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中共反貪大員自己腐敗 誰來監督「欽差大臣」?

中共大力反貪腐10多年來,被揪出來的腐敗官員越來越多。不僅如此,那些曾經負責查辦腐敗官員的紀檢監察部門的官員也在這場運動中紛紛落馬被查。觀察人士指出,中共查辦「兩面人」,雖然展示了所謂「刀刃向己」的決心,更揭示了中共官員的腐敗已經侵蝕到其「內核」,若不從政治制度上來約束各級官員的權力,則無法從根本上剷除腐敗。

中共大力反貪腐10多年來,被揪出來的腐敗官員越來越多。不僅如此,那些曾經負責查辦腐敗官員的紀檢監察部門的官員也在這場運動中紛紛落馬被查。觀察人士指出,中共查辦「兩面人」,雖然展示了所謂「刀刃向己」的決心,更揭示了中共官員的腐敗已經侵蝕到其「內核」,若不從政治制度上來約束各級官員的權力,則無法從根本上剷除腐敗。

中共黨內的「兩面人」

習近平在2012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大上當選總書記後,在他所說的「腐敗問題越演越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的危機面前,展開了中共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反腐運動。在截止到目前的10多年的反腐運動中,中共600多名副省部級以上的「老虎」落馬,數十萬的「蒼蠅」被拍,500多萬黨員幹部被立案調查。

根據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開通報的信息,僅2023年頭9個月,被審查調查的中管幹部(中共中央直接管理的幹部:副省部長及以上幹部,或中共中央委託中組部管理的幹部)就多達35人。2022年,13名中管幹部受到黨紀政務處分,此外還有23名中管幹部接受審查調查。2021年共有25名中管幹部被執紀審查。

今年2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李希在「全國紀檢監察幹部隊伍教育整頓動員部署會議」上指出,對紀檢監察機關開展教育整頓是一項重要政治任務,要「刀刃向己主動說清問題,嚴肅認真堅決清理門戶」,堅決查處「兩面人」,堅決防止「燈下黑」。

紀檢監察幹部「排隊排到你了」

此後,中共紀檢監察部門陸續查辦了一批紀檢監察部門的腐敗官員,包括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第十三審查調查室一級調研員崔玉男、第十三審查調查室二級巡視員汪幼勇、中國工商銀行原紀委書記劉立憲;地方上的湖北省委第八巡視組原組長王少雄、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第三監督檢查室原主任馬鳳霞、寧夏回族自治區紀委原副書記、自治區監委原副主任殷學儒、、湖北省委巡視組原組長樊仁富、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巡視辦主任高虹、海南省委統戰部原一級巡視員鍾捷興、湖北省紀委監委第三監督檢查室原副主任李彥、貴州省紀委監委原派駐第十八紀檢監察組副廳長級專職紀檢監察員徐健生。

在被查處的中共各級領導幹部中,任職紀委監委,甚至手握「尚方寶劍」、擁有「生殺大權」的中央和省市級巡視組的官員接二連三地落馬,越來越引起分析人士的關注。

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楊大利認為,負責查辦腐敗的官員到頭來因為他們自己的腐敗被查,其原因在於,這些人在之前的政治仕途中存在這樣那樣的腐敗問題,因此在他們掌管查辦腐敗問題的權力時,他們的腐敗歷史也被揭露出來。

楊大利對美國之音說:「因為紀檢部門的人有一些本來也不是紀檢部門的,他們有過去的一些履歷,有一些可能讓他們接觸了比較大『收租』的機會。當然在紀檢部門,也有另外的機會。在反腐的過程中,因為可以接觸到大量的資產等等這些情況,當然有些人可能從中漁利,包括紀檢部門的人也有這種情況。當然另外一方面,這些查別人的人,往往也會在這個過程中肯定會受到其他人的比較『關心』,看他們有沒有犯法的機會,互相之間的這種制約。」

在美國的政治學者王軍濤博士則認為,中共大力反腐10餘年,從集中查辦黨內、政府內、軍內高層,已經逐步過渡到公檢法、金融、教育、醫療等領域,現在輪到要查辦當年曾經負責查辦別人的那些人。他說,習近平抓腐敗,要查辦的腐敗官員的名單很長,而且不斷會有新名單塞進來。中共辦案,即使是假辦,經常違法,但一定的司法手續還是要走的,所以好多人,走手續,剛走到,「排隊排到他們了」。

