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沒想到 科州除名裁決後川普人氣大漲 德桑蒂斯 黑利和民主黨怎麼說

意想不到的是,原本四分五裂的共和黨人在2024初選前的關鍵時期開始集結到川普身邊。同時,川普在黨內黨外的大部分反對者、批評者或對手也在譴責科州法院對川普除名的裁決,關於除名的爭論讓川普持續霸佔各大媒體新聞頭條,人氣大漲。

「無論他們向(川普)拋出什麼,似乎都只是在擴大他在共和黨選民中的支持基礎。」一位共和黨策略師這麼說。他指的是美國科羅拉多州最高法院將前總統川普從該州初選中除名的裁決。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前總統唐納德·川普於2023年12月13日抵達艾奧瓦州科拉爾維爾凱悅酒店參加競選活動。

「不知何故,每次唐納德‧川普得到一條在正常情況下會出大麻煩的法律新聞時,都會對他的支持者產生凝聚作用。」一位《紐約時報》資深記者對此事也有同樣的看法。

距離2024共和黨初選首場投票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科羅拉多州最高法院12月19日根據美國《憲法》叛亂條款裁定,將川普從該州總統初選選票中除名之後,意想不到的是,原本四分五裂的共和黨人在2024初選前的關鍵時期開始集結到川普身邊。同時,川普在黨內黨外的大部分反對者、批評者或對手也在譴責科州法院對川普除名的裁決,關於除名的爭論讓川普持續霸佔各大媒體新聞頭條,人氣大漲。

下面來看一下其中一些著名人物對此事的反應。

川普要上訴:我不是叛亂分子

如同連續受到91項刑事指控的起訴後一樣,前總統川普,作為2024大選共和黨遙遙領先的領跑者,對科州最高法院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決定——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使用《憲法》第14修正案來取消一位總統候選人的資格——發誓要上訴。

川普21日在「真相社交」(Truth Social)平台上寫道:「我不是叛亂分子。」他還特別指出他在2021年1月6日明確鼓勵支持者們「和平地、愛國地」向國會大廈遊行的言論。

在19日的裁決中,科州最高法院以4比3的結果確認,川普在「1月6日國會大廈騷亂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構成了叛亂,從而根據第14修正案內戰叛亂條款阻止川普參加2024大選。

川普的競選團隊表示將對科州的裁決提出上訴。

總統拜登20日拒絕就科州法院的裁決或川普是否應該被從選票中除名發表評論,但他表示,川普支持叛亂是「不言而喻的」。

拜登說:「無論第14修正案是否適用,我們都會讓法院做出決定。但他確實支持了叛亂。毫無疑問。沒有任何疑問。零疑問。他似乎正在加倍努力。」

而川普在他的社媒帖子中則反擊拜登是叛亂分子,對民主構成威脅。

佛州州長德桑蒂斯:民主黨和媒體為川普起到「鞏固支持」作用

民調排名第二的2024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認為,科州最高法院的除名裁決對川普「不公平」,他指責民主黨和媒體「濫用權力」,但在實際中卻是為川普在共和黨初選中起到「鞏固支持」的作用。

德桑蒂斯說:「這個裁決沒有經過任何審判。他們基本上只是說,『你不能出現在選票上。』」

「左派、媒體和民主黨正在做的更大事情的這樣的——他們正在做的所有這一切,基本上是為了鞏固初選中對他(川普)的支持,讓他進入大選,而整個大選都將是所有這些法律官司。」德桑蒂斯20日在艾奧瓦州西區保守黨俱樂部早餐會上發表講話時說道。

「問題是——這會起作用嗎?不幸的是,我認為他們有一個可行的計謀」,德桑蒂斯說,「這將使拜登或民主黨人或任何人有能力挺過這次(2024大選)。這就是他們的計劃,這就是他們想要的。」

「他們不想要的是像我這樣的人,我會讓選舉不再圍繞所有其它問題,而讓選舉圍繞着拜登的失敗,圍繞着左派的失敗,以及圍繞着我們如何能夠扭轉這個國家的局面。」他繼續說道。

德桑蒂斯認為,科羅拉多州的除名裁決時機以及川普正在進行的法律鬥爭是「有原因的」,他說,「他們(指民主黨和媒體)對他們想要實現的目標有一個計劃」。

「我們是想讓2024年(大選)成為『這項審判』『那個案子』『這個案子』,不得不投入數億美元打官司?還是我們想讓2024年(大選)成為關於國家未來的大選?」德桑蒂斯說。

前駐聯合國大使黑利:法院的這種做法「不可想像」

與德桑蒂斯爭奪2024共和黨初選第二名的另一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前駐聯合國大使妮基‧黑利(Nikki Haley)20日表示,反對科州最高法院裁決,她認為除名川普這項裁決「不是民主」,這種做法也「不可想像」。

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黑利說:「法官自行決定誰可以在選票上,誰不能在選票上,這種想法確實是不可想像的。我認為科羅拉多州的人民應該感到憤怒。」

