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飛機GPS信號干擾增加 美專家:俄羅斯難辭其咎

飛機穿越雲層的示意圖。(Pixabay)

歐洲空中交通管制機構的報告顯示,今年起GPS信號丟失或偽造的案例激增。美國專家認為,俄羅斯有可能是這類事件的罪魁禍首。

總部設在美國的非營利組織「彈性導航和授時基金會」(Resilient Navigation and Timing Foundation)主席達納‧戈沃德(Dana Goward)表示,「俄羅斯經常攻擊北約國家的飛機、乘客和主權領土。」

自2022年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這種被稱為GPS干擾的信號中斷事件就經常發生。干擾似乎主要集中在俄羅斯的加里寧格勒飛地周圍——這裏是俄國的一個重要軍事區域。

今年頭兩個月的GPS信號故障是去年同期的7倍

歐洲空中航行安全組織(European Organisation for the Safety of Air Navigation,通常叫做EEurocontrol)表示,飛行員報告的干擾案例「自2022年1月以來一直在逐步增加」,該組織通過其自願事件報告系統EVAIR接收飛行員的報告。

在2024年的頭兩個月里,EVAIR收到的GPS故障報告大幅增加。Eurocontrol表示,「從數字上看,我們收到了985份GPS故障報告,而2023年全年為1371份。今年頭兩個月發生的事故幾乎是2023年頭兩個月的七倍。」

據周日(3月24日)社交媒體X上一位名叫馬庫斯‧瓊森(Markus Jonsson)的研究人士公開的情報稱,波羅的海地區的GPS干擾已「連續進行了47個小時,是有史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影響了「1614架飛機,其中大部分是民航客機」,但實際數字可能更高。

但歐洲航空安全局(EASA)無法確認干擾來自俄羅斯,也無法確認干擾是否是有意為之。

歐洲航空安全局發言人珍妮特‧諾斯科特(Janet Northcote)說,「從受影響的地點來看,這些活動很可能與衝突有關,對民航的影響只是副作用。」她補充道,「但是,歐洲航空安全局無法斷定誰應該對此負責。」

但戈沃德稱這些事件「絕對是蓄意的」,他表示,烏克蘭戰區距離波羅的海太遠,干擾不可能蔓延到波羅的海。

歐洲航空安全局(EASA)和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於今年1月就此問題聯合舉辦了一次研討會。當時,歐洲航空安全局代理局長呂克‧蒂特加特(Luc Tytgat)表示,該機構已經看到「對這些系統的攻擊急劇增加,構成了安全風險」。

然而,諾斯科特在本周的發言中表示,「目前,這種情況並不被認為是不安全的。此外,由於航空公司、飛機製造商和監管機構採取了多種多樣的安全宣傳行動,機組人員的安全意識已大大提高。」

歐洲航空公司和軍機的GPS均受到干擾

干擾被認為是非常容易做到的,因為只需要一個非常微弱的信號就能讓GPS定位失效,而且能夠干擾信號的工具可以在網上買到。

另一種黑客手段稱為「欺騙」,可以顯示錯誤的飛機位置。

戈沃德表示,「欺騙比干擾要難一些,但只要有合適的工具,有一定能力的業餘愛好者也能做到。我們最近看到,被欺騙的飛機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幾乎意外飛入伊朗領空,這可能會導致被擊落。」

芬蘭航空是受GPS干擾影響最嚴重的航空公司之一,其發言人珍妮‧基伊斯基(Jenni Kiiski)說,「GPS干擾已被報告的典型地區包括波羅的海和加里寧格勒地區、黑海周圍、裏海以及地中海東部。」而芬蘭航空的許多航班從赫爾辛基向南飛越波羅的海,途經加里寧格勒附近。

拉脫維亞的波羅的海航空公司也報告了類似的問題。

這不僅僅是民用飛機的問題。

3月中旬,一架載有英國國防大臣格蘭特‧沙普斯(Grant Shapps)的軍用飛機在從波蘭返回途中也遭到GPS干擾。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飛行和技術操作安全總監斯圖爾特‧福克斯(Stuart Fox)表示,儘管干擾可能會令人不安,但它不會構成重大的安全風險。

他說,「我在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飛行,那時還沒有GPS,我們曾經飛越全球。」

戈沃德承認,飛行員在沒有GPS的情況下仍能找到方向,但如果系統不能正常工作,「飛行員和空中交通管制員的工作量就會增加,出錯的幾率也會增加」。

全球定位系統干擾似乎與政治和軍事問題有關——這加深了人們對俄羅斯參與其中的懷疑。

戈沃德將最近在波羅的海地區發生的一系列干擾事件與「瑞典加入北約,以及在波蘭北部安裝和啟動美國宙斯盾反導彈系統」聯繫在一起。

(本文參考了歐洲版Politico的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30/2037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