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習滿口答應卻暗地縱容 美朝野焦慮恐慌

—從芬太尼之爭,看中共邪惡本質

作者:
整個中國多年來向美國走私的此類毒品數量難以估量。如此大量的毒品,造成大量美國青壯年死亡,據《紐約時報》2023年11月16日報道,2022年5月至20023年4月一年就有7.7萬人死於吸食芬太尼,即不到7分鐘就有一個人死於芬太尼! 這引起了美國朝野的焦慮和恐慌。去年11月三藩市峰會上拜登向習近平提出這個問題,習近平滿口答應要遏制芬太尼的生產和走私...

最近紐約時報報道了一系列關於中美關係和芬太尼走私事件,不論是拜登的講話還是不久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問北京也專門提到芬太尼。筆者認為這個事件與中共的超限戰有關,也和它的邪惡本質緊密相連。

一,中共為什麼縱容向美國走私芬太尼?

芬太尼是一種人造阿片類藥物,其藥效幾乎是海洛英的50倍,嗎啡的100倍。據說30毫克海洛英會致人死亡,而吸食芬太尼2毫克就可致人死亡(注釋1)。如此劇毒,每個國家的法律都嚴禁非法生產、銷售和吸食。但中共卻默許中國化工廠生產芬太尼,大量向美國走私銷售,據大紀元2020年9月8日報道,僅秦浩(中國化工醫藥公司高管)一個人在不到一年內就向美國走私芬太尼類毒品500公斤!

整個中國多年來向美國走私的此類毒品數量難以估量。如此大量的毒品,造成大量美國青壯年死亡,據《紐約時報》2023年11月16日報道,2022年5月至20023年4月一年就有7.7萬人死於吸食芬太尼,即不到7分鐘就有一個人死於芬太尼!

這引起了美國朝野的焦慮和恐慌。去年11月三藩市峰會上拜登向習近平提出這個問題,習近平滿口答應要遏制芬太尼的生產和走私,並且在去年11月的三藩市峰會上寫成了白紙黑字的協議(《紐約時報》2023年11月16日)。雖然中國廠家不再直接出口芬太尼,但是生產芬太尼的原料仍然大量出口到墨西哥等國,在當地毒販合成為芬太尼後,繼續向美國走私。

同時習共變本加厲地對生產芬太尼原料的化工廠予以退稅補貼(注釋2),客觀上鼓勵了芬太尼原料的出口並造成美國芬太尼走私毒品的數量成倍增長。由於生成芬太尼的原料大部分也可以用於其他化學品生產,所以美國也不好因此跟中共翻臉,只能私下督促中共加強監管,而在目前中美關係惡化的情況下顯然不起作用。

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原因之一是因為它的經濟持續下滑。在習近平倒行逆施的「連連昏招」折騰下,各行各業都萎縮凋敝,工廠倒閉,商店關門,房地產爆雷,股匯市連跌,失業率高到不敢公佈,公務員薪資普遍縮水••••••一言蔽之,中國經濟出現了改革開放以來前所未有的低迷下滑趨勢。經濟出了問題本應以經濟規律(如給人民發錢或讓人民掙到錢拉動內需)來提振,但其與人民為敵、視人民為草芥的本質使其不行正道而走邪路,絞盡腦汁想歪門邪道快掙錢掙大錢。什麼能快掙錢掙大錢呢?他們很自然地想起了延安種鴉片的歷史「奇蹟」:那「一小袋一小袋」的「革命鴉片」(毛澤東語)居然能「換回一大袋一大一袋的銀元」(任弼時語)。有了銀元不僅可以大肆揮霍吃香喝辣(老毛等人一頓飯的花費等於當時當地百姓一個人一年的飯錢),還能「買槍買炮揍國黨」,摧毀國統區人的身體,可謂一舉多得。於是便把對美國的承諾拋到九霄雲外,對生產向美國芬太尼原料的企業進行退稅補貼,而生產芬太尼原料的企業更是唯利是圖,不管購買對象是合法化工企業還是毒販。

