的里程數,必須燃燒更多的混合了乙醇的汽油。

扼殺競爭推高汽油價格

從1985年到1995年,精品汽油迫使10家老煉油廠倒閉。1982年,加州有30家生產汽油的煉油廠,從2015年到2023年,各種統計數據顯示還有11至14家煉油廠。

由於努力消除汽油罐泄漏,加州對大、小加油站進行了監管。獨立加油站業主經不起多年的拖延和無力承擔數百萬美元的更換舊儲罐的費用,小企業面臨破產,紛紛退出。

由於破產,在加州一萬個加油站中,獨立加油站僅佔15%。

到2024年,加州能源委員會的網站上再也找不到關於獨立加油站的統計數據,它們被很好地隱藏起來,或者從歷史上消失了。

雖然重金屬和含溶劑汽油的氣味很難聞,但當它們在水中的濃度只有十億分之一和萬億分之一時,幾乎沒有證據表明它們會對健康構成威脅。

獨立加油站曾經與大石油公司在汽油價格上競爭。1960年,汽油價格為每加侖25美分。如果獨立公司仍在經營,2019年的汽油價格可能在2.15美元左右。

至於住房,答案是增加供應,這需要自由市場競爭,放鬆管制。

除了乘坐昂貴的U-Haul拖車逃離加州之外,最後的希望就是選民的反抗,就像在父母權利和學校選擇方面發生的反抗那樣,以及對發生在我們的商店和街道上的犯罪重新定罪的訴求一樣。

作者簡介:

羅傑‧坎菲爾德(Roger Canfield)博士撰寫了四本關於中共在美國境內的政治影響和情報活動的書籍。他是一名海軍退伍軍人,在克萊蒙特‧麥肯納大學(CMC)獲得政治學學士學位,並在克萊蒙特研究生院獲得政府學博士學位。

原文:The New California Homeless: From American Dream to Poverty and Tyrann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5/2067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