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遏制中共!澳新國防戰略不要慢慢來

—澳洲公佈2024年國家國防戰略遏制中國強制手段無法慢慢來

作者:
澳洲政府4月17日公佈〈2024年國家國防戰略〉(2024 National Defence Strategy),將國防重點放在遏制中共以強制手段(coercive tactics)企圖改變區域平衡。入侵一個國家不一定要具體侵略,科技進步讓滲透入侵變得更容易,澳洲國防部長表示,澳洲不再具有10年戰略預警期的優勢。

美國、日本、澳洲和菲律賓7日在南海舉行首次聯合軍演。圖:取自Armed Forces of the Philippines臉書

澳洲政府4月17日公佈〈2024年國家國防戰略〉(2024 National Defence Strategy),將國防重點放在遏制中共以強制手段(coercive tactics)企圖改變區域平衡。入侵一個國家不一定要具體侵略,科技進步讓滲透入侵變得更容易,澳洲國防部長表示,澳洲不再具有10年戰略預警期的優勢。

敵人無須踏上澳洲領土扼殺貿易航線即可

這份長達80頁的文件對太平洋安全做出了不樂觀的評估。同時提出大幅增加國防開支以重組澳洲軍隊來應對這樣的局勢。同日,澳洲也提出〈2024年綜合投資方案〉(2024 Integrated Investment Program)。下一份國防戰略報告將於2026年公佈。

澳洲國防部長馬勒斯(Richard Marles)在介紹新戰略時說:「(美蘇)冷戰結束後引導國防規劃的樂觀假設早已不復存在,中共為了實現其戰略目標採用『強制手段』。澳洲很容易受到敵人扼殺貿易,或遭阻止進入重要空中和海上航線的影響。我們是一個海上貿易島國,在任何情況下,入侵澳洲的可能性都不太高,因為對手無需踏上澳洲領土就可以對我們的國家造成很大的損害。」

因此,馬勒斯認為,澳洲不會把重點放在維持一支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執行一系列任務的軍隊上,而是將重點放在建立一支能夠保護澳洲在鄰近地區利益的威懾力量上。

他說:「擁有我們歷史上最有強的海軍將是我們規劃和『拒止戰略』(Strategy of Denial)的核心。該戰略本質上是要讓任何針對澳洲利益的攻擊都會付出高昂的代價與巨大的風險。」

澳洲國防部長馬勒斯手持《2024年國家國防戰略》、以及為達成《戰略》制定政府投資具體國防能力的「綜合投資方案」。

(圖/澳洲國防部)

澳洲戰略環境二戰以來最嚴峻挑戰

〈2024年國家國防戰略〉指出,澳洲面臨二戰以來最具挑戰性的戰略環境,澳洲不再享受十年衝突戰略預警期的優勢。美國和中共之間根深蒂固且日益加劇的戰略競爭是主要特徵之一。

同時,澳洲所處的地區也有史無前例的常規和非常規軍事集結,而這種集結是在沒有戰略保證或透明度的情況下進行的。區域穩定與繁榮本來就受到氣候變遷、灰色地帶活動和科技進步的挑戰,戰略競爭則會讓安全風險更加複雜。

美中戰略競爭加劇是澳洲安全環境的主要因素,也可能會對區域戰略平衡產生最大影響。雖然這種競爭具有全球影響性,但對印太地區的影響最為激烈、最為深遠。

其中,隨着中共戰略和經濟影響力的增強,澳洲將持續尋求在該地區發揮更重要的影響力,包括在追求自身戰略目標時,利用所有力量改變當前的地區局勢使其有利於自己。

中共在印太以「強制手段」擴張策略缺乏透明度

中共為實現戰略目標使用的「強制手段」,包括強行處理領土爭端和危險攔截船隻,以及攔截遵守國際法在國際水域和空域運作的載具。而且中共在印太地區的一些措施的目的和範圍也缺乏透明度。

另一方面,澳洲的新國防戰略也提及,台灣海峽以及其他熱點地區發生危機或衝突的風險正在增加,包括東、南中共海以及與印度邊境的爭端。

同時,爭奪印度洋影響力的競爭也日益激烈,包括爭奪海上通道和戰略港口的主導地位。

在這樣競爭的背景下,澳洲和印太地區所有國家在維護一個國家主權受到保護、國際法得到遵守、各國可以不受脅迫地做出決定的地區,需要發揮重要的影響力。

澳洲強化與美國等盟友關係安全合作、情報共享、工業合作

澳洲戰略環境的另一個主要領域是對太平洋影響力的競爭,包括安全合作。正如2022年太平洋島嶼論壇領袖公報所述,太平洋地區領袖承諾採取太平洋家庭優先的安全方針。繼續透過太平洋主導的區域方法來解決太平洋地區的安全挑戰以符合該地區的利益。

