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全世界都在準備迎接「川普2.0」

川普接連拿下艾奧瓦州和新罕布殊爾州的共和黨初選之後,其獲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資格的可能性極大。

如果川普與現任總統拜登競爭,誰可能贏得美國大選呢?從最新形勢來看,川普獲勝的可能性在增大。不必等到最終結果出來,現在的世界,要為川普重返白宮提前做好準備了。

英國《經濟學人》日前載文認為,每次美國政府的更迭都會在外交政策上產生不連貫性。由於拜登政府與川普政府在政策立場上存在巨大差異,並且此次更迭發生在全球進一步混亂的背景下,戰爭比過去急劇增加,所以,川普勝選的後果將會特別巨大。總之,過去的全球規則將進一步衰敗,世界可能處於新的混亂之中。

如果川普開啟第二個總統任期,世界將會發生什麼變化?《經濟學人》認為,這些後果將體現在多個方面,包括美國可能大幅提高關稅,美國可能放棄對烏克蘭的支持,美國對其他盟友將會公事公辦,而且,美國還可能與「敵人」做交易。

在《經濟學人》看來,對於一些與川普在意識形態上保持一致的政治家和國家來說,川普再度當選總統將是個好消息。

以色列,內塔尼亞胡如果能在2025年前繼續掌權,就可以期待川普將會給予他熱情的支持,而巴勒斯坦爭取建立自己國家的願望將被拋在腦後。被歐盟和美國政府看不慣的匈牙利總理歐爾班,有可能得到川普在橢圓形辦公室的熱情接待。川普對沙特阿拉伯事實上的統治者、王儲穆罕默德也有好感。印度總理莫迪與川普有着密切的關係,因此印度也可以期待政策上的連續性和美國減少對其公民自由的批評。

要指出的是,《經濟學人》的觀點代表了西方世界「建制派」的看法。在他們看來,非建制派的川普會繼續不按規則出牌,不考慮西方世界的價值觀,不考慮盟友關係,甚至也不考慮地緣政治利益,而是會以喜怒無常的商人邏輯去處理國際關係,出台外交政策。他們還擔心,在第二個任期內,川普可能更加不容忍官員阻撓他確定的議程,而是更加突出其「顛三倒四的風格」和「喜怒無常的個性」,使得建制派很難預測。

美國總統拜登(中)、第一夫人吉爾(左)和副總統賀錦麗(右)2024年1月23日在美國維珍尼亞州出席一場墮胎權運動活動。(Reuters)

美國總統拜登(中)、第一夫人吉爾(左)和副總統賀錦麗(右)2024年1月23日在美國維珍尼亞州出席一場墮胎權運動活動。(Reuters)

從川普過去表現出來的態度看,這位最喜歡跟人做交易的總統對於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劃分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佔便宜者」,指的是那些「不感恩的盟友」;第二類是「大塊頭」,主要是讓川普「感到討厭的對手」;第三類是「失敗者」,這是一些川普根本不關心的國家。

關於「佔便宜者」,《經濟學人》文章認為,大多數美國的盟友將被川普視為「佔便宜者」。這些國家可以預料到自己將會受到不帶感情色彩的對待:評估它們在多大程度上是在「搭美國的便車」。例如,在對美貿易上保持順差,或者在維持國防和軍隊上花費甚少。一些「佔便宜者」可能正在考慮採取非常規外交手段來獲得川普的青睞。

圖為2024年1月21日美國前總統、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特朗普在美國新罕布殊爾州羅切斯特(Rochester)出席新罕布殊爾州共和黨初選選前集會。(Reuters)

圖為2024年1月21日美國前總統、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在美國新罕布殊爾州羅切斯特(Rochester)出席新罕布殊爾州共和黨初選選前集會。(Reuters)

一位西方領導人稱,根據川普首個任期的經驗,影響他最簡單的方法是安排王室家族和體育明星來接待他,從而獲得他的好感,如法國用一場國慶日的閱兵讓川普讚嘆不已;英國則安排了一次有女王參加的國事訪問。不過,安邦智庫(ANBOUND)的研究人員認為,這種說法過於損貶川普了,在川普時代,美國將更加不願意承擔所謂的「公共責任」了,歐盟的麻煩,讓歐盟自己去搞定吧。隨着美國撤出,將在為數不少的領域創造出大大小小的真空。

