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經濟繞不過去的坎!許成鋼:別幻想了

許成鋼:中國改革面對的是非常基本的制度問題,但中國過去30年的改革採用的辦法一直是試圖繞過這些制度問題,試圖在不改變制度的情況下在邊緣上做一點小修小改,這樣三十年積累下來,凡是可以在不觸動基本制度的情況下小修小改能做的事基本做完了,接下來碰到的主要問題都產生於基本制度問題。

許成鋼:中國改革繞不開基本制度問題。

鳳凰財知道:現在社會各界深化改革的呼聲很高,作為一個長期研究制度問題的學者,你認為中國應該朝什麼方向推進改革?

許成鋼:中國改革面對的是非常基本的制度問題,但中國過去30年的改革採用的辦法一直是試圖繞過這些制度問題,試圖在不改變制度的情況下在邊緣上做一點小修小改,這樣三十年積累下來,凡是可以在不觸動基本制度的情況下小修小改能做的事基本做完了,接下來碰到的主要問題都產生於基本制度問題。

比如銀行業碰到的最大問題是國有銀行壟斷。具體來說,中國經濟的大問題之一是中小企業發展不足,而中小企業發展不足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小企業融資困難,而缺少廣大中小銀行,中小企業一定融資困難。中國的中小銀行之所以非常少,就是因為制度上阻礙民間資本大量進入銀行業,這個問題屬於基本制度問題。

另外一個基本制度問題是證券市場。中國的證券市場是極度不正常的一個證券市場,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絕大部分上市企業是國企,而這些國企的大部分股份是不能流通的,因此這些上市企業的治理問題實際上和證券市場完全脫鈎,小股東的利益不能得到保護。

第二個原因就是司法體制。世界上所有的證券市場都有政府進行金融監管,而這種金融監管一定是以司法獨立為背景的,是在司法獨立的背景下,由一個執法機構來專門針對金融的具體問題進行監管。

在中國,從根本上導致金融監管無法正確操作的制度原因是司法不獨立。這些都是中國改革必須要面對的問題,逃不掉的問題,不碰這些基本制度問題,改革就走不了幾步,最終沒有其他路可以走。

司法不獨立,經濟最終也發展不起來

財知道:為什麼司法獨立對經濟發展這麼重要?

許成鋼:世界上所有的發達經濟,都是以獨立司法為基礎的,這是先決條件。絕大多數的發達經濟的一個基本特點是,在經濟發展之前,已經司法獨立:是司法獨立在先,經濟發展在後。這個道理特別簡單,因為在沒有司法獨立的情況下,連合同的執行都有困難,而市場經濟運作的基本內容就是大量的合同的建立和執行的過程。

為什麼產業革命發生在英國,而不別的地方?最基本的一個事實就是在產業革命之前,英國已經開始保護私有產權,它的司法是獨立的,合同是能執行的,企業家創造的東西歸企業家所有。體制改革在前,經濟發展在後,國內對此很多誤解,甚至有些人有意識地把歷史的過程說反了,為了對不進行體制改革的做法辯護,幻想不用動體制,能把經濟發展好。

這實際上是做不到的。凡是沒有司法獨立的國家,它的經濟最終是發展不起來的。中國的經濟改革和經濟發展碰到的核心問題正是這些體制問題,試圖繞過體制改革,其他的改革措施都是較次要的問題,或者是權宜之計。

當沒有司法獨立的時候,大家都得想辦法去巴結當官的,去巴結政府,民營企業的發展就碰到巨大困難,這已經嚴重影響到中國經濟發展,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巨大絆腳石,所以必須有司法獨立,這是中國體制改革的最基本問題,不能繞過去。

所以中國的經濟改革,從大的歷史尺度看,就非常清楚,就是面臨這些基本制度問題時,過去一直在想辦法繞過去,而這肯定是繞不過去的。在老的制度下,能找到的辦法都找過了,也都用光了,接下來沒有太多的新辦法可以用了,你只有在制度上進行改革。

財知道:在金融監管和司法獨立這方面,有沒有什麼好的突破口?

許成鋼:當人們討論上海自貿區的時候,我曾經提到過,如果把上海自貿區作為一個改革特區,它能不能成功取決於它要做什麼。如果它要做的只是為了推動利率和匯率的改革,而利率和匯率的自身性質決定了這個改革不能限制在一個不到30平方公里的區域,這樣子的改革限制在小區域裏是很難有成效的。

但是有一些改革是可以從那個特區開始的,比如司法體制改革。司法獨立是非常艱巨的改革任務,如果感覺到全面推動司法獨立非常困難,那麼這個改革有可能放到特區里做,這個特區可以是整個上海,也可以限定在那30平方公里之內,你可以在那設一個獨立的專業法庭,全面的司法獨立也許一時做不到,但至少可以在金融上先做,設立一個專業法庭,這個專業法庭的法官是和政府脫離關係的,和各方利益脫鈎的,他不會受到各方利益的干擾。

法理上確立土地產權才能免受權力的擺佈

財知道:土地制度改革是不是也能在一個小區域裏做試驗,然後慢慢地推廣?

許成鋼:土地比起金融來說更容易局部化改革,眼下已經有許多地方在做和土地制度相關的試驗,但所有的這些試驗都並沒有真的要從根本上解決土地產權問題,所有的這些試驗都是試圖在不觸動基本體制的情況下摸索一種實際的操作方式使得土地能夠流轉。

使得土地能夠流轉和從根本上解決土地產權的問題,這兩者之間緊密相關,但仍然有很大的距離。

作者:許成鋼現任史丹福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客座教授。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鳳凰財知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29/2024141.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