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華人房東州長辦公室前 血淚控訴法律給租霸撐腰

2024年3月26日,一群紐約華裔小房東來到州長辦公室表達訴求。照片中布碌侖房東江先生的女兒Mei(中)跟工作人員講述小房東的困境。(施萍/大紀元

【大紀元2024年03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3月26日,來自紐約市各個區的華裔小房東幾十人聚集到州長霍楚的曼哈頓辦公室樓前,呼籲州長修改只保護「租霸」的法律和政策,保護小房東的權利。

在場的每一個人可以說都有一部「血淚史」,有的人一把年紀了卻不能接近自己的房子而且被打骨折;有的隔三差五收到一分錢租金都不給的房客的各種投訴;有的已經損失二、三十萬美金;有人氣得一說話就控制不住自己,大喊大叫。

房東們表示,現在紐約的法律已經把小房東們逼到牆角了,一些房東們在被逼無奈、不理智的情況下說不定發生什麼事情,出人命也是可能的。「不是有房東被殺了嘛。」他們說。

來自福建的江先生用在餐館洗碗辛苦賺來的錢在布碌侖買了一套房子,四年前招租了一個女租戶,此女在交了兩個月的房租後就停止支付租金。

被租霸打到鼻子骨折的布碌侖小房東江先生3月26日在曼哈頓抗議現場。(施萍/大紀元)

「我們聯繫了市長辦公室、州參議員辦公室以及媒體,現在我們已經打了四年官司了。」5歲時就來美、已經不會說中國話的江先生的女兒Mei說,「這太荒謬了,這是一場小房東危機,事情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控制範圍。」

江先生認為,那是他的房子,他有權去要房租。但是他進入他自己的房子卻被女租霸告「騷擾」,他被打進醫院三次,最後一次鼻子骨折做了手術,花了4萬多塊錢,到現在還能在他的臉上看到傷痕。

「因為她去了法院,獲得了針對爸爸的保護令。」Mei說,「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我爸爸再也進不了他自己的房子了,那是他住了30年的房子,他一生努力地實現他的美國夢,做了20年的洗碗工,從未缺勤一天,現在卻有人要霸佔他的房子!」

按照紐約州的現行法律,房東不能「沒有正當理由」地驅趕房客,收不到租金也不能驅趕;而且市政府每年提供數億的資金為房客免費打官司,而房東的律師費必須他們自己花錢。尤其在疫情期間,因為失業成為常態,房客失去工作沒有錢繳不上房租,房東可以申請聯邦的「緊急租金救助計劃」(ERAP),但條件是在一年之內就不能攆房客。但是一年以後,習慣不繳錢的房客就繼續不繳房租,哪怕他們已經恢復了工作。所以越來越多的房客變成了不繳房租的「租霸」。

另一位在王后區有三套房子的馬先生也有4年收不上房租了,他已經損失了二十多萬美元,一直在請專業律師打官司。讓他不明白的是,「不支付房租就搬出去」這麼簡單的道理怎麼在紐約市就行不通?

「美國憲法明文保護私有財產,但是紐約政府就不保護,這在全世界都很簡單的事情,就像你買東西付錢、吃飯付錢一樣,拿錢租房子,這麼簡單,紐約州政府就不承認!」

馬先生說,他的不繳房租的房客們根本不是因為「沒有錢繳」,房客中還有一個是警察,馬先生作為房東也從沒有和房客吵過架,對方嘴上都說「馬上付」,但就是不給錢,因為房客有法律撐腰。

「就是法律不講理,我就是吃你的,不吃白不吃。」馬先生說,「這不是有錢沒有錢的問題,也不是弱勢不弱勢群體的問題,這是『正義』的問題,這是『天理』的問題!」

因為租霸拒交房租而損失20多萬美元的王后區馬先生。(施萍/大紀元)

一位被人稱作「高姐」的女士說,「政府就是幫凶,如果政府還不改變,說不定會出什麼事情」。

「失去理性的房東和房客的矛盾會激化,甚至激化到生命安全問題,會發生很多的事情,因為人的理性是有限度的。」她說,「法律太不平衡了,這個惡法不改,很多人會受牽累;我的訴求就是公平公正,私人財產不可侵犯;我們安分守己、給你交地稅、給你房子住,為政府分擔,你政府也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3月26日,紐約華裔小房東高女士表示,政府是租霸的幫凶。(施萍/大紀元)

房東們喊着「不繳租就走人!」「小房東正在受苦!」「我們今天需要幫助!」「我們需要更好的對待!」

大紀元聯繫了州長辦公室,暫無回應。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28/203620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