習近平曾說過「義利並重」的話,那麼,在向美國走私芬太尼這件事上,他考慮「義」字了嗎?顯然是沒有考慮,他根本不考慮芬太尼對人類的危害,心裏想的完全是「利」。這就是「見利忘義」、「利慾薰心」、「唯利是圖」。在唯物論、無神論的毒害下,在像習近平這樣的中國地位最「崇高」、身份最「尊貴」的人的引領或說模範帶頭作用下,自稱有五千年文明歷史、擁有十多億人口的大國里,究竟還有多少人能把「義」字放在首位或能做到「義利並重」呢?恐怕已經寥寥無幾了。一個國家的政黨、政府、最高頭目都見利忘義,還怎麼能期望它的國民能義字當先或義利並重?「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早已成為這塊古老故土上人心的真實寫照。於是便有大大小小無以數計的「龐氏騙局」,所謂的招商引資、房地產、外匯託管、股市、博彩,從最終結果看實質上都是龐氏騙局,就連養老金又何嘗不是一個實質上的龐氏騙局?已經出現的恆大、碧桂園的巨額債務和地方政府的巨大債務,都是鐵定還不上了,地方政府已經公然耍無賴不還欠民眾的債務了。國家養老金也將在2035年耗盡。最令人髮指、最慘無人道的莫過於活摘人體器官牟取暴利的野蠻行徑。一個國家的人心道德墮落到如此地步,欲使國人有自信心、奮進心恐怕很難,於是年輕人和政府官員躺平擺爛現象已成為一種無力挽回的趨勢。想贏得友邦尊重與友邦友好也是痴人說夢,於是便形成了萬邦嘲笑,百國圍堵的現狀。

二,中共專家奉行的「超限戰」

如果僅把芬太尼事件看成是一種見利忘義的經濟行為,恐怕還是低估了中共。其實這可能是中共稱霸世界、把它的獨裁暴政統治延伸到全世界的「超限戰」中的一種,叫「毒品超限戰」。國際政經分析師李君朔在vocus撰文《<<中共的毒品超限戰與共謀-芬太尼、李嘉誠的和記與白狼-超政經好書選》,有理有據地指出,中共向美國走私芬太尼就是一種「超限戰」。《大紀元時報》4月20日也在每日新聞欄目發文《【菁英論壇】中共發動毒品戰美祭出秘密武器》中指出,中共向美國走私芬太尼實質上就是超限戰。早在1999年,中共軍旅作家喬良就寫出了《超限戰》一書。「超限戰」的「限」字是啥意思?就是戰爭規則。戰爭規則的依據是什麼?是普世價值,即天理人道。戰爭雖然是人類的一種特殊行為,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等說法,但也是有規則的,因為「盜亦有道」。假如拋棄規則不受任何限制為所欲為,把戰爭的概念擴充到用各種邪惡手段毀滅敵方,那麼這樣的人就不是人,而是魔鬼或野獸了。喬良在《超限戰》列舉的「金融超限戰、貿易超限戰、生態超限戰、基因超限戰、細菌超限戰、病毒超限戰、糧食超限戰、氣象超限戰、環境超限戰、輿論超限戰、顏色超限戰、新恐怖超限戰、網絡超限戰、經濟超限戰、文化超限戰、外交超限戰」中,中共已實施的就至少有貿易超限戰、病毒超限戰、輿論超限戰、網絡超限戰、文化超限戰、外交超限戰等。芬太尼毒品走私成為超限戰之一併非不可能。

三,認清中共的極權本質

對於中共這樣的獨裁專制政權,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以文明世界為敵,採用為天理不容、人類不齒的超限戰呢,不僅來自一切獨裁者的殘暴和自負,也和習共信仰無神論有關。文明古國都是有神論,認為神的代理人就是聖人,通過聖人把神的正念傳播給人類,比如蘇格拉底、釋迦牟尼、摩西、孔子孟子、老子等先賢聖哲們的思想。他們的思想各有特色,都是一個獨立的體系,但其核心部分都是勸人向善以及存真去偽,這和當代的人道主義是完全一致的。