黑利強調,她將「靠自己」擊敗川普,而不需要法官將川普從選票中除名。

她說:「我認為(川普)不應該當總統,我認為我應該當總統。我認為如果我是(總統)的話,我們的國家會表現得更好,但我們應該公平公正地對待他(川普),就像對其他人一樣,讓他也出現在選票上。」

「我們要表達的意思是,僅僅因為這些自由派法官不喜歡他(川普),他們就想把他從選票上除掉——這不是民主,這不是我們。這不是我們需要做的。」

19日晚間,黑利在艾奧瓦州時說:「我們不需要讓法官做出這些決定。我們需要讓選民做出這些決定。」

前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應該由選民而不是法院決定

另一位也尋求入主白宮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前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作為對川普最直言不諱的批評者,也不同意科州最高法院的除名裁決。

他表示,應該由選民而不是法院來決定是否應該「阻止」川普2024年再次當選。

克里斯蒂對新罕布殊爾州的選民說:「我要說的是,我不認為任何法院應該阻止唐納德‧川普擔任美國總統。我認為這個國家的選民應該阻止他擔任美國總統。」

共和黨策略師:共和黨搖擺選民將投向川普

一些共和黨策略師認為,科州法院的除名裁決可能會讓共和黨內一些原本想支持川普以外的總統候選人的選民重新投向川普,而這種情況可能不利於德桑蒂斯和黑利。

共和黨策略師馬特‧麥科維亞克(Matt Mackowiak)對《國會山報》表示,將川普從科州選票中除名的裁決尤其「團結」了共和黨選民,因為他們繼續將針對川普的法律案件視為出於政治動機,因此,這次除名可能會為黨內一些支持非川普候選人的選民打開大門,讓他們轉向支持川普。

麥科維亞克認為,關於科州除名的裁決「主導了新聞報導」,並使黑利和德桑蒂斯陷入「尷尬的境地」。

共和黨策略師布萊恩‧塞奇克(Brian Seitchik)說:「這只會強化他(川普)的我們一道對抗他們』(us-against-them)的論點,並讓德桑蒂斯和黑利失去試圖改變這場競選焦點的機會。」

塞奇克認為,科州除名裁決對川普的競爭對手來說是個「壞消息」。不過,他也補充說,考慮到川普的遙遙領先地位,最終川普是否利用這個時機從他的競爭對手那裏拉攏選民「並不重要」。

「事實是,這剝奪了德桑蒂斯和黑利將選民從川普身邊拉開的機會,而這正是他們(德桑蒂斯和黑利)在這裏要做的」,塞奇克說,「川普不需要將任何選民轉移到他的陣營。他只需要留住他目前擁有的選民就夠了。」

艾奧瓦州共和黨策略師米高‧佐納(Michael Zona)也對《國會山報》說:「法律上的挫折只會在初選中幫助前總統(川普),沒有理由相信這種情況不會再次出現。」

另一位艾奧瓦州共和黨策略師吉米‧森特斯(Jimmy Centers)表示,這項除名決定可能會團結川普在艾奧瓦州及其它地區的支持者,他們會將該裁決與針對川普的曼哈頓封口費案進行比較。

森特斯表示,即使美國最高法院最終推翻這項裁決,其提振川普的政治效應將依然存在。

「對於那些認為法院、司法部想要起訴前總統川普的人來說,科羅拉多州最高法院的裁決強化了這種心態」,他說,「無論美國最高法院做什麼……如果你願意的話,損害已經造成了。」

另一位共和黨策略師戴維‧卡彭(David Capen)認為,這項除名裁決可能會讓那些在川普和德桑蒂斯等另一位候選人之間持觀望態度的選民轉向川普,並延續德桑蒂斯在民調中支持率下降的趨勢。

「無論他們向(川普)拋出什麼,似乎都只是在擴大他在共和黨選民中的支持基礎。」他說。

卡彭建議非川普候選人需要專注於向選民展示「他們的真實自我、真正價值觀」,展示他們的真實性,而不只是說出他們認為選民希望聽到的內容。

川普競選團隊希望,正是共和黨人普遍的強烈反應,刺激選民下個月開始投票支持這位前總統重返白宮。

科羅拉多州共和黨主席戴夫‧威廉姆斯(Dave Williams)20日說:「人們將會看到這一點,他們(選民)將會變得眼中沒有其他人。他們認為這不僅僅是川普的問題,他們認為這是政府官員試圖剝奪他們的選擇權。」

前眾議長金里奇:民主黨接近引發一場災難

著名的共和黨保守派領袖、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認為,在科州最高法院決定將川普從初選選票上除名後,民主黨「非常接近」引發一場「真正災難性」的對抗。

20日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金里奇表示,科州法院的裁決可能會提交給聯邦最高法院,如果聯邦最高法院不推翻該裁決,那「可能是一場災難」。

