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北宋第一拽姐」李清照:寧願坐牢,也要離婚

試想一下這樣一位女性:

業務上,能力出眾,有她在的時候,其他人都相形見絀;

性格上,直言快語,看不過眼的事,張口就懟;

生活中,不拘小節,愛喝酒打麻將,動不動就不醉不歸;

愛情里,敢愛敢恨,愛上了會「戀愛腦」,可一旦被傷害,必然給「渣男」以痛擊,不留餘地。

既有小女人的細膩情致,又有大女人的霸氣側漏。

你們有想到誰嗎?

在十點君心裏,縱覽千年,只有一人可提名:

李清照

在不少人眼中,李清照或許只是個「弱女子」。

畢竟,她是官方認證的「婉約派」代表詞人。

但其實,我們都錯了。

李清照,絕對擔得起「北宋第一拽姐」的名號。

假如宋代就有女性主義運動,她一定是個先鋒人物。

今天,恰逢李清照誕辰940年。

藉此機會,十點君就和大家好好聊聊這位「北宋拽姐」。

用今天的話來說,李清照堪稱:

開局就拿了一手王炸的「天選之女」。

她的父親李格非,是北宋文學家,相當於今天的北大教授;

母親則是前首相王珪的女兒,相當於今天的前總理之女。

生長在這樣的頂級豪門,李清照的童年自然不缺書香,接受了很好的教育。

而且她天性聰慧,在15歲左右就已經「鋒芒初顯」。

那個年代的女子,大多崇尚「無才」。

可李清照,偏偏是個例外。

有人說:

「她的才華即便放在男人中間,也極為罕見。」

也有人說:

「李清照只要一下筆,所有人都要搶着看她的文章。」

殷實的家境,再加上過人的才華。

李清照年輕時,懟起人來真的毫不客氣。

她曾發表過一篇叫《詞論》的文章,談論了在她看來「詞和詩等其他文體之間的區別」。

文中,她指名道姓地「拉踩」了不少前輩名家:

她說柳永的詞太俗,登不了大雅之堂;

秦觀的詞好看卻沒典故,像窮人家的漂亮姑娘,空有皮囊;

蘇軾、歐陽修雖然知識淵博,但寫的壓根就不是詞,是長短不齊的詩;

王安石、曾鞏很會寫散文,但寫的詞讓人笑掉大牙。

......

要知道,寫《詞論》時,李清照不過25歲左右。

而她懟的人,全是赫赫有名的前輩。

其中,蘇軾甚至是她父親的老師。

擱現在,那就是一個「職場新人」在教老闆做事:

「我覺得你能力不行,你別幹了,我來。」

一石激起千層浪。

《詞論》引來了無數人的抨擊。

「一介女流,竟敢如此目空一切,就像螞蟻要撼動大樹一般可笑。」

不過有一說一,李清照雖「狂」,但《詞論》,確實為後來詞的發展產生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可見,她的「批評」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不止在「事業」上「口無遮攔」,生活中的李清照也不是傳統大家閨秀的樣子。

她愛好喝酒,有時甚至貪杯到忘記時間。

還借着酒興,寫下了最有名的那首《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

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她還愛好「賭博」,且少有敗績。

在外面和別人用麻將賭,回到家就和丈夫趙明誠拿書賭:

一人說出某個典故,另一人就要說出在哪本書的第幾頁第幾行。

答對的人先喝茶,答錯的人後喝茶。

李清照記性好,時常贏。

卻又因為贏後大笑,把茶水潑了滿身,反倒只能後喝茶了。

這段閨中之樂,後來也成就了「賭書潑茶」的典故。

你們看。

要才華有才華,要性格有性格。

也難怪,當代網友都如此偏愛李清照,還親切地稱她為「酒鬼賭神」。

很多人都知道。

李清照和第一任丈夫趙明誠的婚姻稱得上是「佳偶天成」,十分美滿。

只可惜趙明誠英年早逝,讓李清照46歲就守了寡。

在此之後的3年,她過得顛沛流離,身體和精神都墜入了低谷。

就在這時,另一個男人出現了:

張汝舟。

和絕大多數「渣男」一樣,這個人擅長趁虛而入。

能力雖一般,但花言巧語卻是一絕:

「跟了我,你的下半生就有依靠了。」

一來二去,就把脆弱時期的李清照「唬住」了,兩人隨之結了婚。

誰知,結婚後,李清照卻發現自己「被騙了」。

原來,張汝舟一開始就是衝着她的「錢」來的。

早年,李清照和趙明誠夫婦倆酷愛收集文物,且名聲在外。

張汝舟以為,和李清照結婚就能順利霸佔那些珍貴的文物。

誰知,那些年因為戰亂,李清照的文物早丟的丟、毀的毀。

還留在手裏的已經不多。

況且李清照個性剛烈,不如尋常女子溫順,從不願把文物交給丈夫保管。

這就把張汝舟逼急了,甚至還動了手。

李清照哪能受得了這委屈,就動了「離婚」的念頭。

此時,距離兩人結婚只過去不到100天。

你們想,「閃婚閃離」就算放在現在也是要被人指指點點的。

更何況是在更保守的古代?