而無神論的特徵是否定神或天道正義,讓人放棄傳統道德約束去追求低層次的食、色感官享受。在這種物質利益的誘惑力和思想蠱惑下,歷史上聚集了總數上億的發假誓追求共產主義而實際崇拜強權的共產黨徒。可見共產黨特別是中共是反人性的。什麼是人性?孟子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辭讓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這就是人性。孟子又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中共沒有人應具有的這四種心,自然和當代人類文明背道而馳。

從中共聚伙(建黨)至當下,從基層小頭目到中央最高頭目,自始至終,自下而上都有魔鬼式的邪惡代表人物,這些人為了奪取政權或維護政權,毫無人性,慘無人道。早在紅軍時期,就以肅反為名對自己人進行殘忍地酷刑折磨和血腥屠殺。在延安大面積種植牙片偷運到國統區賺取巨額財富,禍害國統區官兵和民眾。竊取政權後仍沒有半點懷柔仁慈之心,依然以強大的國家政權機器,通過名目繁多的運動或「類運動」的國家行為折騰、羞辱、鎮壓、屠殺人民,尤其是被它認為對它政權有威脅的人。對被它所害死的八千多萬人毫無內疚心同情心。毛澤東面對自己人為製造的「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的慘禍說:死人的屍體可當肥料,死幾千萬人怕什麼,讓婦女們敞開生育,幾年就又生回來了。他沒有絲毫的內疚和憐憫同情之心,活脫脫一個魔鬼的形象。鄧小平主導下的「六四」大屠殺,江澤民和中共狼狽為奸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以及當今中共縱然芬太尼的泛濫和走私,支持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等行經,都充分證明,中共的極權本性決定了它決不會棄惡從善。

四,中共的詭詐及應對

中共獨裁統治集團的詭詐很多,筆者主要列舉以下表現:

一是善於偽裝。即以假充真,以假亂真。它深諳「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假作真時真亦假」的涵義和作用。因此就大加運用。它明明是魔鬼,是害人蟲,卻能夠用美麗的語言把自己喬裝打扮成「大救星」、「紅太陽」、「完全徹底為人民服務的人民公僕」等正面形象。它能把暴力搶奪地主資本家的財產歸為己有美化成「社會主義全民公有制」。把實質上比大清還腐朽陳舊的黨國起個好聽的名字「中華人民共和國」,標榜為「新中國」。把人民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選舉自由」等民權全部剝奪殆盡的黑暗專制暴政,美化成「新民主」、「全過程民主」••••••同時,把真正的民主制度民主政府污衊為虛偽的政體。

二是善於嫁禍於人。即把自己做的壞事說成是政敵做的。例如「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中,根據很多資料可以推斷就是他們自己燒毀了軍車然後嫁禍於大學生和市民,以此為理由和藉口大開殺戒,用機槍和坦克對手無寸鐵的學生與市民進行慘無人道的殺戮。「皖南事變」,還有筆者在大紀元網站發表的《從鮮為人知的紅軍故事看中共的邪惡本質》揭露的紅軍偽裝成國軍強奪民眾糧食、禽畜,強搶民女,然後紅軍出現裝模作樣地趕走「國軍」,大肆宣傳說國軍是地主資本家的軍隊,挑撥民眾仇恨國軍和國民政府,為推翻國民政府製造輿論。再如2020年的新冠病毒,明明是中共疏忽造成病毒泄漏,給全世界造成災難,它卻把罪過推給美國,讓人們痛恨美國。而且假如中共不研究把病毒升級成戰爭武器,即便病毒泄露也不至於那麼可怕。

三是善於把壞事變成好事。凡遇到天災或由於它的錯誤政策瞎指揮給國家、人民造成生命財產災難或損失,它都會做些救災的表面工作,或對錯誤做些暫時性的糾偏,就大力宣傳這是它黨的宗旨起了作用,證明黨英明、有自我糾錯的能力,偉大、光榮、正確。如唐山、汶川大地震之後,大饑荒餓死人之後,文革浩劫之後,河南愛滋病泛濫之後,都是把喪事當喜事辦或把壞事變成好事,厚顏無恥地說它如何熱愛人民關心人民。

