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風起雲湧!中國或爆發大規模最有效抗爭運動

—中國非暴力抵抗運動在高科技極權統治下應運而生

中國著名人權律師、亨特學院客座教授滕彪告訴美國之音:「現在中國的經濟非常糟糕,有很多地方發不出工資,中國各地工人、農民工討薪的新聞天天都在爆出,已經到了民不聊生的程度。體制和官方勾結,惡意欠薪,導致工人無法生存,不得不出來抗爭。即使在中共使用天網、人臉識別、手機定位實時監控等高科技極權統治的當下,仍不能阻擋人們進行各種抗爭。這就是中國民間的非暴力抗爭的真實情況。」

1月20日《中國民主季刊》主編、中國民主轉型研究院院長王天成(右二)在研討會上發言(美國之音/周星晨)

三藩市—

1月22日,廣西桂林第三建築公司拖欠上百名員工工資,工人們在公司樓外懸掛橫幅維權,討要工資;同一天,山東濟南歷下區有農民工在CBD商業區門前拉橫幅討要工資,橫幅書寫着「中鐵建工、言而無信、欠錢不還」。在2024年剛開始幾個星期的時候,這樣的討薪事件就在中國各地不斷湧現。

中國著名人權律師、亨特學院客座教授滕彪告訴美國之音:「現在中國的經濟非常糟糕,有很多地方發不出工資,中國各地工人、農民工討薪的新聞天天都在爆出,已經到了民不聊生的程度。體制和官方勾結,惡意欠薪,導致工人無法生存,不得不出來抗爭。即使在中共使用天網、人臉識別、手機定位實時監控等高科技極權統治的當下,仍不能阻擋人們進行各種抗爭。這就是中國民間的非暴力抗爭的真實情況。」

滕彪指出,2024年新年伊始,農民工討薪和以及最近中國上億股民遭遇了重大經濟損失,引發了普遍不滿,這些領域的抗議事件出現此起彼伏的態勢,有可能引發大規模的非暴力抗爭運動。

「我們這幾天在華盛頓特區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館舉行『公民抵抗、高科技極權與中國的未來研討會』就是在探討,當下如何為中國的非暴力抗爭者提供支持和幫助,」滕彪說。

中共高科技極權暴政下的抵抗形式呈現出隨機和多元的特點

1月19日至21日,「公民抵抗、高科技極權與中國的未來」研討會在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館舉行,同時還舉辦了「中國行動徵文」頒獎會。全美各地六十多名中國民主人權人士和研究非暴力抗爭的學者聚集到華盛頓特區,探討公民抵抗在民主過渡中的角色,高科技極權主義對中國公民運動的挑戰,以及北京政權的韌性和弱點等問題。會議期間關心中國民主問題的多位國際學者發表了演講。

白紙運動的參與者黃意誠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三年的清零和封控給所有的中國人製造了一個相同的情境,無論富有的還是貧窮的,內地的邊疆的、城市的農村的,老年人年輕人,男的女的,大家都處在清零的暴政下邊,它產生了一個合力。」

「怎麼樣去形成這一種反抗的合力呢?就是要看到對方的處境、有互相的理解以後你才會有行動。這當中媒體的作用很重要,」。黃意誠舉例說:「白紙運動的時候,人們在抖音、快手這些短視頻平台上都是可以看到抗議現場直播的,這兩個平台審查的效率相對來說是比較低。另外,牆外的媒體也在傳播。未來就這些都是一些我們可以去吸取的一些經驗。」

參會者秋婧是一位在白紙運動後開始做社群的活動組織者,她所在的社群「熱風」在紐約華裔青年中很受歡迎。她在會後接受了美國之音的採訪。

「白紙運動和在中國革命史里流傳深遠的英雄主義敘事相反,採取去中心化的形式,讓當權者很難提前防備,」秋婧說:「這種沒有預定時間地點的隨機性抗議,配合上各種社群的組織和反應能力,讓白紙運動能夠成功發展成全國性的、在國際上知名的重要事件。白紙運動也給中國青年提供了一個屬於自己的運動坐標。讓成長於各式審查中的年輕一代見證了一些真實的聲音,也展現了在現代高科技極權下,中國社會運動一種新的可能。」

中國人權律師劉士輝告訴美國之音,人權律師團體屬於中國非暴力抗爭中重要的一環。

「十幾年來,人權律師在中國代理了數以百計的良心犯、信仰群體和草根階層等的刑事訴訟、行政訴訟、複議和信息公開等類案件,為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為人權與法治奮戰法庭內外,奔走呼號,」他說。「當然他們也因此受到了中共當局非常殘酷的打壓和迫害。比如王全璋李文足一家,他們被全方位、立體化的監控,手機監控、網絡監控、家門口被安攝像頭、出門時經常有好幾個人貼身監控等。不過人權律師們也總結了一些反跟蹤的手段,比如安裝安全軟件進行聯繫等。」

劉士輝律師認為白紙運動之所以能夠成功的一個關鍵原因在於「突發性和不可控性」。

「三年的變態管控,象牢獄一樣,民怨極大,年輕人首先受不了,烏魯木齊大火的發生,讓人們感覺的,這不僅僅是對他人,也是對自己生命的威脅,」劉士輝說。「年輕人經常上網,能夠很快地形成聯絡、上街。當局沒想到瞬間白紙運動在中國的主要城市形成規模,風起雲湧,中共還來不及調兵遣將就發生了,快得來不及鎮壓。國保有一次無意中透露,2010年在廣州突然爆發的『撐粵語』行動,幾千人突然上街,完全出乎意料,完全在官方的警覺之外。這意味着,青年一代抗爭者去中心化的新型抗爭方式有可能成為高科技極權主義下最重要的非暴力抵抗方式之一。」

人權律師滕彪認為,更有效的抗爭策略在吉恩·夏普的著作中有很多總結。

「非中心化的抗議原則很重要,即使一些重要人物被抓,運動仍然能夠持續下去。我們要有信心,我們看到即使是在疫情中,官方使用二維碼嚴密監控的情況下,大規模的、多城市、聯動的政治性抗議也是有可能的。不要放棄希望,關鍵在於規模,當民眾的憤怒、情緒、對受苦受難者的共情就可能引發大規模的抗議,」他說。

非暴力抗爭是是中國民主轉型的唯一路徑

中國問題理論家胡平認為,非暴力抗爭是中國民主轉型的唯一路徑。

中國民主轉型研究所所長王天成發表演講說:「在最近120年目標最大化的反抗運動中,非暴力運動的成功率是51%,暴力運動只有約26%取得了成功。非暴力抗爭的成功率是暴力的兩倍。」他接着表示:「而這些年我跟很多人交談過,我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非暴力抗爭不適合於中國。我們需要豐富關於非暴力抗爭的知識、提升這方面的認識,才有可能更有效地在中國開展非暴力行動。」

非政府人權組織人道中國的理事羅勝春女士在會後接受了美國之音的採訪。她表示:「公民非暴力不合作運動是新公民運動的核心,包括自下而上地消極抵制專制和積極維護自由和基本權利。雖然新公民運動從2013年開始至今由於中國政府對新公民運動的領導人許志永和丁家喜的兩次羈押和強加罪名進行囚禁而受到了重創,但非暴力不合作的概念,做公民不做奴民的理念已通過公民聚會、教育平權、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等活動在中國多個地區得到了深入的踐行。」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23/2008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