整體而言,澳洲在新戰略中鼓勵所有國家對自己的戰略意圖保持透明,並確保其行動是在支持區域安全與穩定。

美國正在深化跟印太夥伴和盟友的接觸,並認識到聯盟的模式對於維持區域平衡和增強集體防禦、軍事工業、經濟和外交能力相當重要。

因此,澳洲跟美國的安全合作、互操作性、情報共享和工業合作對澳洲的國家安全相當重要。澳洲政府也尋求在聯盟背景下與美國以及英國透過AUKUS加強國防和技術合作。

科技顛覆澳洲過往安全優勢須有透明度與策略保證

科技的進步已經顛覆澳洲的長期地理優勢。地理因素無法保護澳洲免受新型長程飛彈、太空和網路攻擊、假資訊、供應鏈中斷以及全球規則和規範的侵蝕。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通貨膨脹,加劇全球糧食和燃料危機,同時也引發核武的威脅,這是全球性的問題。

此外,印太地區國家正在投資新型尖端武器,這些武器通常具有射程更遠、速度更快的特點,而且越來越難對抗。各國尋求武裝部隊現代化並跟上技術步伐是很自然的事。

然而,這種現代化必須伴隨着透明度和策略保證,這對於穩定和最大限度地減少緊張局勢很重要。

面對中共威脅以國家利益決定合作或反對持續關切與對話

隨着日益滋長的戰略和經濟影響力,中共正以近一個世紀以來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提高其在所有戰爭領域的能力。而且其戰略目的不透明。

中共正在設計和部署的一些能力非常先進,包括越來越多的核武、新型飛彈、更強大的軍艦以及核動力和核武潛艇。澳洲過往的國防戰略評估也顯示,中共不斷部署新型攻擊飛彈,包括高超音速飛彈、對地攻擊巡弋飛彈和先進的長程地對空飛彈。

該戰略指出雖然澳洲和中共有不同的價值觀和政治制度,但穩定和具建設性的關係符合兩國的利益。澳洲會在對待中共的方式上保持耐心和審慎,在能夠合作的地方合作,在必須反對的地方反對,並以澳洲的國家利益為重。

再則,澳洲也將持續在私下和公開場合提出對澳洲關切的重要問題,包括中共軍隊、海警和海上民兵破壞穩定、挑釁或不安全的行動。努力尋求以減少緊張局勢和減少誤判的方向跟中共進行國防對話。

澳洲的防禦戰略─拒止戰略、集體威攝

在戰略競爭加劇的背景下,澳洲國防部會跟其他政府部門措施協同配合,澳洲的國防戰略旨在阻止任何可能導致衝突、軍事脅迫或針對澳洲或我們利益的行為。

為了將國防規劃集中於此,澳洲採取「拒止戰略」,拒止戰略旨在防患未然,防止任何潛在對手成功透過武力脅迫澳洲。

實現「拒止戰略」需要澳洲國防軍具備可靠的能力,這能使潛在對手的攻擊算計變得複雜。因此將透過增加澳洲國防軍的射程和殺傷力、增強澳洲的國家韌性,以及將國防部的國際參與,工作重點放在增強互通性和集體威懾上來實現這一目標。

拒止戰略三大目標:塑造戰略環境、阻止損害澳洲、可靠軍事回應

「拒止戰略」涉及跟美國和主要夥伴合作,確保沒有國家試圖透過軍事行動破壞地區平衡。另一方面,透過展現具有打擊潛在敵人的實力來威嚇敵人的企圖心。

這兩個目標都涉及改變潛在對手的信念,也就是以可接受的成本透過軍事力量實現防禦與威嚇效果。

「拒止戰略」將重新權衡三個大範圍的戰略防禦目標:

塑造澳洲的戰略環境

阻止損害澳洲利益的行為

必要時以可靠的軍事力量回應

澳洲國防的五個領域分別是海洋、陸地、空中、太空和網路。在地緣區域方面是從東北印度洋到東南亞海域直至太平洋的鄰近地區,該地區包括澳洲的北部航線。

國防開支十年內達GDP2.4%總額達7,650億澳幣

十年內,澳洲國防開支佔GDP的比例將從目前的約2%增加到2.4%。澳洲在2023年〈國防戰略檢討〉(2023 Defence Strategic Review)後,政府將在未來4年內額外投資57億澳幣,在未來十年內額外投資503億澳幣用於國防資金,高於先前的規劃。這些額外投資包括:

未來10年投入111億澳幣,擴增水面艦艇數量1倍以上,以配合AUKUS核動力潛艦計劃

未來4年撥款10億澳幣,加速澳洲國防軍的準備工作,包括遠程打擊、瞄準和自主系統

未來10年382億澳幣用於〈2024年綜合投資方案〉並加速和維持戰力領先

年度資金的增加將使國防預算到2033-34年度會增長到超過1,000億澳幣,這對澳洲來說是一項歷史性投資,國防投資總額在10年內將達到7,650億澳幣。

瑞典智庫「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認為,自2013年以來,亞洲和大洋洲的軍事開支增加了45%。在此背景下,澳洲預測台灣海峽、南中共海、東中共海或與印度邊境衝突的風險將會增加。

澳洲近年大幅改變國防戰略,澳洲國防部長馬勒斯表示,澳洲可以有長時間為戰爭做準備的舊假設已經不存在了,這顛覆了澳洲長期以來的國防信念。這個情況不僅適用澳洲,也適用其他國家,當然更包括台灣。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報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1/2046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