四是信口雌黃,不履行自己的諾言。孟子說「言不必行,行不必果,唯義所在。」意思是通達的人說話不一定句句守信,做事不一定非有結果不可,只要符合道義即可。就是不合道義的話說了也不能去做。而中共則完全相反,它是對符合道義的話說了也不去做。它行事的原則是是否符合自己的利益。凡是不符合它共黨利益的話,即使是符合道義它也堅決不履行。例如它在未篡奪政權之前曾信誓旦旦承諾給中國人民主權利,篡權後則徹底不認賬,完全剝奪了人民的所有權利,使人民淪為俯首帖耳聽命於它的奴隸。剛剛發生的芬太尼毀約事件也是如此。

五是善於以己之「長」攻人之「短」。俗話說:「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再好的人也會有缺點和不足;又說:「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再壞的人也會有點長處。共產黨就根據人所具有的這個特點,在需要的時候大肆利用,把自己的「寸有所長」的所謂長處無限放大,去誇耀自己如何高、大、上;相反把敵方的「尺有所短」的所謂短處無限放大,去大肆貶低對方,甚至把對方污名化、妖魔化。如在國內對法輪功的貶低、抹黑、妖魔化,在外交上對美國的貶低、抹黑、妖魔化,都充分體現了中共在這方面無所不用其極的卑劣手法和無恥嘴臉。

了解了中共的殘暴和狡詐就應該去破解它戰勝它。怎麼做才能有效地達成這個目標呢?應該做到如下幾點:

一要從心理上堅信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有智慧有能力破解它,戰勝它。在道義上它是非正義的,邪惡的,,而人民和世界民主陣營則是正義的,邪不壓正,正義戰勝邪惡是必然的。在智慧上,它雖然狡詐,人民的智慧肯定高於它,尤其是從廣大人民群眾中湧現出來、又善於從大眾智慧中汲取營養的精英們的智慧更遠遠在它之上。在力量上,全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的力量肯定遠遠大於它的力量,怎麼會破解不了它那點邪惡伎倆,戰勝不了它這個外強中乾的紙老虎呢?肯定能的。因此,必須消除「中共黨魁是『真龍天子』或『不是凡人』」,「中共裏邊有高人指點」,「中共強大不可戰勝」等悲觀念頭,因為這都是偽命題,從他們的言行完全可以看出,他們的智商和能力都平淡無奇,習近平除了是弄權高手,其政績平庸和文化水平之低的中共高層都少見。因此,不能被他們的地位和御用文人吹捧出來的名聲所迷惑,因而盲目崇拜他們,像馬英九那樣認為他們的招術難以破解,他們的力量不可戰勝。一定要樹立起中共必敗,人民和正義必勝的信心。

二要付諸行動,敢於破解它戰勝它。有了確定無疑、堅定不移的信念,這是戰勝中共惡魔的思想基礎,但若只有思想沒有行動,敵人是不會繳械投降的。正如老毛所說:反動派不打不到,就和掃地一樣,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因此必須付諸行動,勇敢地參與到戰勝中共的歷史洪流之中去。只有大家都行動起來才能形成合力,才能形成氣勢進而成為趨勢,最終戰勝中共,把它掃進歷史的垃圾堆,結束它的暴力統治,實現民主憲政。

三要採用有效方法破解戰勝它。中共是不講道理、不按規矩和法律辦事的流氓。面對這樣的集團,究竟採用什麼方法才能有效地破解它戰勝它,是當今正義者都在思考探究的課題。筆者不揣淺陋說說自己的淺見。

