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不愛買房,瑞士人真的愛租房?

菲利普·斯基巴是在金融行業工作的高薪分析師,如果在其他國家,他可能會毫不猶豫地買房。但在他居住的蘇黎世郊區小鎮上,即使是他口中的丑房子,也能賣到數百萬美元。

去年,他家附近一棟簡單的米色灰泥房屋掛牌出售。價格為750萬瑞士法郎,約合830萬美元。

「我的第一反應是,這太荒謬了,簡直是一種侮辱,」41歲的斯基巴說,他和女朋友合租了一套公寓。幾周後,那棟房子賣掉了,這讓他更加堅定了如今在瑞士買房的現實——在蘇黎世附近的任何地方,購買一套獨戶住宅,都不僅僅是一種奢侈而已。

「這已經超出了奢侈的範疇,」斯基巴說。「兩個孩子,一棟房子,一個花園,兩輛車——我不知道誰擁有這些。」

瑞士的900萬居民是地球上最富有的人群之一,他們大多是租房者。越來越多的城市白領發現自己被擋在房地產市場之外。根據研究公司Wüest Partner的數據,蘇黎世一套單間公寓的平均價格為110萬美元。按每平方英尺計算,蘇黎世的房價比巴黎高出約80%。

在加州、紐約和倫敦等沿海地區的年輕人看不到買房之路的同時,瑞士讓世界瞥見了一個後所有權社會。大約36%的瑞士人擁有自己的住房或公寓,這一比例在西方國家中是最低的,遠低於歐盟70%和美國67%的平均水平。雖然許多瑞士年輕人說,他們看到了一生租房的好處——主要是避免了買房的麻煩和負擔——但同時他們承認,他們對別無選擇感到不滿。

菲利普·斯基巴在他位於瑞士佐利孔的出租屋露台上,背景是蘇黎世湖的美景。他說:「我覺得擁有房產已經被寫進了人的DNA里。但如果你想住在瑞士的市區,租房是如今唯一的選擇。」CLARA TU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想,大多數瑞士人仍然夢想着擁有一棟帶花園的獨棟住宅,」36歲、在蘇黎世工作的安德烈亞斯·韋伯說。「而這已經不可能了。」

韋伯是抵押貸款經紀公司Corefinanz的總經理,但他自己也是租房者,住在距蘇黎世市中心半小時火車車程的公寓裏。「我還沒到那個地步,」他在談到自己買房時說。瑞士首次購房者的平均年齡為48歲,比鄰國法國大15歲。

蘇黎世居民安德烈亞斯·韋伯是抵押貸款經紀公司 Corefinanz的總經理。關於購買自己的房子,他說:「我還沒到那個地步。」CLARA TU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美國和其他許多國家,擁有住房受到政府的鼓勵,通常被視為一種成人儀式。在瑞士,70%的地形是山脈,有限的可建造土地上昂貴的房地產已經成為世代相傳的現實,一輩子租房並不被認為是個人的失敗或制度的缺點。

愛麗絲·霍倫施泰因在蘇黎世郊區新房的花園中。她說:「買下房子的那一刻,我就想,我失去了自由。」CLARA TU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知道很多人根本不想買房,」專門研究城市問題的心理學家愛麗絲·霍倫斯坦說。「他們就是不重視房屋所有權。他們認為這已經過時了。」

人們在這方面也不會那麼苛求。瑞士的租房者說,沒有人來告訴他們通過買房積累財富是多麼重要。「大多數人都是租房子住,這一點也不丟臉,」來自瑞士北部城市巴塞爾的克里斯蒂安·希爾伯說,他在倫敦經濟學院專門研究房地產。「就算有人說起這個話題,也是,『你自己有房子,為什麼?』」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瑞士一直是租客佔多數的國家,在某些方面,這對這個國家很有好處。2008年,當掠奪性貸款和貸款違約使美國陷入衰退時,瑞士經濟幾乎沒有受到影響。瑞士金融當局要求對借款人進行嚴格審查;「次貸」從未在日常生活中出現過。

但在這裏,租房的任何偏好都與嚴酷的金融現實相衝突:全國調查顯示,近幾十年來,瑞士的房主狀況有所改善,至少在財富方面是這樣。瑞士30多歲的房主的淨資產中位數是同年齡租房者的6倍。而且貧富差距只會隨着年齡的增長而擴大。瑞士洛桑社會科學研究基金會的烏爾西娜·庫恩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瑞士70多歲的房主比同齡租房者富裕11倍。

問題在於,要想成為房主,「你需要財富來獲得更多財富,」庫恩說。

日內瓦大學教授馬丁·赫斯利對瑞士人的房屋所有權進行了數十年的研究。他說,儘管從長遠來看,從數學角度來看,買房更有利,但許多瑞士人還是負擔不起首付,按照法律規定,首付至少是購房價格的20%。再加上4%的轉讓成本,根據Wüest Partner的數據,目前瑞士房屋的平均價格在140萬美元,那麼最低首付就是33.6萬美元。

許多瑞士人依靠永續性重新貸款來買房。瑞士以奢侈腕錶、精緻巧克力和終身抵押貸款聞名。還貸還到死情況並不罕見,這從納稅的角度講是有利的,因為抵押貸款利息可以抵稅。這種貸款還讓瑞士引以為傲的銀行業獲得了大量業務。

蘇黎世和瑞士其他城市的建築擁有百年歷史,被雄偉山脈環繞,未受世界大戰影響,吸引着雄心勃勃的買家。CLARA TU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對駕車穿過這片阿爾卑斯田園的迷人風光的遊客來說,如此高企的房價並不難以理解。在伯恩和蘇黎世等城市,有數百年歷史的石板路小巷完好無損,未受兩場世界大戰的影響,堪稱活生生的博物館。蘇黎世的天際線是高聳的雪山。環繞城市的湖泊如此清澈,以至於游泳者有時會從城市行人路和步道直接跳入水中。

43歲的粒子物理學家安德烈亞斯·富勒在一家銀行從事風險管理工作。在決定到瑞士首都伯恩購房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必須靠家人幫助才能付得起首付。他和他的伴侶、37歲的鋼琴老師西瓦·川查倫需要找一處能讓西瓦練習鋼琴而又不打擾鄰居的住所。他們看了15套房,其中五套他們開了價。但總有人出價比他們高。

「你會感到很沮喪,」富勒說。「走進大門之後你覺得,『這是我們的夢想之屋』,但最後卻沒辦法買下來。」

西瓦·川查倫(左)和安德烈亞斯·富勒在伯恩郊區的家中。他們分別通過三筆為期八年、10年和12年的貸款來支付房款。CLARA TU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發現了一個想買的房子後,他們傾盡所有。這套面積約200平米的房子就位於剛出伯恩市城區的地方,與鐵路隔街相望,廣告標價125萬法郎(合138萬美元),但在多輪競價後,他們以152萬法郎的價格買到了手。除了他們兩家人幫忙支付的30萬法郎(33.2萬美元)首付之外,他們分別還通過三筆為期八年、10年和12年的貸款籌集了資金。這種貸款組合導致他們的大部分還款都是利息而不是本金。他們準備用未來數十年的漫長時間償還房貸。

斯基巴說,在他所在30人規模的辦公室里,大多數人的年薪至少有10萬法郎,但只有兩人有自己的房子。他能買得起蘇黎世郊外鄉間的房子,那些60公里外的住宅售價達到150萬法郎。但他不想住得離城市裏的辦公室和朋友那麼遠。

「我覺得擁有房產已經被寫進了人的DNA里,」他說。「但如果你想住在瑞士的市區,租房是如今唯一的選擇。」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27/1983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