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體育 > 正文

餘波震盪 中國游泳選手藥檢風波引發爭議與憤怒

23名中國游泳運動員在東京奧運會7個月前被查出一種違禁藥物檢測結果為陽性,但卻被秘密放行,獲准繼續參賽。該事件暴露了這項運動內部存在着嚴酷的爭鬥,時常發展成個人恩怨,並引發了對監管藥物檢測的全球權威機構的新批評。

紐約時報》的一項調查揭露了此前未曾報道的2021年事件的細節,一組中國游泳運動員(包括中國派往東京奧運會的近一半運動員)在對一種被禁止的心臟處方藥物的檢測中結果為陽性,這種藥物可以幫助運動員增強耐力,縮短恢復時間。

在幾個小時內,這件隱瞞了三年多、現被披露的事件在運動員、教練和其他致力於將禁藥排除在精英體育項目之外的人士中激起了強烈反應。

一位在東京奧運會上獲得銀牌的美國選手表示,她覺得自己的隊伍在由中國贏得的比賽中受到了「欺騙」。一位英國金牌得主呼籲對涉事游泳運動員進行終身禁賽。德國體育部長要求對此展開調查。周日,一部有關此案的紀錄片在德國播出。全球監管機構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的官員與美國官員之間醞釀已久的不和公開化,雙方發表了一系列尖刻的聲明,並發出法律威脅。

「任何時候,如果檢測呈陽性的情況沒有得到明確認定,也沒有經過適當的程序和程序,就會讓那些清白參賽的運動員產生懷疑,」曾在東京奧運會上率領美國女隊參賽的史丹福大學教練格雷格·米漢說。「他們參加比賽時不禁會想,『我參加的是一個乾淨的項目嗎?』」

此次事件發生在距離巴黎奧運會開幕不到100天的時候。這不僅給這項運動,也為奧運會本身帶來了令人不安的新聞報道。奧運會依靠全球反興奮劑監管機構來確保公平競賽和獎牌的公正性——獎牌可以證明多年的訓練成果,可以定義運動員的職業生涯,也可以給一個國家帶來自豪感。

張雨霏在2021年東京奧運會上為中國贏得了四枚獎牌。

中國反興奮劑中心上周在回答問題時承認檢測結果呈陽性,但表示這些游泳運動員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攝入了少量違禁物質,沒有必要對他們採取行動。世界反興奮劑組織表示,沒有「可信的證據」來質疑中國對該事件的說法,並表示拒絕對這些運動員實施禁賽和取消參賽資格的處罰,甚至拒絕公開宣佈陽性檢測結果。

在很多方面,圍繞中國興奮劑陽性事件的爭論是關於程序的。除極少數情況外,任何運動員如果被檢測出服用了本次事件中曲美他嗪這樣的強效禁藥,都會在調查期間至少被暫時禁賽。沒有證據表明中國運動員有過這種情況。

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和中國反興奮劑中心強烈否認它們掩蓋陽性檢測結果的說法,稱它們在調查中遵守了所有適用的規則。世界反興奮劑組織情報和調查部門主管金特·揚格表示,該機構「認真調查了與此事有關的每一條線索和調查方向」。

「我們掌握的數據清楚地表明,沒有人試圖隱瞞陽性檢測結果,因為它們是中共官方以通常的方式上報的,」他說。

然而,對於那些受到個人影響的人來說,這一事件的披露更為個人化。

《紐約時報》發現,在東京奧運會的五個項目中,禁藥檢測結果呈陽性的中國游泳運動員獲得了獎牌,其中包括三枚金牌。

美國4×200自由泳接力隊成員佩吉·馬登在發給《紐約時報》的短訊中說,她希望對興奮劑事件的處理進行調查,並考慮重新分配獎牌。馬登以打破之前的世界紀錄的成績獲得了亞軍。

美國隊在東京自由泳接力決賽中打破了世界紀錄,但最終排名第二,落後於中國隊。

「我們那天為中國隊的努力鼓掌,」她在談到被一支速度更快的隊伍擊敗時說。「然而今天,我覺得美國隊被騙了。我們沒有機會慶祝我們創造的世界紀錄,也沒有機會享受我們的團隊時刻,站在領獎台上看着我們的國旗唱國歌。」

曾三次獲得奧運金牌的英國游泳運動員亞當·皮蒂在X上發帖,批評了嚴格責任制度的應用不夠平衡。嚴格責任制度是國際興奮劑規則的基礎,根據該規則,運動員要對自己體內發現的任何違禁物質負責,無論這些物質如何進入體內,要想規避後果需要滿足極嚴苛的條件。皮蒂的奧運隊友詹姆斯·蓋伊更進一步,他寫道:「永遠禁止他們所有人參賽。」他在東京奧運會上獲得了兩枚金牌。

然而,更醜陋的鬥爭發生在世界主要反興奮劑官員之間。

周六晚些時候,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威脅要對美國反興奮劑機構行政總裁特拉維斯·泰加特採取法律行動,並在一份不同尋常的個人新聞稿中指責泰加特「破壞了世界反興奮劑組織保護全球乾淨體育運動的工作」。

曾公開批評中國一案處理方式的泰加特迅速予以回擊。「看到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在面對公然違背反興奮劑規定的行為時屈服於威脅和恐嚇戰術,這令人失望,」他說。「拋開他們的花言花語,事實仍然如報道所述:世界反興奮劑組織未能暫時停賽,取消成績,並公開披露陽性結果。這些都是令人震驚的失敗。」

這樣的往來讓世界反興奮劑官員和美國反興奮劑官員之間的長期不和進入了公眾視野。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總幹事奧利維爾·尼格利在今年3月接受採訪時曾表達過對美國反興奮劑機構和泰加特的不滿。

「我們做的每件事他們都批評,」尼格利說。

世界反興奮劑組織表示,已將泰加特最近的言論提交給其法律部門。但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和中國反興奮劑中心也威脅要對報道被他們稱為「誤導性」信息的新聞媒體採取法律行動。

不過,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目前還不清楚。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堅持其對中國游泳運動員藥檢陽性結果的處理。管理國際游泳運動的世界游泳聯合會對時報表示,他們相信這些陽性檢測結果得到了「認真、專業的處理,並符合所有適用的反興奮劑規定」。

周日,中國最好的游泳運動員參加了第三天的奧運選拔賽。一些在2021年檢測結果呈陽性的游泳運動員將再次成為焦點,其中包括在東京奧運會上獲得四枚奧運獎牌——包括兩枚金牌——的張雨霏。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3/2046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