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丹:「披肩紅領巾」的出現說明了什麼?

作者:
稍加觀察,不難發現,「披肩紅領巾」的一個不同於以往的關鍵就在於,它沒被直接系在脖子上。看上去似乎降低了會死死勒住脖子、從而讓佩戴者死於非命的可能性。畢竟,這種事已並不鮮見地在中共治下發生過了。2014年,中共一家黨媒在《孩子被紅領巾勒死敲響託管安全警鐘》一文中報導了溫州永嘉縣一位一年級孩子被一條掛在窗欄上的紅領巾勒死的事。

這兩天,大陸一些小學生在參加集體活動時被發現,他們脖子上的紅領巾竟然出現了「披肩式」的新戴法。從1953年6月,紅領巾被要求戴在「中國(中共)少年先鋒隊」孩子的脖子上起,它那種統一戴法就從未變過。高牆之內,誰敢亂帶?然而,中共頒佈「侮辱國旗罪」沒幾年,中國人就開始不好好戴紅領巾了。難道是因為這塊紅布的地位大不如前,又或者有啥說道?

儘管此事只在「個別小學校出現」,但依然引發了中共御用大V胡錫進的評論。胡錫進一上來就否認了在民眾中出現的「模仿『日式三角巾』」、「教育界被滲透」、「教育部門『被攻陷了』」等令習中央不安的那些表明有人「與黨離心離德」的說法,聲稱「紅領巾變成了『紅披肩』」只是因為「並未給紅領巾打三折」、「是直接戴上」而已。這是「技術層面」的問題,不應該被「政治化」。

與胡錫進口徑十分一致的還有中共少工委。這個部委第一時間發通報稱,在明確的規定中「對紅領巾披上肩之前是否摺疊……等細節未作硬性要求」。意即,把紅領巾戴成「披肩式」並不違反有關規定。此外,通報還拐彎抹角地表示,紅領巾成了「披肩」或許只是偶然,比如可能是因為「滑落至肩膀以下」或不小心出現了「左右角過短」的情況。

但從網上的視頻中卻依然能看到,孩子們所戴的「披肩紅領巾」就像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沒有老師的專門教授、指導,小學生們是不會戴得這麼整齊、統一的。況且,胡編也指名道姓地說了,此戴法在「聊城共青團發的一個視頻」裏面有專門介紹。

對於這樣一種有爭議的做法,不光是學校的老師願意教,官方也打算從此睜隻眼、閉隻眼。這只能表明,「事出反常必有妖」。或許,對於讓孩子們戴紅領巾這事,中共一直都有着某種由於問題不減反增所帶來的壓力,如今已到了不解壓不行的地步了。

稍加觀察,不難發現,「披肩紅領巾」的一個不同於以往的關鍵就在於,它沒被直接系在脖子上。看上去似乎降低了會死死勒住脖子、從而讓佩戴者死於非命的可能性。

畢竟,這種事已並不鮮見地在中共治下發生過了。2014年,中共一家黨媒在《孩子被紅領巾勒死敲響託管安全警鐘》一文中報導了溫州永嘉縣一位一年級孩子被一條掛在窗欄上的紅領巾勒死的事。看來,紅領巾勒死孩子的事已多到令黨媒都感到緊張了。

這一年,湖南桂陽縣一位9歲孩子也被紅領巾吊死在宿舍上鋪的鐵架子上;在此前的2010年,重慶綦江縣一五年級女生在宿舍離奇死亡,死後被發現一根打着結的紅領巾懸掛在她床上;2017年,江西萍鄉市某村的一名12歲少年在家中被紅領巾吊死在一根晾曬臘肉的鋼筋上。2020年,四川達州市一名五年級小學生在玩耍時被紅領巾勒死。

如果說,這些不慎死於紅領巾的孩子在這塊紅布換了戴法後,或許能免於意外死亡,那麼下面這些直接用紅領巾自殺或被人用紅領巾殺害的孩子,恐怕就很難避免人禍了。

比如2008年,廣東汕頭市一個9歲男孩因沒錢看病,就在家裏用紅領巾上吊自殺了;2009年12月,雲南晉寧縣一個12歲男孩在其寄宿的學校里用紅領巾把自己吊死在床邊的鐵架子上;同月,另一位11歲湖南籍學生在東莞的出租屋內用紅領巾自縊了。

又如2008年,福建漳州市一個12歲小女孩被心生歹意的鄰居用紅領巾勒死;2012年,雲南昆明市某村的一個13歲女孩在上學路上,被另一個15歲男孩用紅領巾勒死、並焚屍。

由於紅領巾引發的死亡慘案不斷在各地發生,父母們要求政府取消佩戴的呼聲就一直不絕於耳。一位父親曾一針見血地指出,「死去人的鮮血染成的領巾戴在小孩子的脖子上,其實就是索命啊!這種領巾戴上去,它有安全感嗎?」還有網友也憤慨地表示,「最討厭紅領巾,像個上吊繩子一樣」、「戴這玩意幹什麼?見馬克思?」

問題是,中共可不管這些。這個不把人、甚至殺人當回事的政權早就決定了,洗腦要從娃娃做起;需要犧牲品的時候,連孩子都不放過。於是,孩子一進學校,就被安排加入了少先隊、帶上了紅領巾;一打開書,他們就得先表態,要「熱愛共產黨」。如果中國的孩子們不能都戴上這塊血染的紅布,中共又怎能證明自己能代表包括娃娃在內的十幾億中國人呢?

仔細想想,即使紅領巾裹着肩膀,而不是系在脖子上,也很難保證它能不上下、左右移動,甚至好像更容易被人拉住,從而勒住脖子。實際上,這也正是胡錫進、少工委們迫切地想把紅領巾的新式戴法與官方徹底撇乾淨的關鍵原因。

正如這些中共代言人所說,「黨媽」以前並沒明確要求過紅領巾一定要戴在脖子上,所以在過往事件中,孩子們會被勒死跟這個政權毫無關係。如今變了戴法,以後再要出事,就直接讓負責的學校或父母來承擔罪名和責任。至於非要把蘇俄那套搬到中國來、弄死再多人也無所謂的「黨媽」是永遠都「偉、光、正」的,不需要認罪、擔責的。

這下讓中共徹底放心了,更能肆無忌憚地製造犧牲品了。按照中共的說辭,孩子戴紅領巾是自覺自愿的,那麼被它勒死也就是他們自己的事了。中共的冷血與無良向來都是沒有底線的。明知紅領巾有致死風險,還要讓孩子們每天都佩戴。學校的官員和老師也在中共的鉗制下扮演着幫凶的角色。孩子不戴,就會受到學校的刁難與責罰。在如此扭曲、毫無人性的社會中,父母們若不奮力反抗,中國的孩子們又該如何擺脫會被紅領巾活活勒死的險境呢?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0/2065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