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甘肅地震救援15小時結束 專家曝內幕令人不寒而慄

—甘肅地震救援15小時結束 專家解讀疑點

作者:
國土資源規劃管理專家王維洛說:中共歷次地震救災都很早就結束救援。「就像汶川救災,到了現場以後,它就把倒塌的房子給隔離起來了,它不讓人家救了,不讓老百姓靠近了。你以為它是在救災嗎?它不讓你救了,你聽見下面有人喊,它也不去救了。只要消息不出去,你多死一個人少死一個人,它不說話。你以為汶川救災的時候,它有什麼很光輝的事跡?整個村子被泥石流給蓋了,村子也沒有了,它連死人也不用報了,村子沒有了,沒人出來說。」

2023年12月20日,在中國西北部甘肅省積石山縣高里村,一名男子走過地震後受損的建築。(Pedro Pardo/AFP via Getty Images)

12月18日23點59分,甘肅省臨夏州積石山縣發生6.2級淺層地震。地震波及到相鄰的青海省海東市。當地官方稱已致131人遇難,近1.5萬間房屋倒塌。但在15小時內就宣佈救援結束,且讓外省救援隊退場,留下重重疑點,專家對此做出分析解讀。

截至20日的官方消息,地震已造成甘肅至少113人死亡、782人受傷,近1.5萬間房屋倒塌,逾20萬間房屋受損,逾14萬人受災;造成青海省海東市18人遇難,受傷198人,16人失聯。

甘肅及青海兩地目前合計至少131人死亡。由於中共慣於隱瞞災情,實際傷亡人數可能遠超過官方公佈的數據。

這次地震,中共官方公佈的震級為黎克特制6.2級,但美國地質調查局表示檢測到的震級為黎克特制5.9級。

為何未滿黃金救援時間就匆匆宣佈結束救援?

「甘肅應急發佈」12月20日午間發佈公告稱,截止到昨天(19日)下午3時,救援工作已基本結束,工作重點也將轉為傷員救治和受災民眾生活安置。這離地震開始,僅15小時。公告還稱,「社會應急力量參與第一階段搜救行動結束」,「請在現場主要執行搜救任務的社會應急力量向現場協調機制報備後有序撤離。」

官方稱19日下午3點救援結束,但《新京報》20日報導還稱,12月19日深夜21時55分,東航MU6809航班從上海虹橋國際機場起飛;12月20日凌晨1時20分,3個救援隊共21人順利抵達蘭州中川機場。

另據黨媒《人民日報》報導,當地的甘南支隊武警是地震發生後9個小時,也就是上午9點,二百一十多名武警及15台車輛才從駐地前往救援現場。按官方所說的下午3點基本結束救援工作,實際上這支武警部隊只參與了5個小時的救援工作。

一般地震72小時黃金救人時間,但甘肅當局在「黃金救援時段」內就宣佈救援結束,原因不明。而且所宣佈的是死者和傷者,沒有失蹤人員。

四川省地礦局、四川省地震學會理事范曉教授12月20日對大紀元表示,一般情況下,地震有一個72小時的黃金救援時間,官方這次說結束救援的是甘肅,青海還沒說結束。從新聞發佈會看,官方的信息公佈也不是很完整,所以有些情況也不太清楚。

「如果房屋現場倒塌的都已經經過搜尋了,從人員統計來說,如果沒有失蹤人員了,死亡的人都已經找到了,可以宣佈第一階段救援結束。但是他沒有詳細地說明,具體的情況怎麼樣現在不太好說,正常的情況他應該把有關的詳細情況,披露的更多一些,更詳細一些。」

大紀元記者20日致電甘肅省應急廳公佈的12.19臨夏積石山地震社會救援協調機制的一名前線指揮部人員,對方直接掛機;記者再致電,當記者告知是外媒大紀元時,對方表示不方便接受外媒的採訪,隨即掛斷電話。

對於當局為何早早結束救援,大陸媒體人楊先(化名)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想淡化災情。按官方內部說法,就是擔心外界對於地震這個事情過於炒作。「對於這邊來講,這只是一場事故和突發災難。況且這次甘肅省委統戰部最忙了,還有民宗局的,事關少數民族問題。」