對於烏克蘭這個「脆弱的盟友」來說,川普勝選肯定不是一個好消息。從地緣政治和軍工貿易來看,美國目前對烏克蘭的支持是一筆絕佳的買賣:美國對戰爭的累積援助還不到美國國防預算的10%,而且沒有美國人員傷亡。但是,美國卻將俄羅斯軍隊牽制住並削弱了俄羅斯的經濟。為烏克蘭購買武器的大部分資金,仍然留在了美國。通過烏克蘭戰爭,美國重新凝聚並領導了北約國家,還促成了北約的擴容(荷蘭和瑞典加入北約)。

但是,這些地緣政治收益可能不受川普青睞,他可能會認為戰爭對美國經濟是一種拖累,是對美國資源的消耗。所以,川普可能試圖推動烏克蘭與俄羅斯達成和平協議,以實現他此前的「24小時內結束俄烏戰爭」的豪言壯語。

1月24日,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宣佈支持拜登。(Reuters)

1月24日,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宣佈支持拜登。(Reuters)

對於川普視為「大塊頭」的國家,情況又如何呢?《經濟學人》認為,美國的敵人和對手可能會預料到,美國將用威脅的方式以期獲得讓步,時不時放鬆威脅以期達成驚天的「交易」。比如朝鮮,川普曾威脅要將朝鮮燒得寸草不生,但實際情況是,川普在任期內曾兩次與朝鮮領導人會晤,並在2019年象徵性地越過邊境進入朝鮮。

最大的受益者可能是俄羅斯,由於川普對普京一向懷有欽佩之情,可以期待川普將可能調整美國的對俄政策。這將使得被烏克蘭戰爭拖累的俄羅斯得以大大喘一口氣。對於中東地區的另一個「大塊頭」伊朗,川普在第一任期內曾對其實施「最大施壓」並下令擊殺伊朗革命衛隊的蘇萊曼尼,還堅決退出了「伊核協議」。此外,考慮到與以色列的關係,川普在第二任期內不太可能改變對伊朗的強硬政策。

至於其他國家,它們既不是美國的親密盟友,也不是對手。川普可能會將它們視為「失敗者」。《經濟學人》認為,在川普的新任期內,全球各方面的規則——從貿易到人權——很可能會進一步遭到侵蝕,情況更加糟糕。對於那些最貧窮國家來說,這可能意味着爆發衝突的可能性更高。在當前混亂的世界裏,隨着美國不太願意管世界的閒事,全球組織填補這個空白的可能性不大。在美國不太感興趣的地方,衝突可能急劇增加,包括蘇丹的內戰、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政變地帶」以及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的新戰爭。

《經濟學人》沒有單獨分析川普當選對中國的影響。在安邦智庫(ANBOUND)的研究人員看來,川普如果勝選將對中國產生不可忽視的影響。首先,對川普來說,中國可能兼具「佔便宜者」和「大塊頭」的雙重角色。從第一任期看,川普在意普京、在意金正恩,但唯獨不怕中國。這種差別化的「待遇」將會持續,可以預期,川普將在第二個任期內對中國繼續「發力」。

其次,美國可能會擴大對華貿易制裁,在更大範圍內提高對中國產品的關稅,中美之間的貿易、投資以及多種交流的條件可能繼續惡化。第三,川普可能不太會在台灣問題上走極端。川普雖然將對中國加大施壓,但外交關係在他眼裏仍是「可交易」的商品或服務,川普不太可能因為台灣地區問題而選擇與中國兵戎相見,因為這在他眼中是一樁不划算的生意。

 alt=

中美關係:2024年1月5日,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中國北京釣魚台迎賓館舉行的中美建交45周年紀念活動與嘉賓祝酒。(Pool via REUTERS)

據美國《新聞周刊》報道,日前在霍士一檔節目中,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莫詢問川普,在假設的川普第二個任期內,美國是否會幫助「保衛台灣」,即使這意味着與中國大陸「開戰」?對此,川普先是表示,如果作為總統的立場,他不能講出心中所想,因為一旦回答了那個問題,談判的時候就會處在不利的地位。然後他話鋒一轉:「台灣確實奪走了我們所有的晶片業務。」「我們過去所有的晶片都是自己製造的,現在90%的晶片都是在台灣製造的……記住這點,台灣很聰明、很巧妙地奪走了我們的生意。」在一切皆為生意的理念下,川普的對台政策並不難看到其底線和紅線。

最終分析結論:

川普重返白宮,是一個逐漸走近、發生概率越來越大的事件。作為2024年全球影響力最大的地緣政治事件,一旦它發生了,將成為推動世界發生一系列重大變化的多米諾骨牌。美國基於國內民意而完成的民主選舉,其結果卻可能在美國之外的世界造成重大影響。美國無論進與退,對世界的影響都不可忽視。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安邦智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29/2010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