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在被查處的中共中央巡視組的「內鬼」當中,在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擔任中紀委書記期間,於2015年2月開始擔任中央巡視組副組長、中央巡視組組長、中央辦公廳調研室五組組長等職務的董宏,當屬最大的「內鬼」之一。董宏2020年10月2日落馬,2022年1月28日因受賄4.63億餘元等罪行,被判死緩。

有分析認為,董宏從2000年開始追隨王岐山多年,被視為是王岐山的「大秘」、「大管家」,他的落馬被查或跟王岐山不再掌握實權有直接關係。王岐山2017年10月卸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主宰貪官的生殺大權旁落他人後,董宏貪腐的案子開始浮上枱面,直至2020年落馬。

觀察人士稱,中共紀檢監察部門在王岐山卸任後,陸續拿跟隨其多年的「大秘」董宏、以及田惠宇(2022年10月被查)開刀,可能在暗示王岐山已經失去習近平的信任和依賴,同時也折射出中共黨內高層的派系矛盾或鬥爭。

楊大利教授認為,董宏的落馬,這其中肯定有一些派系矛盾或鬥爭的因素,至少這些曾經查別人的人,肯定得罪過一些人,而被得罪的人也有他們的影響和能力,也勢必會在適當時機進行報復。

他說:「董宏的情況就比較特殊一點,因為他之前尤其在金融等這些系統有過很多的機會。所以最終,尤其是在王岐山卸任之後,等於是他上面的保護傘就沒有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成為被調查的對象。其實,有一些不一定僅僅是因為調查,而是因為之前有其他人舉報。所以舉報之後,在這個體系中,尤其是如果沒有上面人特別強力的罩着的話,那麼很容易調查就會發生。在這種情況下,尤其是像董宏這種情況,毫無疑問的,就是他過去有各種各樣的貪腐機會。」

中國政治學者王軍濤博士說,他從國內回來的朋友那裏得知,中共的紀檢口確實很腐敗,實際上,這些查腐敗的人,自己也很腐敗,而且他們查誰,不查誰,中間也收了不少錢。與此同時,他也指出,中共黨內高層確實存在着權力鬥爭,在王岐山的最後兩年(2016/2017年)表現得更為突出,反腐向家族勢力開戰,向金融、外貿、經濟口(實際上是都是王岐山的人)開戰,就是例證。

「實際上到他(習近平)大權在握之後,他就真地就是反腐的需要了。還有一個,我覺得,就是他現在太多疑,因為他自己確實生活在極度不安全之中。」

酷刑與制度

觀察人士指出,中共反腐反了10多年,越反腐敗,問題越多,而且揪出大批曾經負責反腐的官員。接二連三的中共紀檢監察「內鬼」被揪出來,不僅表明中共反腐的力度,更反映出中共反腐官員中存在着普遍的腐敗問題,已經侵蝕到其「內核」。這些反腐敗的人之所以知法犯法「自己腐敗」,跟權力受不到制約不無關係。習近平所謂「把權力關在制度的籠子裏」的豪言壯語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謊言。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楊大利說,中國過去40多年經濟的強勁發展,產生了巨大的資產和巨多的機會,與此伴生的權力尋租的機會就特別多,權力產生財富的機會也特別多。因此,中國的發展跟大量的貪腐案例實際上是相輔相成的。他說,如果不從制度上制約這種權力,中共的反腐也就無從談起。

「的確,權力從上到下,有時候特別的巨大的情況下,那麼就很難得到相應的制約,不管是法治也好,尤其是媒體等方面都受到極大限制的情況下……。另外一方面,因為權力受到制約需要一個系統的工程。真正現代的政府應該是有限的政府,但中國的發展又特別崇拜權力,特別崇拜這種極其巨大的(權力),比方說舉國體制等等這些情況下,那麼自然而然就難以抑制各種各樣的腐敗現象。這的確是有一些體制性的因素。」

王軍濤博士也認為,中共這種制度性、系統性的腐敗問題必須從政治制度上的改革來解決,不然的話,即使中共效仿明朝皇帝朱元璋,以「剝皮楦草」的刑法來處罰貪官,也無法根除中國官員不受制約權力滋生的腐敗問題。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02/1985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