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這次會見透露出何種信號?

中國特使與以色列外交部官員於三月中旬在耶路撒冷舉行了會晤,這是自從加沙戰事爆發五個多月來的頭一次。儘管級別不高,但還是引發了人們謹慎的猜測:中以關係是否要重回正軌?

去年十月以哈戰爭開始時,中國政府未能譴責數以千計的哈馬斯武裝分子從加沙地帶突然潛入以色列南部,折磨、強姦和屠殺了1,200多人,這使中國和以色列失去了共識。武裝分子還劫持了240多名以色列人質。再過一個星期就六個月了,仍有134名人質被哈馬斯扣留在加沙。

為了回應哈馬斯去年10月7日發動的殘酷襲擊,以色列在加沙地帶發起了廣泛的軍事攻勢,據哈馬斯衛生和民政官員稱,這場攻勢已經造成3萬多巴勒斯坦人死亡,使當地85%的人口流離失所。

去年10月7日的恐怖襲擊發生後,世界各國領導人都對以色列的遭遇表示同情,並譴責哈馬斯的恐怖行為。然而「北京方面卻在眾目睽睽之下保持沉默」,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的米高·辛格就以色列與中國的關係進行分析時這樣寫道。

中共外交部最終發表了一份聲明,「深表關切」,呼籲各方「保持冷靜、克制,並立即結束敵對行動」。這份聲明在很多以色列人看來態度曖昧、言不由衷,甚至具有敵意。

十月中旬,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指責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動「超出了自衛的範疇」,並敦促以色列停止對加沙實施「集體懲罰」。

可是對哈馬斯行為的譴責仍然沒有出現,與此同時,中國媒體將以色列描繪成正在進行的哈以戰爭中的攻擊者。中國政府官員歷來在中東和其他地區的衝突中奉行中立政策。然而中國政府在以色列與哈馬斯的衝突問題上並不中立的立場使其與以色列的關係變得更加複雜。

以色列官員對兩國關係狀況始終守口如瓶。不過以色列軍方就顯得不那麼客氣了。

「中國支持哈馬斯的立場讓我們別無選擇,」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以色列軍方消息人士向美國之音透露。「我們目前禁止中國媒體訪問敏感地點和獲得信息。」

緊張局勢並不僅局限於雙方媒體之間關係。

「情況很複雜,」以色列阿巴·埃班研究所亞洲政策項目負責人格達利亞·阿夫特曼(Gedaliah Afterman)博士告訴美國之音。

回顧過去的十五年,中以關係變得日益緊密。阿夫特曼說:「本雅明·內塔尼亞胡是以色列『向東看』政策的設計者-他推動了旨在促進雙邊合作和聯繫的政策和法律。」

該計劃旨在加強以色列在科技、綠色能源、農業和水資源保護方面的對外合作,推動以色列躋身世界經濟15強之列。

2018年曾是中國對以色列投資創紀錄的一年,兩國合作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在2019年,進展開始放緩,尤其是雙方在關於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七輪談判中一直沒能達成全面協議。

阿夫特曼說:「2019年到2020年,中美關係的緊張局勢升級,中國對以色列高科技的投資隨之放緩。美國向以色列施壓,要求其減少與中國的合作,特別是在基礎設施和科技方面。」

以色列聽從了美國的敦促,減少了與中國的往來。

2024年4月1日以色列軍隊進行為期兩周行動後撤出一所醫院,巴勒斯坦人檢查醫院受損情況

「儘管如此,」阿夫特曼指出。「2022年是以色列與中國貿易創紀錄的一年。」

根據以色列中央統計局的數據,2022年與2020年相比,兩國間的貿易額增長了近50%。

但在2023年10月7日前的談判中,由於美國的壓力,更多交易的談判放緩了。與此同時,中國作為中東政治參與者的作用不斷增強,特別是在阿聯酋、沙特阿拉伯和伊朗

當10月7日的恐怖事件發生時,中國的反應令人震驚。

阿夫特曼說他並不感到意外。

他解釋說:「如果你觀察中國在俄羅斯烏克蘭問題上的行為,再看看以色列與中國關係的萎縮,你就會明白兩國關係正在惡化,計算方式也發生了變化。」

根據阿夫特曼和其他了解這一動態的專家的說法,中國認識到利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來打擊美國比調整與以色列的關係更有利可圖。

中國在當前的以哈衝突中抹黑美國的手段部分表現在聲稱習近平政府正在努力爭取促成停火,而美國則一直在聯合國安理會上阻撓「和平努力」。

阿夫特曼指出,「中國將自己描繪成區域經濟和貿易合作的典範,同時將美國描述為否決停火議案並向以色列提供武器的『戰爭販子』。從理性、非情緒化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非常聰明的舉動。」

那麼這一舉動對以色列與中國關係的未來意味着什麼?

分析人士在看法上存在分歧,也存在一致性。

「中國失去了以色列人民的好感,」大西洋理事會全球中國中心非常駐研究員圖維亞·傑林(Tuvia Gering)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正在把以色列當作跟美國較量的棋子。」

不過,展望未來,傑林預測說:「當以色列在戰後需要振興經濟時,它將需要中國的貿易和投資,以色列的技術優勢將重新激發中國對以色列的投資。」

以色列亞洲商會理事會成員伊蘭·馬奧爾(Ilan Maor)指出,去年10月,中以兩國的貿易和投資都被暫停了。

「我不認為這只是對中國而言,因為當時德國和美國在以色列的投資也被擱置了。可是今天我們又回到了談判桌上。在商業方面,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馬奧爾說,儘管發生了戰爭,但數據顯示2023年第四季度以色列和中國之間總的商業交往沒有太大變化。

馬奧爾說:「北京傳達的信息是做生意沒有障礙。」

阿夫特曼預測以色列和中國將不得不在阿聯酋和沙特阿拉伯相遇,因為這兩個國家越來越多地被看作是在中東地區展開商業活動的集散地。

阿夫特曼解釋說:「短期內,雙方關係不佳,以色列方面的失望是真實的。」

「但隨着海灣地區新格局的形成,中國因其先進的技術水平、購買石油、建設基礎設施和促進綠色能源轉型的能力而成為比美國更理想的合作夥伴,而以色列將不得不應對在海灣地區商業接觸增加所帶來的問題。所有這些都會使中國處於捷足先登的位置,」阿夫特曼總結道。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02/203821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