(1)針對中共強大的暴力機器要採用兩手,首先,在整體上要聚集量,包括人數和物質財富數量的增多,也就是要使在政治、思想、文化等意識形態領域認清它的邪惡本質、流氓本性的人數越來越多,用於戰勝它的物質財富、軍事裝備越來越多。使能夠破解它戰勝它的精神和物質力量都遠遠超過於它。相反要使它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弱。當敵我雙方力量對比達到質的變化的時候,也許就能「不戰而屈人之兵」。從而使轉型的代價最小。目前國內青年人的「躺平」、公務員的怠政等行為就具有這樣的作用。在國際上以美國為首的正義國家和地區在政治、經濟、科技、軍事等方面對中共的限制、抵制、圍堵等行為也在起這個作用。以後應該更結構化系統化地去做,使效果更加顯著。其次,在局部上,每個個體、團體(含國家)在某個階段、每件具體事件上應以不與之激烈衝突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不受損失或少受損失為要。《道德經》講:「善戰者不與」。《西遊記》第一回美猴王章說:以進得洞去能出來且不傷身體者為王。這樣,才能在打擊敵人的同時最大限度地保存實力。

(2)在對付中共的狡詐上應該採用「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策略,正如川普最近說的:敵人怎麼對待我們,我們就怎麼對待敵人。這是橫向或說是面上的應對策略。還有縱向的或說是線性的應對策略。中國古代智聖諸葛亮的一段話很值得我們借鑑:「我以此治彼,彼亦以此治我,因設一防;我以此防彼,彼亦以此防我,因設一破;我以此破彼,彼亦以此破我,因設一破彼之破。遞相以生,深乎深乎。」怎麼運用諸葛亮的這段話去破解並戰勝中共惡魔呢?它的所有狡詐邪惡招數表面上看形形色色五花八門,但歸結起來就是兩個字:「謊言」或「虛假」。破解謊言和虛假的唯一辦法就是針對謊言採取有效揭露對策。

中共惡魔要用謊言—–虛假的真理和虛假的事實欺騙人民或民主陣營,比如當前正在發生的中共暗中援助俄羅斯侵略烏克蘭,這是一個非正義的行為,美國要主持正義用輿論譴責懲治它,這是「我以此治彼」;對此它會編一套謊言予以否定,這是「彼亦以此治我」;美國要進行偵查拿到確鑿證據證實它的反治是謊言,這是「因設一防」;針對這一防中共會說我們這是正常的貿易往來,這是「彼亦以此防我」;面對中共這一防,美國派布林肯親去警告它,再不停止這種邪惡行為就要用金融制裁對付,這是「因設一破」;對此中共將會在俄羅斯等臭味相投的國家間使用人民幣結算或以物易物,這是「彼亦以此破我」;下一步美國就要「因設一破彼之破」了。

怎麼破?最重要的是增強實力,包括硬實力和軟實力。硬實力包括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這是全世界民主國家的力量。軟實力包括普世價值和民主自由理念,這是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增強軟實力最好的辦法就是推倒中共的「防火牆」,讓中國人都知道中共禍害全人類的邪惡本質。這樣反獨裁反暴政反侵略的人數就會大增,民主陣營的實力就會增強。

——————

注釋

1.美國化學會cas研究資料:芬太尼是一種合成阿片類藥物,用於快速緩解疼痛,其效力是嗎啡的100倍,是海洛英的50倍。在最基本的層面上,芬太尼通過與大腦中的一組阿片受體(即μOR)結合而起作用。這些受體負責處理疼痛感知、情緒和呼吸。當芬太尼與這些受體結合時,會引起幾種影響,包括欣快感、精神錯亂和鎮靜,但最危險的是呼吸抑制和驟停、失去意識、昏迷和死亡。芬太尼的致死劑量(2毫克)。

2.英國B B C2024年4月22消息:根據美國眾議院中共問題特設委員會(Select Committee o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的報告,中國政府提供補貼給公開販賣非法合成藥物的企業。該報告在網上發現了數以萬計帖文,為非法藥物和前驅藥物(pre-cursor)打廣告。研究報告稱,「國有獨資」企業參與了走私毒品。中國政府一直否認對這種非法毒品交易知情。這一報道的標題是《芬太尼及類似產品:「中國造」合成類毒品泛濫為何難以遏制?》。顯而易見,這裏說的毒品就是芬太尼。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20/2056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