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警告:中共可能會在今年進行前所未有的壓力測試

周三(1月3日),福布斯報道稱,經過11年多的觀察,全球投資者已經學會關注中共領導人實際上做了什麼,而不是他說了什麼。 例如,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團隊如何在2023年最後衝刺階段大肆談論重振改革進程和支持私營部門創新。當時用的是外國資金熱衷於利用中共經濟崛起的語言。然而,那是在他的政府的行動讓太多投資者感到「胃痛」之前。

周三(1月3日),福布斯報道稱,經過11年多的觀察,全球投資者已經學會關注中共領導人實際上做了什麼,而不是他說了什麼。

例如,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團隊如何在2023年最後衝刺階段大肆談論重振改革進程和支持私營部門創新。當時用的是外國資金熱衷於利用中共經濟崛起的語言。然而,那是在他的政府的行動讓太多投資者感到「胃痛」之前。

距離年底僅10天,北京發佈旨在限制在線遊戲消費的指導方針草案,震動了市場。這是中共決策者維持對虛擬經濟控制的最新嘗試。在這樣做的過程中,投資者擔心中共政府從近年來的科技打擊行動中學到的東西很少。

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師安Andrew Batson表示:「這些規則看起來像是2021年監管打擊的重演,因為它們對推動大量博彩收入的支出類型進行了嚴厲限制,並導致主要博彩公司遭大幅拋售。」「但主要問題並不是規則的細節。這是在政府對互聯網行業發表了數月看似積極支持性言論之後採取的干預措施。」

這提醒人們,中共可能會在2024年對全球經濟進行前所未有的壓力測試,這也是亞洲最焦慮的時刻。

儘管Batson指出的是2021年,但這種科技監管是2020年11月。當時,中共政府「鎖定」中共最具影響力的科技創始人:阿里巴巴集團的馬雲

當時,馬雲實際上已經「失蹤」了。中共首屈一指的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計劃的首次公開募股(IPO)被擱置。這次大約350億美元的上市將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

更妙的是,螞蟻金服即將在黃金時段推動中共的金融雄心。與阿里巴巴2014年在紐約進行IPO不同,螞蟻金服計劃在上海香港雙重上市。傳達的信息是:超越華爾街。

(圖源:福布斯)

專家認為,馬雲「惹禍」是他在2020年10月在上海發表的一次演講。在那次演講中,馬雲抨擊金融監管機構不了解科技,認為「這個世界上沒有沒有風險的創新。」他批評內地銀行痴迷於舊經濟抵押品,經營方式像「當鋪」。

中共政府辯稱馬雲並沒有被壓制。他們聲稱,中共只是想確保北京對互聯網平台進行正確的監管。這一行動讓科技投資者產生了不同的看法:除非黨同意,否則任何私營企業都無法蓬勃發展。

北京2021年的行動進一步強化了這種看法。監管機構對百度、滴滴出行、京東、騰訊和其他互聯網公司進行了打擊。隨着北京掌握着中共最具創新力的公司名單,華爾街銀行不禁懷疑這個地方是否「不適合投資」。

中共任命李強為總理傳達了一些信息。

長期以來,李強一直被認為是技術達人。2010年代,李強擔任阿里巴巴總部所在的浙江省省長。他在那裏與馬雲建立了關係。2018年,馬斯克在上海建立電動汽車工廠時,李強擔任上海市委書記。特斯拉首個海外工廠的落戶讓中共在亞洲擁有了大肆吹噓的資本。

所有這些都讓你想知道12月20日震動全球遊戲市場時,中共政府在想什麼。

更重要的壓力測試可能是中共不斷加深的房地產危機對地區造成的影響。該行業的違約事件繼續削弱投資者的信心,特別是在通貨緊縮壓力加劇的情況下。

中共的房地產行業可創造國內生產總值的25%至30%。毫不奇怪,一些經濟學家擔心,通過讓債務問題惡化,北京正在為日本那樣的「失去的十年」做好準備。

北京對這一絕對巨大逆風的漸進反應可能會拖累整個亞洲地區。日本可能在2023年結束時陷入衰退,這也無濟於事。但是,對於20世紀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的日本學生來說,看着中共緩慢地解決房地產問題尤其令人不安。

隨着問題的不斷惡化,中共經濟增長潛力將變得越來越有限。通貨緊縮可能會變得更加根深蒂固。全球投資者可能會在其他地方尋找增長機會。

近年來的自傷加劇了這些風險。從對科技的打擊到嚴厲的新冠疫情封鎖,北京已經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中共領導層控制虛擬經濟的決心會成為北京的下一個目標嗎?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希望不會。全球金融體系已準備好迎接中共發起的任何考驗。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FX168財經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06/2000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