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深夜暴雷!又一個中國互聯網大佬栽了

11月21日晚間,鬥魚突然公告稱,公司CEO兼董事會主席陳少傑先生於2023年11月16日左右被成都警方逮捕。

鬥魚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尚未收到任何關於陳少傑被調查的正式通知或被捕的原因。

鬥魚還表示,陳少傑被拘留以及隨後針對相關方的任何相關法律訴訟和執法行動可能會對公司聲譽、業務和經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11月22日中午,成都都江堰市公安局發佈警方通報:「我局經偵查查明,陳某傑(男,39歲)涉嫌開設賭場罪。

目前,陳某傑已被依法執行逮捕。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受該消息影響,鬥魚美股股價遭遇大跌,截至最新收盤,股價大跌6%,僅剩0.91美元/股,最新總市值僅剩2.89億美元,相較於2021年最高點,累計跌幅達95%,總市值累計蒸發6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60億元)。

深夜暴雷!又一個中國互聯網大佬栽了

其實,在被捕消息發佈之前,關於陳少傑失聯的消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

近日,鬥魚方面表示,公司已經與陳少傑失聯近3周,目前正在積極尋找他的下落,並協助相關部門進行調查。

至於失聯具體原因,鬥魚並未透露。

但在互聯網上,關於陳少傑失聯、被逮捕的原因已有多條爆料,有博主稱,內部人士透露,陳少傑「進去」的原因大概率是339涉賭事件。

2020年9月,鬥魚戶外一哥:彡彡九戶外(也稱「339」),曾利用鬥魚平台的抽獎玩法,進行網絡賭博。

據媒體曝光,彡彡九戶外直播間共開設「抽獎」次數高達4200餘場,共計超過442萬餘人次參加,一年流水高達1.1億元。

深夜暴雷!又一個中國互聯網大佬栽了

因涉嫌萬人聚賭,這一案件在2022年12月被四川省都江堰市法院公開審理,案由正是:利用直播平台開設賭場案。

對此,鬥魚相關負責人曾否認直播間「涉賭、違規」,其表示,339直播間有關行為並非賭博,而是屬於商業領域的有獎銷售行為,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只要抽獎金額不超過五萬,就既不違法,也不違規。

據界面新聞,「彡彡九戶外」並非唯一一個涉賭直播間,名為「長沙鄉村敢死隊」的鬥魚直播間也曾被曝出利用平台抽獎規則進行涉嫌賭博的活動。

2021年1月,中國青年網發文稱,鬥魚主播「長沙鄉村敢死隊」才是「鬥魚最大賭場」,每晚10點開啟涉嫌聚賭的抽獎活動,2020年其流水高達1.77億元,日流水最高1300萬元。

除了涉賭,鬥魚涉黃的問題也屢屢引發熱議。

鬥魚以遊戲直播聞名,而秀場直播也是其重要支柱。但近年來,大量低俗和色情內容充斥着鬥魚的秀場直播。

深夜暴雷!又一個中國互聯網大佬栽了

今年3月底,「鬥魚官方推送軟色情表演」一度衝上熱搜,引起熱議,有的網友表示「這已經不是擦邊了,是真的低俗」。而網傳的一張「鬥魚尺度扣分規則」截圖,更是顯示,鬥魚似乎在對低俗色情內容有一定「鬆綁」。

隨後,5月,網信辦就針對鬥魚平台存在的色情、低俗等嚴重生態問題,進駐鬥魚平台開展為期1個月的集中整改督導。

深夜暴雷!又一個中國互聯網大佬栽了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上市公司CEO,陳少傑近年來格外低調,公開露面的場合非常少。

隨着陳少傑被捕,深陷困境的鬥魚愈發危險。

深夜暴雷!又一個中國互聯網大佬栽了

回顧陳少傑的創業經歷,也算得上是一段商業傳奇。

公開資料顯示,1984年,陳少傑出生於山東濟南,從小學5年級開始,他就迷上了遊戲,到了大學更是通宵泡在網吧玩魔獸。大一的時候,輟學成了「家裏蹲」。

2006年春節後,21歲的陳少傑來到武漢。憑藉10年資深玩家的履歷,他很快找到了一份開發遊戲對戰平台的工作。

當時,陳少傑開發的一款遊戲意外被前中國首富陳天橋看中,因此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2010年,年僅26歲的陳少傑,買下了國內「二次元網站鼻祖」A站,並成立了A站的「生放送」頻道。

2014年,他將「生放送」頻道從A站獨立出去,並更名「鬥魚TV」。

此後的短短几年間,鬥魚突飛猛進,並獲得了包括紅杉中國等知名資本的投資。

鬥魚,是一家以遊戲為中心的流媒體直播平台,用戶可以通過PC和移動應用程式上的平台享受互動遊戲、娛樂實時流媒體。

2019年7月,鬥魚登陸美股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一度接近40億美元,陳少傑的個人財富也隨之暴漲。當年10月,陳少傑以25億元人民幣的身家,位列《2019年胡潤百富榜》第1507位。

深夜暴雷!又一個中國互聯網大佬栽了

深夜暴雷!又一個中國互聯網大佬栽了

在陳少傑被捕之際,鬥魚正在經歷至暗時刻,業績、市場地位遭遇斷崖式下跌。

首先,看業績方面,自2022年以來,鬥魚每個季度的營收一路下滑,全年實現營收71.08億元,同比下降22.44%。今年第一季度,鬥魚實現營收14.8億元,同比萎縮17.4%;第二季度跌至13.9億元,下滑24.1%,創下六個季度以來新低。

深夜暴雷!又一個中國互聯網大佬栽了

因此,鬥魚的營收頹勢一直未能扭轉。

核心用戶數和付費數量方面,鬥魚2023年二季度月活躍用戶數為5030萬,去年同期為5570萬,減少了500萬;鬥魚2023年第二季度核心付費用戶為400萬,此前2021年末為730萬,付費用戶已腰斬。

鬥魚更大的危機,或許來自於外部競爭。

隨着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的猛烈進攻,鬥魚的遊戲直播市場份額正在被不斷分食。

以快手為例,按照其公佈的數據,截至2020年5月,快手遊戲直播的月活躍用戶數量已超過2.2億,遊戲短視頻月活躍用戶數量超3億,將鬥魚遠遠甩在身後。

與此同時,鬥魚頭部主播紛紛出走,曾經的「鬥魚一姐」馮提莫出走B站,旭旭寶寶投奔抖音,這也直接導致大量用戶被帶走。

陳少傑因涉賭被逮捕後,鬥魚或將面臨巨大的監管風險,一輪嚴厲的審查或許正在逼近。

當前,留給鬥魚的時間窗口越來越少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侃見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27/1983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