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冀朝鑄的父親冀貢泉

作者:
 

昨天看到《冀朝鑄回憶錄》,對該書的真實性不敢相信。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與他的父親曾是鄰居,對其家庭情況略知一二。再加上他有「紅牆翻譯第一人」的頭銜,估計即使有此覺悟,也無此膽量。

冀朝鑄的父親叫冀貢泉,1882年生於山西汾陽的農村教師家庭。他18歲考中秀才,22歲考入山西大學堂,第二年又在全省官費留學考試中名列第一,入明治大學專攻法律。

辛亥革命以後,冀貢泉回到國內,出任北洋政府教育部社會教育司主事,與魯迅有同事之誼。魯在日記中多次提到他們的交往,給我印象較深的是,有一年冀從山西返京,給魯帶來一瓶汾酒。另外我還記得,大約是50年代中後期吧,許廣平和鄧初民來山西視察,還到省政協拜訪過他。我聽到這個消息後,在傳達室等了很長時間,才有幸一睹「小白象」的芳容。當時覺得她像個男人,而鄧卻像個女人。

1913年冀貢泉回到太原,先後擔任山西法政專門學校校長、山西司法廳長、山西省政府委員兼教育廳長等職務。1937年「盧溝橋事變」前夕,他以父病為名辭職返鄉。那年秋天,他又帶領全家從老家逃到漢口。

汪向同在《我的丈夫冀朝鑄》一書中,對當年的情況有所披露。她說,日軍佔領山西汾陽以後,曾專程去冀貢泉家行了三鞠躬禮。他們說:「我們知道冀貢泉是高材生,我們是來向他致敬的」。不過冀貢泉對胡適說:「我從汾陽出走,系怕敵人綁票」。

到達武漢以後,蔣介石請冀貢泉出任國民政府司法部副部長,他未就任。不久,他們一家人乘水上飛機逃往重慶。這在難民雲集的武漢,是多麼奢侈的事情!

這時候冀貢泉的大兒子冀朝鼎剛從美國回來,據說是為了參加抗戰。此人早年考入清華學堂,上世紀20年代初赴美國留學,獲博士學位。大概是因為他早年加入美國共產黨,又娶了個美國太太吧,所以周恩來決定派他們全家前往美國,繼續從事國際統戰工作。

到了美國以後,冀貢泉的生計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為此,他向中國駐美大使胡適求助,一是希望胡大使請些有錢人開個茶會,把他老婆的指畫「按半價歸公、半價歸私」的方式賣出去,這樣既可以供給孩子們的衣食,又可以盡一點「對祖國的義務」;二是請胡適留意一下,看看有沒有適合他的工作。此外,他說自己讀了胡氏《四十自述》以後,因為「受到很大的感化」,也寫過一個自傳,想請胡適作序。

1940年,冀貢泉出任紐約《華僑日報》總編輯,總算有了一份工作。這是一張中文報紙,它的前身是中共在華僑中進行宣傳的一份小型周刊——紐約《先鋒報》。1938年初,因為抗日戰爭的爆發和國際形勢的變化,吳玉章奉命把巴黎的《救國時報》遷至美國,並與《先鋒報》合併,改名為《救國日報》。1940年,《救國日報》經過擴充改組,又改名為《華僑日報》。

該報除冀貢泉之外,還有社長唐明照、副刊主筆梅參天、會計流通部負責人張希先(唐的妻子)等人,他們都是中共黨員。據說唐明照女兒唐聞生的名字就是冀貢泉起的,可見他們的關係非常密切。

在冀貢泉的主持下,《華僑日報》開闢專欄,聘請法律顧問,運用消息、社評、專論等形式,不斷編發《新華日報》、《解放日報》以及美國共產黨所屬《工人日報》、《工人周刊》和《亞美雜誌》的文章,其中有朱毛詩詞、皖南事變的真相、斯諾等人的通訊、美國共產黨的活動和蘇聯的情況。

據說自從冀貢泉擔任主編以後,訂戶由原來的500左右增加到900多戶。與此同時,該報還配合華僑青年救國團、抗日救國後援會等組織,利用訓練班、合唱隊和集會遊行等活動,令「華僑青年趨之若鶩」,也使「三民主義青年團……相形見絀」。難怪國民黨在一份報告中說:「中共在美收攬青年之得手,似有顯著之成效」,他們在華僑中的影響「似佔優勢」。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國政府成立戰時情報處,聘請冀貢泉擔任紐約分處校譯。從此以後,他的生活有了明顯改善。我小時候還聽說,冀老在美國演過電影,卻不清楚是怎麼回事。讀了汪向同的書以後,才知道有兩部影片邀請他當群眾演員。一部是扮演出賣美國飛行員的老漢奸,另一部是扮演救護美國飛行員的老醫生。結果他拒絕了前者選擇了後者。我想他能放下身段去當群眾演員,可能與生活拮据有關。

抗戰勝利後,冀貢泉回國擔任北大法學院院長兼法學教授。1949年政權易手以後,他擔任過中國政法大學第三部主任,中央法制委員會委員,曾參與新婚姻法的起草工作和釋放日本戰俘的法律工作。隨後他再度返回山西,擔任山西省文教委員會主任、省政協副主席等職務。

據汪女士說,冀貢泉回國之初,他的太太暫時留在美國。因為生活困難,她將自己的首飾賣掉,讓那些沒有見過鈍金首飾的美國人大吃一驚。汪還說,1950年冀朝鑄回國以後,她婆婆才帶着小女兒冀青返回中國。後來我在山西省政協宿舍見過她,那奇異的髮型和服飾給我一種「天外來客」的印象。

與冀朝鑄相比,冀青可謂命運多舛。據說她從華僑補習學校畢業後被分配到《中國建設》雜誌社工作。她好像一直是單身,文革中遭到圍攻,直到1969年才經人介紹與一個礦工出身的人結了婚。不幸的是,她的女兒剛出生不久,丈夫就患癌症去世。這些遭遇,顯然與她的歸化有關。

大約是50年代末,冀貢泉離開太原長住北京。離開的原因,與他在反右後期替王文光說了幾句公道話,有人便想以此為把柄整他有關。王文光也是汾陽人,他留美歸來後,曾經應冀貢泉邀請回到山西執教,反右運動中成了山西的頭號右派。冀貢泉畢竟是朝中有人,如果把這事擱在其他人頭上,哪能讓他說走就走呢?

文革開始以後,已經年過八旬的冀貢泉異常恐懼,他對汪向同說:「你看,這報上不知道說的是什麼,我全身都感到發冷。」為了爭取主動,冀朝鑄請紅衛兵到家裏來「鬧革命」。紅衛兵進門後,看到牆上掛着冀朝鑄給毛澤東當翻譯的照片便說:「啊,原來是一個革命家庭」,轉身就走了。但是,隨着革命的深入,冀貢泉越來越感到恐懼。到了第二年夏天,他終於一病不起,與世長辭。

臨終之前,因為社會極度混亂,冀貢泉無法入院治療。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他在家去世以後,因為沒有死亡證明,火葬場不予火化。當時,冀朝鑄被造反派打成「鋼杆保皇派」,無法從外交部開出證明,最後還是他的妻子汪向同在自己的單位——中國紅十字會說明情況,才勉強開出死亡證明。一個與當局合作共事多年的高級民主人士,幾乎落了個死無葬身之地的命運。

2022-02-12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老智有話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11/2028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