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驚人內幕!中共正在全國範圍內隱密泄洪

作者:
面對財政枯竭的危機,你看得到的,是中央政府加強了對社會的管控,堵住了想呼救想發聲的嘴,然後地方政府透過各種手段瘋狂斂財。從誰身上斂? 從居住在權力格局中低海拔地區的人身上。 另一種泄洪正在發生。 政府正在悄悄的把財政危機的洪水,泄到權力的低海拔區。

有人說黃泛區不是一種地理,而是一種地位。

沒錯,中共這次(去年八月)泄洪更是用事實證明了,決定洪水流向的,不是地理上的海拔落差,而是承受災情的人們在權力等級上的落差。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這次泄洪的操作,已經體現出了中共在面對危機時的最新行事風格,在即將到來的各種危機中,同樣的風格會直接影響牆內各位的利益。

這次泄洪時,政府的操作若形容得粗魯點,就像尿床一樣——半夜悄悄把水放了。然後代價是無數在權力格局中處於較低地位的人,家園陷入污泥濁水。

面對由恆大、碧桂園等企業爆雷為代表的金融危機,中共的處理手法,(一度)是不讓恆大破產,把無法處理的壞帳「拖」下去,把危機凍結在金融體系之內,風險是誰在承擔?是銀行,也就是把錢存在銀行的普通存戶。

面對財政枯竭的危機,你看得到的,是中央政府加強了對社會的管控,堵住了想呼救想發聲的嘴,然後地方政府透過各種手段瘋狂斂財。從誰身上斂?

從居住在權力格局中低海拔地區的人身上。

另一種泄洪正在發生。

政府正在悄悄的把財政危機的洪水,泄到權力的低海拔區。

為什麼現在大搞醫療反貪?

在中共國這樣的匱乏帝國內部,知識分子,靠技術吃飯的各種專業工作者,長期處於權力的低海拔區。

財政危機的洪水,當然要悄悄往他們身上泄。

不論你是怎麼賺的錢,不論你那些「灰色收入」當初是怎樣公開的秘密,全行業的通行做法,你積攢的財富都需要交出來。

養肥的豬,要宰了。

民企的第一桶金,幾乎都是經不住「倒查三十年」的。

在改開初期,在許多領域,政府都來不及完善規章制度,當時有許多政府做法和民間做法,都是在「大膽嘗試」、「勇於創新」的口號激勵下出現的。

嚴格說來就是違規操作。

醫療產業化,教育產業化,讓無數富豪湧現。同時也留下了無數違規操作賺取第一桶金的「黑歷史」。

這些所謂的中產階級富豪,靠技術吃飯,自認為「沒有問題」的人,多是離官場稍遠,對政治風險不敏感,深信中共各種宣傳的人,他們的資產幾乎全部放在牆內,他們的人生規劃也基本上全在牆內,就算把子女送到海外留學,他們想的也是讓孩子未來回到中國繼承家業,走父輩已經走通的專業道路。

他們,就是中共圈養多年,此時要屠宰的肥豬。

以他們為榜樣,試圖透過閱讀、考試,透過學得一門專業技能,進入在改開時代已經被前輩們開闢好的職業上升通道,謀求穩定收入的城市小中產階級們,就像圍在豬食槽邊嗷嗷叫喚的小豬。

洪水悄然上漲。

政府面對的財政危機,正悄悄演變為一場覆蓋全國的財產權利風險之潮。

一般人從單位獲得工資的財產權利,有風險了。當然,欠薪頻繁發生遠非近年才有的事。

一般人從銀行取出存款的財產權利,有風險了。在河南村鎮銀行,這風險是集中爆發的,未來在包括國有四大行在內的中共國銀行,它極有可能以普遍限制提款額度的形式出現。

買保本理財有本金消失的風險,買黃金有金條摻假的風險,買期房有爛尾的風險,現在大家都知道了。

你勤勤懇懇工作幾十年,只因家底豐厚,也被「倒查三十年」,抓住你早期隨大流的違規,後來隨大流的領年終獎分單位「小金庫」,按行規收各種法定工資以外的「獎金」,把你多年積蓄統統罰沒,這種財產權利風險,你有沒有想到過?

洪水這種災害,有個特性,就是無孔不入。

當它洶湧而至,淹沒所有低洼地區,你只有逃往高處,才能避過浩劫。

中共,正在把自身面臨的財政危機,正在把由自己的倒行逆施、歷史積欠構成的天量債務,悄然轉化為一場淹沒所有牆內人財產權利的洪水。

這場隱密的泄洪,已經讓你的財產權利浸入一片由中共官場特權暴行構成的污泥濁水。

往後,身在牆內的你若還想像泄洪之前那樣活着,考驗的,將是你在這泥沼中的維權能力。

是你徒手攀爬到權力海拔相對較高處的能力。

當你的工資不是你的工資,你的存款不是你的存款,你的房子不是你的房子,你的積蓄不是你的積蓄,當每一個原本天經地義的「是」,都需要你額外的爭取才有可能得到確認,維護最基本、最日常的財產權利就會成為你生活的主題。

是選擇在牆內掙扎活下去的你,往後餘生,唯一的主題。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X平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25/200893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