建築質量受質疑

此次地震,官方稱近一萬五千多間房屋倒塌,死了一百多人,旅德中國國土資源規劃管理專家王維洛12月20日對大紀元表示,這次地震強度不算大,中共說是6.2級,美國說只有5.9級,為什麼有這麼多房子倒塌,這麼多人死亡?因為中共一直聲稱地震是可以防的,已經定下一個建築標準:強震不倒。

「唐山地震以後對建築就有一個很高的要求,到了汶川地震以後要求就更加嚴格了,要求強震中不倒。」

12月19日上午,官方專家稱,此次地震是獨立地震,即新發地震,也是一次主震餘震型的地震。本次地震發生在拉脊山斷裂帶,是一個逆沖型破裂的地震。此次地震震中附近200公里範圍內,1900年以來共發生6級以上地震3次。

范曉也表示,青藏高原邊緣地震都是比較多的,從地震的角度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照理說6.2級地震的震級也不算太高,正常情況下不會有這麼多人傷亡。「光是甘肅大概15,000間房屋倒塌,說明建築的抗震設防很多是沒有達到要求的。」

分析:當局不想外部救援力量泄露災情真相

甘肅省緊急管理廳19日曾宣稱,應急廳已設置「12·19臨夏積石山地震社會救援協調機制」,「不建議外省市社會救援力量自行前往」。20日,甘肅官方又緊急讓已在災區的外部民間救援力量離開。這和今年河北涿州水災,當局驅趕外援類似。輿論質疑中共又要掩蓋災情。

王維洛說,當局可能希望把一些消息給隱瞞住,怕救援隊用手機拍下的場景,會揭穿所謂全國脫貧的真相。「這麼多房屋倒塌了,說明這個地區的建築,沒有達到地震設防的標準,就揭露2020年中共所說的脫貧是假的,農民是住在不合格的房子裏頭。」

王維洛表示,中共歷次地震救災都很早就結束救援。「就像汶川救災,到了現場以後,它就把倒塌的房子給隔離起來了,它不讓人家救了,不讓老百姓靠近了。你以為它是在救災嗎?它不讓你救了,你聽見下面有人喊,它也不去救了。」

「只要消息不出去,你多死一個人少死一個人,它不說話。你以為汶川救災的時候,它有什麼很光輝的事跡?整個村子被泥石流給蓋了,村子也沒有了,它連死人也不用報了,村子沒有了,沒人出來說。」他說。

阿波羅網報道,汶川大地震,中共民政部報告稱,汶川大地震造成7萬人遇難,近2萬人失蹤。但民眾普遍質疑官方數據。

映秀鎮官方戶籍人口為6,641人,實際人口超過1萬人,但官方報導稱地震後僅剩2,300人,未明確說明地震前的人數。

在2009年4月的一個華人集會上,巴蜀同盟會成員伏虎氏公佈他們對四川汶川大地震的調查結果,估計死亡人數約30萬,其中包括超過3萬名學生。這一數字遠超官方數據。伏虎氏解釋,巴蜀同盟會的青年部成員在地震發生後深入災區進行統計,通過數理分析得出這一估計,誤差控制在5%以內。

在地震後,維權者遭到中共當局打壓。張曉輝因起訴地震局發佈虛假信息而被拒絕受理。「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震後在28天內13次組團前往重災區贈送救災物資,曝光了幾十處豆腐渣工程導致中小學生大量離世,被當局以泄露國家秘密判刑三年。黃琦2016年再因維權被抓,判12年,還在獄中。

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撰文批評四川災區學校「豆腐渣工程」,被判十年。出獄後,2020年因討論疫情再次被抓,判刑4年。至今還在獄中。

四川作家譚作人調查災區學校豆腐渣工程,並搜集川震遇難學生名單,被判5年。

此外,原定於2010年3月1日在成都舉行的民間問責中國地震局研討會,其會場被警方毀壞。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阿波羅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21/1993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