他表示,阻止川普出現在選票上的努力是「一種傲慢的體制」,而且「不可持續」。

金里奇說:「美國人民不會容忍他們無法選擇自己想要的總統人選。這不是委內瑞拉。這不是尼加拉瓜。這不是古巴。」

「我認為民主黨已經危險地接近引發那種對國家來說真正災難性的對抗。」他還補充道。

21日在接受《凱茨與科斯比》(Cats& Cosby)廣播節目採訪時,金里奇表示,1868年通過的第14修正案僅適用於與南北戰爭相關的情況,對現在沒有意義。

他說:「第14修正案基本上指的是那些起義並打了四年戰爭的人。今天,它對任何人都沒有參照意義。」

科州裁決援引了憲法第14修正案第3款,其中規定,前公職人員「凡……宣誓維護合眾國憲法,以後又對合眾國作亂或反叛,或給予合眾國敵人幫助或鼓勵,都不得」再次擔任公職。

金里奇進一步強調說,川普並沒有被指控煽動叛亂。

他說:「沒有人指控唐納德‧川普叛亂,因為你不能,因為叛亂是一種獨特且可分類的事情。」

金里奇還指責支持對川普除名的科州最高法院法官,他說:「這些人不是法官。這些人是暴徒,他們用強權取代了法治。」

前司法部長巴爾:科州裁決缺乏正當程序

前司法部長比爾‧巴爾(Bill Barr)批評科州最高法院對川普的除名決定,他認為美國最高法院很可能會否決該決定,但是科州此舉可能有助於川​​普當選。

巴爾曾擔任川普政府的司法部長,但在2024共和黨初選中並不支持川普。他批評科州除名裁決的重點是,其缺乏正當程序。

20日在接受CNN採訪時,巴爾說:「我強烈反對唐納德‧川普獲得共和黨提名,但我認為這個案子在法律上是錯誤的,也是站不住腳的。我認為這種擴大法律範圍、採取超激進立場試圖將川普趕出競選的行為會適得其反。他們適得其反。」

「他(川普)以不滿為食,就像火以氧氣為食一樣。這最終會成為一種對他有幫助的不滿。」巴爾說道。

科羅拉多州對川普除名的案件只經過了為期五天辯論的簡短審判,並在沒有陪審團的情況下做出了裁決。

巴爾說,「我不同意該法院有能力得出這樣的結論。這裏的核心問題是拒絕正當程序。」

他認為,如此大規模的案件必須經過數月的取證、複雜的論證和無數的證人。巴爾將該案與指控川普涉嫌推翻2020年大選的聯邦訴訟相提並論,然而,早前的訴訟案並未指控川普煽動叛亂。

巴爾表示,他希望最高法院能夠迅速接收科州裁決案並推翻該裁決。

他說:「我希望他們這樣做。迅速接下這個案子並把它否決掉,因為,否則(川普)可能會在這次初選中被排除在選票之外。」

另一方面,巴爾還警告說,如果允許科州的裁決成立的話,那將會「造成混亂」,各州就會經常援引第14修正案將他們不喜歡的政客踢出選票。

川普彈劾案經理人:不適合由法院決定,而應由國會決定

來自馬利蘭州的民主黨聯邦眾議員傑米‧拉斯金(Jamie Raskin)擔任過川普第二次彈劾案的彈劾經理人,他預計最高法院將允許川普留在科羅拉多州的初選選票上,但這也可能會由國會決定。

拉斯金也是一位前憲法學教授,20日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他表示同意科羅拉多州法院的裁決,即2021年1月6日是一場叛亂,川普參與了叛亂,因此沒有資格再次擔任公職。

他預測最高法院將「聚集在這樣的觀點上,即這不是一個適合由法院決定的問題,而實際上取決於國會的決定」。

「我懷疑這就是川普的支持者集結的地方。」他補充道。

拉斯金指的是第14修正案第三款中的一句話,其中規定「國會得以兩院各三分之二的票數取消此種限制」,即國會以三分之二的優勢投票可以恢復川普競選總統的資格。

《紐約時報》記者哈伯曼:不知何故,壞消息會團結川普的支持者

《紐約時報》記者瑪吉‧哈伯曼(Maggie Haberman)表示,與前總統川普關係密切的人士認為,科州禁止川普參加初選的裁決在政治上對川普反倒是一件好事。

19日晚間在CCN上露面時,哈伯曼說:「他們(川普團隊)通常將其視為……一份禮物。我的意思是,川普對這些案件中的任何一個都不滿意,特別是那些將他與叛亂指控聯繫在一起的案件。但他們看到了他們預期的結果。」

哈伯曼是《紐約時報》的資深記者,多年來一直以報導川普而聞名,可以追溯到川普在紐約市擔任房地產開發商的時代。

她繼續對CNN說:「他們(川普團隊)將請求最高法院受理此事。最高法院不必受理。如果他們(最高法院)不受理此案,那基本上就是肯定了(科州的)這個決定,我認為這會變得很複雜。」

哈伯曼補充說,川普團隊「對自己的機會感覺很好」。

在談到科州法院對川普的除名裁決時,哈伯曼再次強調說:「再說一遍,總的來說,這一切都不是大多數人希望看到的新聞。但不知何故,每次唐納德‧川普得到一條在正常情況下會出大麻煩的法律新聞時,都會對他的支持者產生凝聚作用。」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24/1994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