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杜政:習近平權威漸失 中國飯桌笑話流行「那個人」

作者:
那位已潤到海外的大陸文化人朋友對我說過,國內清醒的人不太多,大部分未醒。但是他們是一波一波的清醒,比如經過鐵鏈女事件,清醒一批,經過唐山打人事件,清醒一批,經過上海封城的災難,再清醒一批。現在當局將經濟民生整到陷入崩潰邊緣,回天無力,剩下的那些稍有思想的人都在思考、都在罵:「那頭豬乾的!」

中共黨魁習近平2012年底上台後馬上就在官場搞了個「妄議中央」的罪名,他的名字也與「禁評」諧音,似乎有備而來。可能他預料到有朝一日會「辱習」成風,並從官場流散到社會上,這意味着他權威盡失。而中共黨魁的權威消失,與中共的氣數已盡,實際上是相伴而行的。

據一位在中共官員圈子混得爛熟的大陸媒體人朋友透露,現在地方的官員們,包括一般的公務員,不管中央三令五申,還是「躺平」。他們日常最愛去的還是飯局,只是更加小心,說話也怕被人錄音。

在各類飯局中,有一個口頭禪是誰都會說的。就是每當說到可笑可氣的人或事時,都愛提到「那頭豬也是這樣子」。甚至有時表達對上級的不滿時,也將氣發在「那頭豬」身上,「都是那頭豬乾的」,然後引發哄堂大笑,因為誰都知道是在說習近平。

中國的網民,也包括官員們,愛給習近平起綽號,什麼「包子」、「小熊維尼」、「二百斤」、「慶豐帝」之類。根據之前一個牆內網站泄露的資料庫,和習近平本人直接相關的敏感詞起碼有2,000個,而且還在不斷增加,所以中共的網管夠忙的。

近些年在牆外惡搞、諷刺、侮辱習近平的作品早已層出不窮,稱為「辱包」,但畢竟是在海外做。沒想到現在中國國內的飯桌上,流行的笑話代名詞卻是「那頭豬」!

「那頭豬」這種用詞,辱得有點過分。但筆者能理解,國內的政治環境嚴酷,到處是習派出的眼線,身邊人隨時也會告密。前段時間落馬的火箭軍高層,據說就是因為私下表達對習不滿的言論,被秘書舉報到軍委。人們用「那頭豬」來代替習,充滿智慧又能夠解決安全問題,令人會心一笑。

中國的精英階層,在當局結束疫情封控政策後,潤(Run)到海外的有不少,一位剛潤出來不久的朋友表示,國內文化圈裏也盛行辱習,只是更隱晦些,提到習時只用「他」,也有說「那個人」的。

中共一黨專政的中國盛行「辱習」風,這種情況其實是非常不尋常的,有哪個領導人會在生時就被這樣對待的?我記得在早些年,胡錦濤在台上時,坊間流行最多的是前黨魁江澤民的醜聞和笑話,包括江家的腐敗,江與宋祖英的性醜聞,江長得像蛤蟆,以及其在外交場合一些丑怪和不雅言行等等。

江澤民被公認是個小丑式的大壞蛋,而習近平剛上台時還不至於成為公眾取笑的對象,甚至在他的第一任期,因為反腐打虎,拋出一些改革措施,一度收攏了一些民心。其時也根本不存在反習,周永康郭伯雄這些人並沒有還手之力。

讓習近平權威漸失的四波浪潮

印象中,習近平權威消失,是從他在2017年10月的十九大上成為黨核心,集權成功,2018年3月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想當終身掌權的皇帝開始的。當時有了第一波反習潮,由中共紅後代和官場內部引領。

儘管這波反對聲音無阻習坐穩權位,但由「三朝國師」王滬寧統領,對習大搞個人崇拜的套路,在各級單位中引發怨聲載道。

2019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和中國大陸來出差的國企中層幹部有過交流。他說現在國企裏面還是文山會海,每次中央有什麼高層指示和會議精神,特別是習近平的指示,大會開完又開幹部的小會。對於這類會議,除了有時明知有人錄像,要上電視的之外,很多人都在開小差。除了主事的幾位大領導在台上板着臉說話,台下的人不少在睡覺,看手機、玩遊戲的最多。

2019年初當局搞了個學習強國APP,天天答題學習習近平思想,這位國企幹部表示,大家都煩死了,反感習近平的程度甚至超過過往的中共領導人,但敢怒不敢言。

第二波反習潮,也是紅二代引領。2020年初,中共病毒(新冠)從武漢流行開來,習近平主導了疫情的隱瞞,又讓病毒傳往世界。知名房產大享任志強,一篇批評習近平的文章,指習「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此文在國內外廣傳。任志強被以貪腐名義判了十八年,但習近平也因此名聲受損。