再加上,「離婚」對於大多數女人而言從來都不是易事:

別人的非議,未來生活的物質保障,孩子的撫養......哪一樣不得顧慮到?

想到現實阻礙重重,多數人會覺得「要不,我忍忍算了」。

但李清照忍不了:

「這婚,我非離不可。」

然而,在宋代,離婚這件事難如登天。

首先,妻子是無權主動申請離婚的。

除非丈夫因罪被判刑,妻子才能合法離婚,並且繼續持有個人財產。

所以,李清照毅然向政府舉報:

「張汝舟曾經『騙官』,犯下欺君大罪。」

其次,如果妻子舉報丈夫,無論丈夫是否有罪,妻子都要坐牢2年。

但李清照寧願坐牢,也絕不在痛苦的婚姻中「苟延殘喘」。

不得不說,這份決斷,真的太勇敢了!

後來張汝舟鋃鐺入獄,李清照如願離婚。

又因為李清照人脈廣,只坐了9天牢就被放了出來。

至此,她終於結束了自己第二段荒唐的婚姻。

相信下面這兩句詞,大家都很熟悉:

見客入來,襪剗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少女的嬌嗔與靈氣,躍然紙上。

大概是李清照的婉約詞太過出名,讓我們總以為她只是個有才氣的弱女子。

愛談些兒女情長、生活細碎。

但事實上,李清照也是個關心時事政治、擁有不俗眼界與格局的女人。

所以,才有很多人說她有「林下之風」,稱讚「她一個小女子身上,卻有大丈夫氣概」。

柔中帶剛。

而這另一面,都悉數藏在詩里。

在李清照16歲左右,曾看到文壇前輩張耒寫的一首詩《讀中興頌碑》。

詩中把導致「安史之亂」的髒水,一股腦地潑給了楊貴妃。

轉頭又為「唐肅宗、郭子儀將軍平定安史之亂」歌功頌德,感慨如今英雄不在。

這首詩在當時流傳甚廣。

聽過的人都拍手叫好,只有李清照嗤之以鼻。

「明明是一齣悲劇,如今竟然當喜劇般歌頌,真是醜陋。」

所以,她也提筆寫了2首詩,算是對前輩的「回敬」。

李清照在詩中說:

「安史之亂,歸根結底是朝廷太腐敗,一個女子又能起多大的作用?」

何為出戰輒披靡?傳置荔枝多馬死!

「功臣的功勞再高,還能高過堯舜?竟然還要用石碑銘記功德,真是可笑!」

著碑銘德真陋哉!乃令神鬼磨山崖。

「歷史的悲劇已經發生,有歌功頌德的閒工夫,怎麼不想想該如何不讓悲劇重演?」

奴輩乃不能道輔國用事張後尊,乃能念春薺長安作斤賣。

要知道,在古代「賦詩以詠史言志」是男人的「特權」。

李清照作為16歲的小姑娘,不僅敢寫,還寫得有理有據、擲地有聲。

見識和眼光遠超許多男性前輩。

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

而這種氣魄,也貫穿了李清照的一生。

在隨丈夫趙明誠南方避難,路過歷史上「項羽自刎」的烏江時,李清照便提筆寫下了振聾發聵的《夏日絕句》: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想當年『劉項相爭,項羽兵敗』,他來到此地本可以一個人橫渡烏江逃命。

但他卻覺得『無顏面對江東父老』,所以在此自刎。

再看看現在,金兵一來,你們這些當官的連仗都不打,就嚇地往南逃命。

果然,項羽才是真爺們!」

一首詩,把宋代當官的男人們罵了個遍。

也難怪後來朱熹感嘆:

「如此等語,豈女子所能?」

聊了這麼多,你們發現了嗎?

李清照的身上,似乎一直雜糅着某種複雜性:

作為女性,她本「該」活在封建生活的底層,擁有最守舊的思想;

但她偏偏生在書香豪門,被教育出了超越時代的眼界與格局。

然而,不論她的思想跑的多快,肉身始終都被困在時代里。

「她是女人,無權建功立業,還需要男人作為下半生的依靠。」

所以,我們在讀她的人生經歷時,看到的是一幕幕悲劇;

但讀她的作品時,感受到的卻是剛烈不屈的氣節。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說:

如果李清照活在現代,大概能做一番大事業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

從來沒有完美的時代。

即便是現在,社會中依然有許多對於女性的規訓與不公。

跨越了940年,李清照之所以還可以成為「現代女性偶像」,是因為她讓我們明白:

「身為女性,不必永遠溫順,我們可以擁有不討好的力量。」

「不論結果如何,最重要的永遠是抗爭的姿態。」

在文章最後,十點君想把張桂梅校長的一段話,送給正在讀文章的你:

「我生來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於群峰之巔俯視平庸的溝壑;

我生來就是人傑而非草芥,我站在偉人之肩藐視卑微的懦夫。」

也藉此,遙祝李清照生日快樂!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十點讀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14/2030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