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支持巴勒斯坦的學生運動,為何絲毫不值得同情?

最近,因為以色列哈馬斯的加沙戰爭引發的學生抗議運動在全球有愈演愈烈的趨勢,這次運動從美國的大學開始,已經蔓延到了歐洲和澳洲。

關於這個運動,到底是什麼性質的,我們普通人又該如何去看待呢?

我認為,這場運動是不值得支持,甚至不值得同情的。

首先,大部分的學生運動不管其訴求是什麼,都是一項民主權力,尤其是在美國這樣的國家,學生為了表達自己的想法,上街遊行是很正常的。

這個是毫無疑問的。

但任何的權力都是有邊界的,學生遊行也是一樣。

如果你是正常的聚集起來、喊個口號是沒有的問題的,但如果這種行為干擾了其他的人權力和自由,比如你封堵了學校的出入口,導致其他學生和老師無法正常上課,甚至是打人、砸東西,這就涉嫌違法了。

因此,這幾天美國很多州的警察進入有示威活動的大學,甚至逮捕了部分學生,這是依法維護大學裏正常秩序的行為,和壓制民主權力、打壓學生的自由沒有關係。

這個是我們首先需要澄清的。

其次,這次學生運動是因為哈馬斯和以色列在加沙的戰爭引發的,但這場戰爭又是由什麼引發的呢?

很顯然,是由去年10月7日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的恐怖襲擊引發的,在那次襲擊中,哈馬斯殘忍殺害了一千多名以色列和世界各地的平民,還抓走了數百名人質,其中有數十名人質現在還在哈馬斯分子的手中沒有得到自由。

但這些號稱爭取自由和平等的示威學生,你聽見他們主張過釋放被哈馬斯綁架的人質嗎?好像一次也沒有。

因此,他們想爭取的這種自由和和平是非常雙標的。

這些示威學生中不但沒有主張釋放人質,他們甚至喊出了「消滅猶太人」、「美國去死」的口號。還有人打出了哈馬斯和真主黨這些已經被美國認定為恐怖組織的旗幟。

這要麼是腦子有病,要麼就是故意夾帶私貨了。

我說到這,可能有人要說了,雖然學生喊的口號極端一點,但以色列軍隊在加沙殺了那麼多巴勒斯坦人,總該被譴責吧?

任何人屠殺平民,當然是要被譴責的,這一點問題沒有。

但問題是,以色列目前在加沙造成的平民傷亡數字一直都是哈馬斯衛生部宣佈的,而這個機構在這次戰爭中多次公佈虛假數字被揭穿,早就信譽破產了,他們的數字有多大的可信度呢?

更重要的是,在加沙爆發的是一場戰爭,在戰爭中是不能用人員傷亡來區分誰是正義的一方的。

二戰時日本和德國死的平民都比美國多,難道就他們就成了正義的一方了?

當然了,巴勒斯坦人民因為哈馬斯罪行的牽連被打死,這是非常令人遺憾的,但這在某種程度上也和哈馬斯長期以來「藏軍於民」,利用民用設施發動戰爭,在民用設施下面挖據地道有很大的關係。

儘管這樣,國際社會要求以色列儘量在戰爭中降低對平民的傷害,並持續對其進行監督,甚至追究造成平民傷害的人的責任,這也是合理的。

但這場戰爭到底造成了多少巴勒斯坦平民傷亡,哈馬斯的數字有多少水分?也許要在戰爭結束之後,在第三方的公正調查下才能水落石出。

分析這次學生運動,和分析任何一次巴以衝突一樣,歷史根源永遠是一個不可迴避的話題。

但歷史上這兩個民族到底孰是孰非,從學者到政治家再到吃瓜群眾的爭議是非常大的,恐怕三天三夜也說不清楚。

然而,我們需要認識到一個現實的問題,那就是以色列是一個民主國家。在以色列這個國家有很多阿拉伯人,他們擁有和普通猶太人一樣的各種權力,甚至可以選舉總統。

但作為巴勒斯坦的支持者們,現在還在喊「從河到海都是我們的」,「殺光以色列人」這樣的口號。

到底是誰更加和平,是不是就一目了然了?

需要說明的是,以色列自己也並不是沒有問題。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哈馬斯的恐怖襲擊之前在國內強行推進司法改革,想擴大總理的權力,造成以色列國內各派分裂,使得以色列對這次襲擊的一些情報沒有及時處理和應對,也是導致恐怖襲擊的後果如此嚴重的一個間接因素。

包括以色列國防部長的等相關官員,在戰爭接受後,都應該被問責。

再多說一句,支持以色列的反恐戰爭,不等於支持以色列屠殺平民,更不等於支持內特尼亞胡的政府,這就和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自由不等於支持哈馬斯是一個道理的。

很多人連這些基本概念都分不清楚就開始大放厥詞了。

還有很多學生支持巴勒斯坦,是因為他們對以色列人來說是弱者,是弱者就該同情。

同情弱者當然也是沒有問題的,但同情弱者不等於善惡不分,再說,如果和整個阿拉伯世界比起來,以色列也是弱者呢,所以糾纏這個問題沒有意義。

最後我還想說,這波學生運動的規模如此之大,裝備如此之整齊,參加運動的學生們不僅有統一的口號,甚至還有統一的旗幟、着裝和帳篷等裝備,很明顯,他們的背後是有龐大的組織和充足的資金在支持他們的。

我們相信大部分參加這次運動的學生們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同情弱者,關注自由,這是年輕人應該具有的良好品格。

但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些年,卡塔爾沙特俄羅斯等一些國家已經被發現有通過對美國大學的捐贈來影響他們在課程設置甚至是意識形態上的觀點的行為。

尤其是卡塔爾,在外國對美國大學捐助排行榜上名列第一,金額遠超後面的幾個國家。

而且,他們還是哈馬斯的最主要的支持者,哈馬斯的領導人哈尼亞等人現在還住在卡塔爾首都多哈。

這就讓我們不得不對這次運動中到底有沒有什麼幕後黑手畫一個問號了。

因此,我認為,總的來說,這次從美國開始的支持巴勒斯坦的學生運動不值得同情。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老魚時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06/2051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