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前秦君王苻堅敬佛 攻下襄陽得高僧

作者:

前秦皇帝苻堅寬厚仁慈,興儒教行德治,以文德感召天下。同時,苻堅還虔誠信奉佛教,在位期間,大力提倡佛教,尊奉有德行的高僧,使佛教的發展在當時出現了興盛的局面。

尊崇高德僧侶

對於道德高尚、修行刻苦的僧尼,苻堅常常崇敬有加。

苻堅即位後不久,就特意製作編織精緻的袈裟贈送給修行精進的比丘尼智賢,袈裟價值百萬元,君王禮遇佛門弟子,意在鼓勵他們精進不怠,同時昭示世人向佛向善。

苻堅還派特使敬請崑崙山僧朗,僧朗以身體不適推辭,苻堅便每月修書一封遣送,苻堅後來整頓全國佛教時,特別下詔說朗法師為嚴持戒律之高僧,其學徒弟子也都是清修精進之人,崑崙山可以免除整頓。

西域僧涉會辟穀之術,有神通,日行五百里。他還有宿命通功能,能夠預知未來之事,逢天氣大旱,苻堅就請他來祈雨,無不應驗。僧涉離世後,每逢大旱,苻堅常常感懷:「如果涉公還在,朕就不必如此焦心了,此公聖人乎!」

苻堅生平對釋道安最為賞識與禮遇。

禮敬道安

釋道安為高僧佛圖澄的弟子,其貌不揚,但學識非常淵博,在佛學上很有建樹,弟子眾多,當時有「漆道人、驚四鄰」的美譽。他開創了漢地佛教僧人統一姓「釋」的先例,被後世稱為佛教漢化第一人。

東晉永和年間,道安應名士習鑿尺的邀請帶着弟子40餘人南下襄陽,前後待了15年,窮覽經典、深研佛學,制定漢學僧尼規範,一時間遠近聞名。當時的有錢人很多都信佛,道安在他們的資助下建立了檀溪寺。

苻堅對道安的大名與學識早有耳聞,派使者為道安送去七尺高的外國金箔倚像,還有金坐像、結珠彌勒像、金縷繡像和織錦像各一尊,對道安表示了很高的敬意。

苻堅非常想讓道安來輔佐自己,他常常說:「襄陽有個釋道安,是神器,朕要是能得到他的輔佐就好了。」

建元十三年(377年),前秦觀察天象的太史官稟報秦主:「在與外國分野的地方有星象,概是有大德之士將要入輔中國。」苻堅說:「朕聽說西域有鳩摩羅什、襄陽有沙門釋道安,肯定是他們了。」

攻下襄陽得高僧

379年,苻堅揮師十萬進攻襄陽,鎮軍將領朱序命令道安不得擅離,並將他帶離檀溪寺。第二年,苻丕攻陷了襄陽,俘虜了朱序,同時把道安和習鑿齒請到了長安。苻堅非常高興。

釋道安很快在長安安頓下來,住在五重寺里,統領僧眾數千人,成了前秦的佛教領袖。

道安學識非常淵博,藍田有一個容量為27斛的大鼎,旁側鑄刻篆銘,沒有人認得,道安一眼就看出是魯襄公所鑄大鼎,古篆文字體,道安還把所刻銘文寫成了隸書。苻堅大為讚賞,請苻堅做起國家級學術顧問來,「敕學士,內外有疑,皆師於安」,京城中漸漸傳聞:「學不師安,義不中難。」

苻堅舉兵南下進行淝水之戰之前,還一度思忖如何得到龜茲名僧鳩摩羅什,他命令呂光征伐龜茲時特意叮囑他,鳩摩羅什為國之大寶,攻克龜茲後一定要速送鳩摩羅什來長安。但很可惜,苻堅離世前未能如願。

以與高僧同輦為榮

苻堅是歷史上禮賢下士的明君之一,他對道安的禮遇卻折射出這位君王對佛法的格外敬重。

有一次,苻堅邀請釋道安同乘輦輿遊玩於東苑,釋道安聽從詔命,二人同乘促膝交談。尚書左僕射權翼看不慣了,心中不快。他向苻堅諫言:「天子的車輦,侍衛可以乘坐,哪有剃髮出家的和尚和天子同乘的呀,釋道安怎麼可以這樣呢?」

苻堅聽後,對權翼說:「安公道至境深,品性高潔,為天下尊,朕用九州之疆土來換取,都比不上他的分量。安公和朕同乘同座,這不是安公的榮耀,也不是皇輦有什麼值得誇耀的,而是在抬高我秦王的身價名譽啊。」

支持翻譯佛經

秦主苻堅對佛法的提倡還表現在他對佛經翻譯的支持。苻堅曾指派武威太守趙正積極參與佛經的翻譯。苻堅和趙正請釋道安與曇摩難等高僧翻譯了《中阿含經》、《三法度論》等佛教經典。

趙正和釋道安在翻譯原則上都強調要忠實於原文,趙正說:「經之巧質,有自來矣,唯傳事不盡,乃譯人之咎耳。」釋道安則提出「五失本」「三不易」的翻譯原則。釋道安的佛經翻譯對佛教在中國的發展有着深遠的意義,梁啓超讚譽他為「譯界之大恩人」。

據《大唐內典錄》記載,苻秦時期,譯經數量包括經、戒、論、集、志、解、傳等40部,239卷,其中包括釋道安在襄陽十幾年期間翻譯的24部佛經。

苻堅心奉佛法,治國崇儒,統治時期出現了儒佛並重的局面。

參考資料:

房玄齡等《晉書‧苻堅載記》

司馬光資治通鑑

釋慧皎《高僧傳》

湯用彤《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

梁啓超《佛教教理與中國之發展》

2020-01-27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19/2056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