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習近平反覆強調四個字 原來是個偽命題

—被習近平反覆強調的「自我革命」,是個偽命題

作者:
中共第二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20大)在2022年10月22日結束,習近平在講話中不斷強調「自我革命」是跳出治亂興衰的歷史周期律的方法。 那麼,「自我革命」真的可以跳出黃炎培與毛澤東在窯洞中對話所提到的打天下,坐天下,吃天下,敗天下(中共宣傳口徑稱「窯洞對」,治亂興衰)的歷史周期律嗎? 答案是肯定不可能。

中共第二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20大)在2022年10月22日結束,習近平在講話中不斷強調「自我革命」是跳出治亂興衰的歷史周期律的方法。

那麼,「自我革命」真的可以跳出黃炎培毛澤東在窯洞中對話所提到的打天下,坐天下,吃天下,敗天下(中共宣傳口徑稱「窯洞對」,治亂興衰)的歷史周期律嗎?

答案是肯定不可能。

第一,以自然規律作比,證明自我革命不可能阻止國家衰亡

人體是自我革命的典型例子,人體細胞每到分裂50-60次的時候就會停止分裂而死亡,其實是自殺,新的細胞產生代替舊的細胞的代謝過程就是自我革命,自己免疫系統清除死去舊細胞,再由新細胞構成組織,組織構成器官,器官構成系統,系統構成人體。即便自我革命的如此徹底,每到七年甚至連骨骼細胞都會換一遍,還是阻止不了人體的死亡,又何況中共體制,永遠達不到人體細胞之間無私的協作關係,必然會滅亡。

第二,以歷史規律分析,證明自我革命不可能阻止國家衰亡

《晚年毛澤東(蕭延中,春秋出版社1989-01)》中提到毛澤東說過類似的話:這麼大的國家不革命怎麼行,三年一小亂,七年一大亂。於是毛在晚年發動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連時任國家主席、國防委員會主席的劉少奇都被活着扔進煉人爐,這算真革命了吧,是自己人幹的吧,是純粹的自我革命吧,但是沒有解決中共內部的問題,還是一直衰落,直到1989年6月4日,矛盾集中爆發,鄧小平在下達鎮壓後,同陳雲葉劍英等陷入激烈討論,為了維護統治不得不改革開放。習近平上台以來的打老虎拍蒼蠅,沒有像文化大革命一樣,直接把國家主席打倒,談不上真正意義的自我革命,即使是就差一步就讓中共自殺的文化大革命,也沒有阻止中共改革開放後期(習近平執政開始)走向吃天下敗天下的道路,地方政府(省級政府)利用虛報義務教育學生人數,騙取中央財政補貼。地方政府利用2018年10月國稅和地稅合併的空當,偽造公車拍賣材料,騙取財政撥款。地方政府利用國家科技扶持政策,騙取中央財政支持。這類事情直到現在還在發生。別說你習近平沒有能力自我革命,就算是有,你也阻止不了地方政府,因為地方政府才是直接執行中共政令的人,你政策如何緊,執行起來手一松,就全白費。

以天津為例,李鴻忠在2021年天津津南區爆發奧密克戎疫情期間,數據造假,河東區東興路景悅公寓第一次篩查526戶共計登記人口1500多人都沒有篩查,但是天津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硬是說全員陰性。這就說明中央政治局沒有權威,地方政府只是陽奉陰違。

以黑龍江省為例,全國農業農村部有生豬無害化處理補貼,夭折的小豬火化的費用由中央和地方政府承擔,並發放80元補貼,其中中央一半,地方一半,黑龍江省告知農戶沒有這個政策,就不用支付地方政府的補貼部分,這樣也沒有挪用公款,還不用出錢,但是等於中央白出了一個政策,你說這樣自我能革命嗎?中央讓地方耍的團團轉。

另外,全國性的公車違法處置騙財政套路揭秘:

在和平年代,財權是最大的權力,也是中央和地方權力爭鬥的主戰場,地方政府如何通過儘量合法的手段,把中央的錢變成自己可以用的錢,甚至可以分配到個人的口袋裏,這是關鍵問題。

黑龍江省和天津市武清區用了同樣的辦法,下面以黑龍江省雞西市為例,從孫長河進入雞西市稅務系統開始,與黑龍江省國資委、省委辦公廳、雞西市委串通,先找了一個二手車商韓立業,成立了雞西市博達汽車拍賣有限公司,因為是小微企業,只有手撕發票,所以沒法追查開票日期,雞西市稅務系統開始用韓立業和雞西市博達汽車拍賣有限公司作假拍賣,上報給省里,把車按照廢鐵價報上去,再把所謂買車錢交給黑龍江省車改辦,車改辦一看拍賣也賣了,錢也收到了就草草了事,下一步就是雞西市委租了幾百輛車,然後讓雞西車管所造了一套產權證(綠本)和行駛證,還有稅票,用的是租來的車的車架號和發動機號,但是這套手續不能上網,因為會和租車公司的資料衝突,只能用來交省里,省里看到雞西市買了幾百輛新車,舊車也拍賣了,就批款給了新車的錢,新車的發票上顯示的是指導價,高於市場價,以黑G04369松花江客車為例,與其他17輛車一起造假手續拍賣了,給省里只拍賣了四萬多人民幣,上報買18輛帕薩特,一台34萬(加上購置稅、保養、裝具),實際雞西市稅務局還一直在使用,又租了一批車,車的手續上報的都是買的,這就是雞西的公務車都不噴「公務用車」等字樣的原因,因為是租來的。這樣還能有領導一直享受車輛補貼,保養,保險裏面都是利潤,這樣地方政府就可以把中央的財權合法的轉移到地方,雞西市騙取這些款不是自己花了,而是通過黨委班子成員開會,把這些錢,以市政投資的形式購買並運營,有集體決策的會議紀要作為免死金牌,因為共產黨集體決策是不追究個人責任的,所以為了地方小團體的利益,通過集體決策的形式把中央財政的錢變成雞西市自己的錢是最「合法化」的。

你想想這樣還能自我革命嗎?一個小小雞西市就這麼幹,在天津市武清區作二手車生意的胡義章也可以證實武清區政府也曾經用同樣的方法套取中共中央的財政問題。還有多少地方政府用集體決策與中共中央博弈,最終免責。

綜上所述,「自我革命」是一個偽命題,即使中共自殺也不可能阻止其滅亡,何況壯士斷腕?斷手有什麼用?黨內體制的人正在用黨內的鬥爭哲學,直接瓜分中國這個百足之蟲。而這種傷害是大於現在所有外部勢力對中共的傷害的,自然界中,面對外來病毒,最終殺死人的都是自己免疫系統的過度免疫,殺死了過多的健康細胞,而中國健康的細胞就是底層的百姓,真正的毒瘤是中共自己的人,一個治國無方,擾民有術的中共中央,自以為研究了歷史,規避了所有顏色革命的可能,但他們永遠不敢承認,自己正一點點把自己閹割,而且就算他們知道了,也無力阻止,興也博焉,亡也忽焉!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光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29/2010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