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道盡股市慘狀 專欄作家仿寫《阿房宮賦》

面對股市慘狀,財經媒體格隆匯專欄作家萬連山撰文:1月31日「又是慘烈的一天」:滬深跌,恒生落;兩市翻,股民哭。幾時才是頭?

面對股市慘狀,財經媒體格隆匯專欄作家萬連山撰文:1月31日「又是慘烈的一天」:滬深跌,恒生落;兩市翻,股民哭。幾時才是頭?

文章仿寫唐人杜牧《阿房宮賦》寫道:

滬深跌,恒生落;兩市翻,股民哭。

綠盤近五千股,吃麵終日。

纏論價投而趨勢,陽線難尋。

五日一雷,十日一崩。理財神話,挨個沉淪。

主力之資,戲國戲民;漲一跌三,鈎心鬥角。

凜凜焉,饕鬄狀,大魚吞蝦,

割韭菜,七零八落!

掏錢炒股,以身伺虎。上班看盤,大腦糊塗。

偶逮黑馬,連板漲停,歌台暖響,會所征途。

多遭殺雞,生靈炭塗。陰晴不定,不知何圖。

一日之內,一市之間,股民被屠。

中產小資,販夫走卒,不約而同,皆匯此市,

朝歌夜弦,為韭菜散戶。

群聊閃爍,觀消息也;市值截圖,論價投也;

工作恍惚,久盯盤也;會所哈皮,止盈日也;

關燈吃麵,止虧損也;黯然神傷,割肉疼也。

煢寂無聲,千股跌停也。

一言一行,若痴若呆,時喜時笑,

眼黑頭禿者,皆股民也。

有聽信「胡」言、上頭加倉,

或不改初心而價投者,皆恨欲狂。

父母之積蓄,妻子之經營,金融之貸款,

若痴若狂,皆入股市。

頃刻虧損,暗無天日,天台可期。

妻兒工作,棄之不顧,神痴智呆,

親人視之,亦不可憐。

嗟乎!國愛紛奢,人亦念其家。

當世笑貧不笑娼,求賺錢之心,千萬人之心也。

故明知兇險,仍視積蓄如泥沙。

使散戶韭菜,多於鄉村之農夫;

上市公司,多於周身之帛縷;

收割套路,多於漫天之繁星;

虛假利好,多於土味之情話。

盯盤而誤工者,多於圈中之家豬;

虧錢而謾罵者,繁若鬧市之噪音。

嗚呼,股市之病,使天下股民,不敢言而敢怒。

空頭之心,日益驕固。

北上一去,淚濕衣襟,可憐賬戶。

嗟乎!空A者,A也,非外資也;

貶滬深者,滬深也,非天下人也。

使滬深各愛股民,則足以拒日經、納斯達克;

使大A愛其韭菜,則遞三日可至萬日而為牛市,

誰得而做空也?

使天下之博弈多以百姓之心為心,則寰宇平安也。

股民不暇自哀,而後輩哀之;

後來者哀之若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萬連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01/2012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