第三波反習潮,進一步擴散到全社會,疫情三年期間,習「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清零封控,製造了無盡的人道災難,形同毛澤東時代的「三年大饑荒」。2022年10月13日,勇士彭載舟北京中關村四通橋上掛出反習橫幅,一條寫「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鎖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另外一條寫着「罷課罷工罷免獨裁國賊習近平」。

再到11月底爆發席捲全國的「白紙運動」,喊出「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的口號。

這些明確點名的反習行動,也宣佈了習近平在中國民眾心目中的人設崩塌。

記得江澤民也在「白紙運動」那個時間死去(有說法指可能是染疫亡),習為江開追悼會時,悼詞中竟有一句,說要繼承江的「遺志」。這種背鍋宣言着實令人大吃一驚,似乎預示了習日後的下場。

轉眼到了第四波反習潮,此時習近平在2022年10月中共二十大上成功進入第三任期,親信全面上位,在官方宣傳的定位中,習就是黨中央,黨即是習。相反,反習和反共到了合流的地步,形成全民反習、反共。

這波反習潮的背景,是在當局無預警解除封控,疫情大爆發造成巨量死亡之後,中國經濟陷於困境,外資撤離,企業爆雷不斷,失業高漲,民生凋零。當局試圖做些安撫民企和歡迎外資的動作,但一邊繼續迫害人權,搞全民反間諜嚇跑外資,一邊禁止唱衰經濟,統計局則配合出具表明「形勢大好」的數據。

由於最高領導人是獨裁者,並且信奉政權安全高於一切,身邊的蔡奇之流均是文革吹鼓手,現在國內外基本沒人相信習的新班子能救得了經濟,也就是救不了中共政權。

我們看到,紅後代胡舒立創辦的財新傳媒,先後發了多篇「沖塔」(對抗審查)後被刪的文章,以撐改革開放,紀念李克強等名義,暗批習近平,或者以揭露公安酷刑致死案來曝光中共惡行。同時,儘管習近平和蔡奇多次要求唱響經濟光明論,一些體制內學者仍然變着法子點出經濟的危機,以及認為中國和美國的國力差距在擴大。

以針砭時弊著稱的大陸雜誌《雜文選刊》,在去年12月4日發佈休刊啟事,其最後一期雜誌封面漫畫內容是:一隻大手在指向前方,在手上順着指明的方向跑的人,卻紛紛掉下深淵……。而據官媒報導,習近平時常喜歡給中國人民乃至世界各國「指明方向」。因此這幅漫畫被認為是諷習,該雜誌收攤,也正是這個原因。

回頭再看習近平的權威盡失,甚至中國飯桌笑話流行「那頭豬」,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實上已經歷了四波反習潮,第四波仍在進行中。

罵習和盼共產黨垮台成當今最主流民意

其實當局早已知道習現在名聲不好,所以近些年網信辦、公安部門打謠相當賣力,這些謠,有部分可能就與習近平有關。近年還有越來越多落馬高官有「閱讀政治禁書」的罪名,比如浙江省前副省長朱從玖和中國銀行前行長劉連舸。所謂「嚴重政治問題」,首要的是「醜化黨和國家形象,或者詆毀、誣衊黨和國家領導人」等等,這裏主要是針對習本人的。

筆者也曾接觸過國內出來的留學生,他們有一些其實很清醒,不喜歡中共,也不喜歡習近平。有一位是小粉紅,但當我問他的政治偶像時,他不認習近平,卻認毛澤東,這也令人吃驚。但願他日後更清醒一點,因為毛澤東就是大魔頭。但至少可以說明,習近平現在在國內外都不受歡迎,他在國內出訪時,從官員到「民眾」的朝鮮式「擁戴人民領袖」,只是演戲,至於一些小國家的政要表現出的親共和愛習,無非也是為了錢。

那位已潤到海外的大陸文化人朋友對我說過,國內清醒的人不太多,大部分未醒。但是他們是一波一波的清醒,比如經過鐵鏈女事件,清醒一批,經過唐山打人事件,清醒一批,經過上海封城的災難,再清醒一批。現在當局將經濟民生整到陷入崩潰邊緣,回天無力,剩下的那些稍有思想的人都在思考、都在罵:「那頭豬乾的!」

前段時間,一位朋友曾傳遞給我一位不便具名的中共退休老幹部的言論,評論習和共產黨一針見血:「那個人(習)剛上台時人們對他還抱點希望,現在沒人說他好,都罵他,人們都盼着共產黨垮台呢!」這裏用的也是「那個人」和「他」。

這句話應該是中國當今最主流的民意。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26/2009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