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五四:腦子進水時,不需區分是農夫山泉還是娃哈哈

作者:
總有這麼些人,在社會無論出什麼事的時候,不抵制點什麼,好像就顯示不出自己是個大聰明,你腦子壞了,可水是無辜的。最近這些年,我發現腦子進水的患者,洪澇災害越來越嚴重了,以前頂多算打濕腦皮層,現在水越來越深,都成了「深深的腦海里",在年初的各類跨年演講里,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有「腦海』這麼浪漫的兩個字了,世上本沒有腦海,腦子裏有水的人多了,聚在一起聽跨年演講,便形成了海,深深的腦海。

感覺最近幾天萊昂納德·科恩的那句話又開始流行了,「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挺暖的一句話,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解讀,萬物皆有裂痕,腦子也有,那是水進去的地方。

人的腦子裏要是進水了,我覺得大家就不要去區分是什麼牌子的了,管它是農夫山泉還是娃哈哈,管它是礦泉水、礦物質水還是純淨水、蒸餾水。重要的是趕緊去醫院治病,但最近就有這麼些人,腦子進水了,居然也形成了鄙視鏈,為哪個牌子的水對腦子好吵起來了。

宗慶後去世後,就有這麼些人,宣稱自己以後只喝娃哈哈,更有甚者,開始抵制農夫山泉了。總有這麼些人,在社會無論出什麼事的時候,不抵制點什麼,好像就顯示不出自己是個大聰明,你腦子壞了,可水是無辜的。最近這些年,我發現腦子進水的患者,洪澇災害越來越嚴重了,以前頂多算打濕腦皮層,現在水越來越深,都成了「深深的腦海里",在年初的各類跨年演講里,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有「腦海』這麼浪漫的兩個字了,世上本沒有腦海,腦子裏有水的人多了,聚在一起聽跨年演講,便形成了海,深深的腦海。

以前遇到這種腦子帶水的人,不理就好,但現在情況變複雜了,之前腦子裏的水,還基本都是天上的水,現在有些人腦子裏的水是下水道里的水,很壞很髒,弄得農夫山泉的鐘睒睒都不得不寫上一大段話證明自己的清白。當然,我的理解里,鍾總的話不是說給下面的人聽的,你們也配嗎?

娃哈哈的產品肯定是一般的,作為家長,我肯定不會讓孩子喝,但不得不說,它的質量又肯定不會比國內的同行差,這就是現狀。什麼蒙牛這些,早在三聚氰胺事件時,我就把它們深深的拉黑了,不過它們依然打着民族品牌的大旗,生產着粗糙的產品,傷害着民族的利益,賺着民族的錢。當年我就想寫一篇《請民族企業放過這個民族》,但因為沒有民族品牌投放廣告,作罷。

從公共角度而言,顧客不需要感恩賣商品給你的人,即便他的商品再優秀。這麼粗製濫造的商品,賺了顧客那麼多錢,他們不感謝顧客也就算了,還想着顧客感謝他們,而且還真有一大堆顧客感謝,我只能說社會上供應的商品不咋地,顧客恐怕是把腦子吃壞了。

如果你是宗慶後的親朋好友,同事下屬合作夥伴,或者說有什麼聯繫關係,你如何表達和表演,都隨你便,很正常,但是如果你們沒有一毛錢的關係,甚至連"再來一瓶"的中獎關係都沒,你的淚水越多,腦水也就越多。

我並不認為他是什麼偉大的企業家,甚至連企業家的概念都達不到,我們不能因為生存在這樣的環境,就不斷降低對事物的要求標準,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從不覺得娃哈哈和蒙牛這些企業的商品是什麼好東西,即便它們符合國家規定的各項所謂標準,做人,總是要有點尊嚴的,雖然吃着垃圾,但心裏絕不能認同,更不能認為這是美味。

企業家的標準是什麼,自己查查,中國沒有企業家,只有有錢人,甚至都可以說中國沒有有錢人,因為你所有的財富,有各種方式,一夜之間成為泡影。不是說中國的商人成為不了企業家,而是不具備這樣的土壤和生態,沒有這些必要的元素,是不會產生企業家這樣的物種的,即便個別種子發芽了,成長了,如果不扭曲不變味,也往往只有死路一條。其實就像當年的媒體一樣,看上去有過風光的時代,但是依然不存在"媒體人」這個東西,雖然有很多勇敢的個體出現過存在過抗爭過,但是可以說,「媒體人」從未有過,這跟「企業家"一樣,獨立的自由的私有財產得到保護的……,這些要素尚且不足,就更別提什麼創新性和科技性了。

在中國偽裝成一個科技型企業家太簡單了,僅需幾頁精美的PPT以及融入東方哲學思考的新logo。馬斯克應該會很羨慕雷軍老師,他不需要造火箭,不需要造超級高鐵,不需要為自動輔助駕駛開發人工智能晶片,不需要研發成本合理且低功耗的系統,不需要向公眾說明研發的晶片具有8位元和加速器用於點積運算,不需要開發快速處理大量視頻數據的Dojo訓練系統……,僅需幾頁精美PPT,就能成為科技企業的領袖。

前幾天剛看了一篇文章,"過去四年,大廠涉訴案件「握手言和」的比例逐年上升,在2023年創了新高——「調撤率」接近85%。這裏面比較大的看點是騰訊,其已從多年來江湖聞名的「南山必勝客」向「佛系和事佬"轉變。"對於這種轉變,我估計是因為騰訊高層感受到了政務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不再像最初那樣運用的如魚得水,此外,它們也發現了那把權力的鍘刀四處揮舞,管它原告被告,一起鍘了都有可能。另外,估計也是怕自己作孽太多,回向給自己。"這些大概就是中國所謂的優秀企業家能幹的事吧。

前些年鍾睒睒接受訪問時說過,「只聽一個單一的聲音,那一定會讓這個聲音走向愚昧。」宗慶後的發言我沒有查到什麼,這或許就像兩個人的水,礦泉水和純淨水,一個有點東西,一個什麼也沒有。

今天看了個視頻,深夜時分,有一個騎電瓶車的人,在娃哈哈老的辦公大樓門口,把別人送去祭奠宗慶後的娃哈哈AD鈣奶偷走了。我覺得偷奶的人,比送奶的人,要正常,要真實。

責任編輯: 李安達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05/202611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