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經濟麻煩大了!克魯曼:恐禍延全球勿幸災樂禍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在紐約時報專欄指出,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經濟顯然蹣跚而行,就連官方統計數據也顯示中國正重蹈日本式通貨緊縮與青年高失業率的覆轍。儘管目前尚未爆發全面性的危機,但有理由相信,中國經濟停滯時代已展開。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圖/路透

去年世界兩大經濟體運勢大不同。美國表現優於預期,達成完美通膨減緩卻未付出明顯代價,中國解除「清零」防疫措施後的經濟復甦卻有氣無力,令人大失所望,除了國內生產毛額(GDP)據說成長5.2%之外,幾乎各項經濟指針都落後美國。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在紐約時報專欄指出,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經濟顯然蹣跚而行,就連官方統計數據也顯示中國正重蹈日本式通貨緊縮與青年高失業率的覆轍。儘管目前尚未爆發全面性的危機,但有理由相信,中國經濟停滯時代已展開。

數年前,中國經濟看來強得就要稱霸世界,為何短短數年內竟深陷麻煩?

克魯曼指出,一大問題出在領導層。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經濟管理不善,有獨裁者那種恣意干預的傾向,窒礙了民間投資。

高儲蓄、微弱社會安全網形成經濟痼疾

更深層、久遠的問題是,中國經濟發展模式變得難以為繼。消費者支出佔GDP百分比太低,原因可能包括:1.金融壓抑(financial repression)—一面壓低存款利率,一面讓偏愛的貸款者享有低利貸款—使家庭所得受抑制並將其導入政府控制的投資;2.社會安全網薄弱,逼得家家戶戶努力儲蓄以支應急用之需。

中國消費者支出低落,至少與生產力產能相比顯得太低,如何能產生足夠的需求,好讓產能利用率維持不墜?當局的解決之道是大舉投資,把投資佔GDP比重拉高到超過40%。這麼做的問題是,砸那麼多錢投資,投資報酬率不嚴重遞減也難。

更何況,中國適齡工作人口大約在2010年觸頂,之後便一路走下坡,整體生產力也顯得停滯不前,不再像2000年代初勞動力迅速擴增、生產力高成長那樣,能夠持續支撐極高的投資率。

這些問題已存在至少十年了,為何現在變成大麻煩?因為在此之前,政府助長巨大的不動產泡沫,藉此遮掩住消費者支出不足的問題。但如今,泡沫終於爆裂。

兩大解決之道遭遇阻力

從局外人觀點來看,根治中國經濟弊病的方法直截了當:終結金融壓抑,讓經濟佔比更高的所得流入一般家庭,並且強化社會安全網,好讓消費者不覺得有必要積攢那麼多存款。如此一來,即可降低難以為繼的投資支出。

但解除金融壓抑勢必遭遇強勢的既得利益者反抗,特別是國有企業。而強化社會安全網,則面臨意識型態上的阻撓,所謂共產政權的高層發言竟像密歇根州長似的,也譴責福利主義養了一堆懶人。

中國經濟衰頹人人遭殃

中國經濟出問題,有多令人憂心?從某些方面來看,中國的經濟現況令人聯想起1980年代泡沫經濟破滅的日本。不過,日本對經濟走頹勢因應得當,既避免大規模失業、保持了社會和政治凝聚力,而且以適齡工作人口計算的人均實質GDP不減反增,過去30年來成長50%,不比美國差多少。

克魯曼憂心,中國恐怕無法像日本那樣因應得當。在面對經濟困境時,能維持同樣的凝聚力嗎?為提振經濟,會不會使勁沖高出口、衝撞西方國家發展綠能科技的努力?最令人恐懼的是,北京會不會試圖轉移焦點,藉對外窮兵黷武,分散中國人民對內政凋弊的注意力?

因此,不應對中國經濟踉蹌幸災樂禍,因為那可能演變成人人的問題。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經濟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20/200666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