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體育 > 正文

「苟局」落馬同日,曾被排擠的蔡振華風光亮相了

教員說過,政治路線確定以後,幹部就是決定因素。

為政之要,莫先於用人。縱觀歷史,歷代興盛衰亡,無不與用人息息相關。

對於領導幹部尤其是一把手來說,選人用人是首要任務,既決定事業興衰,也關係個人進退榮辱。

就在昨天下午,靴子終於落地,作為國家體育總局前任一把手,苟仲文官宣被查,成為今年以來第四位落馬的在任正部級高官,也是建國以來首位落馬的中國體壇掌門人。

01.

中國體育系統門類眾多、從業人員高達數百萬人,是一個天量存在。作為曾經的「一哥」、大boss,在任期間,苟局長自然擁有巨大的用人權。

仕道君經過認真研究發現,苟局長在用人上也有自己的獨到之處,簡而言之,就是「出人意料」用人法。

所謂「出人意料」用人法,就是其所用之人,常常在人們意料之外,是不為人關注、不被人看好的「黑馬」。

現年66歲的苟仲文,是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早年在機電、信息產業等領域任職時,曾以專家型官員聞名。

在任信息產業部副部長時,他推動中國建立「電子簽名和電子認證」相關制度,解決網絡環境下交易、身份等信息確認問題,為電子商務發展提供了重要保障。

2008年4月,苟仲文離開熟悉的電子信息領域,「空降」北京副市長,此後曾兼任中關村管委會黨組書記。2013年7月再「進步」任市委常委,後改兼任市委教育工委書記、中關村管委會黨組書記。2016年5月,苟仲文接替已落馬的呂錫文任市委副書記。

2016年10月,苟仲文離開工作8年多的北京市,再次跨領域任職,改任國家體育總局黨組書記,後任局長,併兼任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組織委員會執行主席。至此,已在多個副部級崗位歷練的苟仲文躋身正部級。

02.

可以說,成為中國體壇掌門人,苟仲文完全是個「門外漢」。他上任以後,似乎也特別喜歡用「外行」領導「內行」。

2019年5月,63歲「高齡」的陳戌源,突然調任中國足協換屆籌備組組長,三個月後正式就任中國足球協會主席,接着又擔任中國足球協會黨委副書記。

陳戌源由此成為中國足協歷史上第6任足協主席,也是第一任專職主席,而且還是首位來自非體育管理部門系統的協會主席。

陳戌源在上任足協主席之初,曾稱自己從未想過會到足協來工作,深感責任重大,並稱自己晚上睡覺都「不太踏實」。

陳戌源說自己從未想過到足協工作恐怕並非真心話。他如果真不想去、真不去「運作」,一個足球的「門外漢」,怎麼可能登上中國足協主席的寶座?

有知情人透露,陳戌源和苟仲文的私交頗深,在任期內和苟仲文也一直保持密切聯繫,而苟仲文對陳戌源的足球改革方案也非常支持。

試想想,如果苟大局長的拍板定奪,一個碼頭工人出身的國企老總,如何能成為中國足壇掌門人?

他為何放棄大國企一把手的位置,去並不熟悉的足協任職?現在看來,足協油水更大是主要誘因。作為工商管理碩士、高級經濟師的陳戌源,真是精於算計呀!

在陳戌源當選中國足協主席的前一天晚上,就在自己的房門裏,收下了兩名地方足協負責人送上的60萬元「拜碼頭錢」。

而到其落馬被查時,斂財金額高達8100多萬元,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

當上足協主席後,陳戌源在個人享受上也追求極致。

陳戌源外出參加活動,接待方要為其準備7種風格不同、味道各異的飲料,還要提供一種口味獨特、市場罕見的冷門薯片,讓工作人員每每大費周章。

財源滾滾的陳戌源主席,會只顧自己大發其財,而忘記其伯樂苟大局長嗎?

而國企高管跨界擔任足協主席,結果也可想而知。

陳戌源上任後,中國足球很快出現崩潰的跡象:中國女足在東京奧運會上表現慘不忍睹,2:8創下恥辱紀錄;中國男足更是一年不如一年,在12強賽還剩下4場的情況下,就已經失去了實際意義上的出線希望。

03.

今年「3·15」那天被查的北京體育大學黨委書記曹衛東,也是苟大局長重用的「門外漢」。

2017年4月,時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校長的曹衛東,調任北京體育大學黨委書記,同時兼任國家體育總局幹部培訓中心主任、教練員學院院長,2017年6月又兼任中國冰球協會主席。

曹衛東是中國頂尖的哈貝馬斯思想研究專家、哈貝馬斯著作的主要翻譯者,以及哈貝馬斯在中國的「代言人」。

他自幼早慧,是當年江蘇的高考文科狀元,北大高材生,樂黛雲先生的博士。

但當上北京體育大學一把手之前,

曹衛東卻從未涉足、研究過體育運動。

實際上,曹衛東這次跨界調動的操盤手,就是苟仲文局長。

因為曹衛東是苟大局長在北京任職期間的老相識、老部下。

2013年7月,苟仲文出任北京市委常委、市委教工委書記,擁有北京市屬高校的人事決定權。

2014年11月,曹衛東從教育部直屬的中管高校北京師範大學副校長,升任北京市屬的雙非院校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校長。

2016年10月,苟仲文掌舵國家體育總局,擁有機關和直屬單位的人事決定權。

2017年4月,曹衛東由北京市屬的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校長,轉任總局直屬的北京體育大學黨委書記,並在三年多的時間裏兼任校長。

據知情人透露,在北體大,有一種普遍的「反曹」情緒:一個完全不懂體育的人,正在搞壞北體大。不管他推出什麼新舉措,人們都會說「你懂體育嗎?」

據說,有幾百封舉報信先後寄給了有關部門。

甚至有說法,作為北體大黨委書記和中國冰球協會主席,他連雙運動鞋都沒有。

如今身陷囹圄的曹衛東,不知是否會後悔走上從政之路?

