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范曾和黃永玉的恩怨:用畫作痛罵對方

沈從文是黃永玉的表叔,沈從文和范曾斷交後,黃永玉自然也和范曾老死不相往來了。

兩位冤家路窄,曾在北京飯店吃飯時碰上了,差點就大打出手。這傳言真假無法考據。但兩人留下的筆墨,那段著名的罵仗,卻留下了無法抹去的歷史痕跡。黃永玉畫過幾幅畫,很明顯都含蓄又嘲諷地針對范曾。一幅是《人罵我,我亦罵人》。算是他對公眾解釋,他和范曾的交惡,並非是他先發難。

范曾說,自己是「五百年才出一個的人才」,再給他點時間,他能超過八大山人,黃永玉畫了一幅畫回應,題為《你他媽又吹》。

可能是這個有點兒狠,戳到了范曾的心窩裏。范曾針鋒相對,但回擊得就有點直白了。他把黃永玉畫成了一條拴着鐵鏈、叼着骨頭的狗,取名為《無賴有感》。

范曾還不解氣,又給這畫配了一篇「解說詞」,就是著名的《蝜蝂fuban外傳——為黃永玉畫像》。「蝜蝂」是一種遇到東西就要抓起來背到背上、絕不肯扔掉的小蟲,通常被用來形容那些貪得無厭、至死不悟的醜陋小人。

先是罵狗,再是罵蝜蝂,這也是恨之入骨了。文章批黃永玉的國畫是「尚未入門、呆板寫實與荒率變形、既無色彩亦無線條」,版畫則是「不入流、缺乏醇厚內涵」,人品也不行,「慳吝刻薄」還愛炫耀。黃永玉還是用兩幅畫回應了范曾的《無賴有感》和這篇萬字長文。這兩幅畫一幅名為,《鳥是好鳥,就是話多》。還有一幅名為《永玉畫豬》。

和范曾不同,黃永玉在畫裏並沒有把那隻豬畫出來。他只是畫了一個叼着烟斗,赤膊畫畫的老頭。黃永玉的用意再明白不過了,他就是一個來世間玩兒一把的老頭,赤條條沒牽掛沒包獄,你耐我何?這場藝術江湖上曾經的著名罵仗如今已經煙銷雲散。兩位當事老人,一位已經仙逝,一位高齡再婚。

二人的「藝林佳話」留給了後人評說。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說正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19/2045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