從政有風險,作為專家學者,一定要三思而後行、慎之又慎!

04.

而今年1月9日落馬的國家體育總局政法司副司長胡光宇,也是苟仲文在任期間跨界引進的「門外漢」,同時也是苟大局長的「四大金剛」之一。

胡光宇曾先後任教於華東政法大學、華北電力大學和清華大學,參與創建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亦曾在河北衡水市政府、國家開發銀行、上海市法院系統掛職鍛煉過。

2017年,胡光宇被任命為中國奧委會備戰辦常務副主任。一年後,他的調動手續正式走完,2018年7月23日被官宣為政策法規司副司長。

眾所周知,政法司是總局最清水的衙門,想出事都難。那麼出事就只剩下一種可能,負責備戰辦的時候出問題了。

胡光宇以前一直在沒有行政職務的教學崗位,此次跨系統調動,實現了一步到副廳級實職的飛躍。而且,他擔任奧運備戰辦常務副主任,緊跟行業大boss,可以跨項目調動很多資源,油水不是一般的大。

而奧運備戰辦主任劉愛傑,也是苟仲文「破格提拔」的心腹愛將。

2017年5月,體育總局決定成立2020年東京奧運會、2022年北京冬奧會備戰領導小組,兼任組長的苟仲文,力主由競技體育司副司長劉愛傑出任備戰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這一任命差不多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因為,彼時再有5個月,劉愛傑就將年滿60周歲,而60周歲是司局級官員的退休年齡。

在總局擔任多年副司級幹部的劉愛傑,一直有懷才不遇之感。

此前劉愛傑在京組織友人餐聚,宣告了他臨近退休一事,席間還談及了退休後的初步想法。

卻不料時來運轉,柳暗花明。劉愛傑後來還兼任了中國賽艇協會和中國皮划艇協會主席,一時風光無兩。

劉愛傑上任後,得到了苟仲文的充分信任和授權,其治下備戰辦也一度成為區別於體育總局固有體系的「決策諮詢機構」,在協會實體化改革和奧運會備戰選人選材方面頗具話語權,一些人經劉愛傑的推薦走上單項協會的管理崗位。

奧運備戰辦被曝4年花費了100個億的備戰資金,在目標金牌的項目中,常常是幾個、幾十個的小目標往裏面砸,其後有多大的利益黑洞便可想而知了。

去年4月4日,劉愛傑被查。進入司法程序後,劉愛傑選擇了認罪認罰。2023年12月中旬,河南鶴壁中院認定劉愛傑受賄約2381.58萬元,判處其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金200萬元。

據知情人透露,法院認定劉愛傑的受賄款中,九成以上是他在備戰辦主任和兩協會主席任上及之後時間收受的。其中受賄涉及的冬奧備戰跨界跨項選材項目,則與知名體育媒體人轉型體育商人的段暄有關。

05.

作為苟仲文曾經「破格重用」的幾名心腹愛將,曹衛東、胡光宇、劉愛傑等人涉案被查後,苟仲文的動向備受關注,坊間尤其是體育界,不時傳出其落馬的消息。

據說苟仲文並不喜歡被叫「苟局」,更不喜歡「老苟」這個稱呼,無論什麼場合,都要叫「仲文局長」。

如今靴子落地,「苟局」到頭來還是沒苟住,「仲文同志」又要在不久的將來變成「苟東西」。

就在昨天,苟仲文落馬之日,當年被其排擠出中國體壇的「乒乓教父」蔡振華,在江蘇無錫公開亮相,讓人不得不感嘆命運的奇妙。

那麼,苟仲文何以鍾情「出人意料」用人法,喜歡用「黑馬」,喜歡提拔重用一個個腐敗分子?

實際上,大腐敗分子最愛提拔的就是和他臭味相投的中小腐敗分子。

最不該提拔的腐敗分子「出人意料」被提拔了,就會對提拔他的「主子」感恩戴德、無限忠誠,心甘情願地為「主子」效力,充當「主子」聚斂錢財的「白手套」、違法犯罪的「馬前卒」。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不僅苟局的「四大金剛」悉數落馬,還有苟局的兒子,以及他兒子公司的老闆也被抓了。

看來苟公子在苟局的權勢下,平時沒少撈錢。

苟仲文的「出人意料」用人法,看來也是在為自己和兒子聯手撈錢打造「綠色通道」吧?

苟仲文上任之初,曾經和身邊人感嘆:「體育的水很深。」他曾告誡自己和身邊人:「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認清體育系統的複雜性。」

體育的水確實很深,看似小心翼翼的苟仲文,最終還是成了一條「落水狗」。

在民間,老百姓常稱貪官為「狗官」,

下一條「落水狗」,會出在哪裏?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仕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