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哇!中紀委敢查時任總書記 敢查習近平嗎?

作者:

最近三個月,大陸一再有網站刊登中紀委接到舉報華國鋒的信件並嚴查的舊文,讓人無法不聯想到古人常用的春秋筆法。這篇舊文曾於2018年7月刊載在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機關刊物《學習時報》上,並由新華網隨後轉載。

眾所周知,華國鋒是毛澤東死前欽定的接班人,他是毛的親兒子的身世,在中共黨內並不是秘密。在毛死後,華沒有「辜負」所託,除了祭出「兩個凡是」,繼續遵循毛的政策和指示外,還花費巨款為毛在天安門廣場修建了墳墓。為了鞏固權力,他也支持軍委副主席葉劍英與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除掉「四人幫」發動的宮廷政變,其後,華成為毛之後集黨政軍權於一身的中共最高領導人,並同意鄧小平復出。

1980年後,華國鋒因跟鄧小平發生政治路線上的激烈衝突,被迫離開了中共權力核心,由鄧小平執掌大權。此後,華國鋒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並且在中共權力傳承的官方敘事中被抹去。

然而,就在華國鋒退出權力中心不久,一封舉報信被送到了中共中紀委。一時間,中紀委的官員們亂了手腳,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很快,這一消息就被中央上下全部得知。時任中紀委常任書記的黃克誠自然也知曉了這一封針對華國鋒的舉報信,於是他馬上趕到紀檢委,仔細閱讀這一封舉報信。

檢舉信主要提到華國鋒的三件事:一是華國鋒去江蘇視察,當地政府為了華的安全和出行方便,提前封鎖道路,搞戒嚴,造成上班族遲到,學生遲到,甚至部分地方出現交通擁堵,引起群眾不滿。

二是中央黨校的教授寫信稱,有人把華國鋒在中央黨校作報告坐的椅子送到博物館,作為文物進行展覽。有民眾認為,華國鋒這是帶來了極大的個人主義崇拜之風,破壞了社會風氣。

三是山西群眾寫信反映,山西地方政府在華國鋒交城的老家,修繕其故居建紀念館,有搞個人崇拜之嫌。

看罷舉報信,黃克城於是下令調查,並向眾人保證:「大膽調查,一切後果由我來承擔」。同時,黃克誠也主動把這件事告知華國鋒,讓華有個心理準備。

華國鋒得知後,親自趕到中紀委,並就這三件事給了解釋。首先華國鋒在江蘇期間,確實出現了管制道路,造成交通擁堵的情況,但命令不是來自華本人,是當地政府商議後的做法,但結果卻造成了混亂,華已對相關負責人提出批評。

其次,華國鋒所坐椅子被黨校工作人員視作文物送入博物館展覽,確有此事,但華本人稱並不知情。現在已經撤下了椅子,並對當事人做出了嚴厲的批評。

至於山西交城政府為華國鋒修繕故居一事,華的解釋是實際修繕的是自己哥哥的居所,因為自己在交城早已沒有居住的地方。

華國鋒的解釋的漏洞在於,在江蘇交通出現混亂的情況時,華為何不馬上下令停止管制?還有山西政府不是因為華國鋒的緣故,憑什麼給華的哥哥修繕住宅?

不過,華的解釋好歹可以說得過去,至少從表面上看,損害領導人聲譽的「壞事」都是底下人做的,領導者並不知曉,領導人的「光輝形象」還在。

據說黃克誠聽完華的解釋後,也是鬆了一口氣。其後的調查結果也與華的解釋一致,黃克誠也向華國鋒道歉。但華國鋒為此還上門向黃克誠表示自己的感謝,稱讚黃克誠敢講真話等。

這樣的文章在2018年新華網轉載後,被大量轉發,甚至在微信朋友圈中刷屏。彼時北京學者榮劍在推特發文稱,「從昨晚到今早,國內網路上到處是華主席認錯的帖子。主席也會犯錯,主席也會被中紀委嚴查,主席的錯主要是搞個人崇拜。主席要有認錯的雅量,沒認錯的雅量就不要當主席……」

不過,很快,該文和相關評論在當晚就全部被刪除。背後折射的是中共高層江派與習派的賽局。

但顯然,這篇文章還是引起了高層的注意。很快,在7月13日,網傳中共中央辦公廳下令全國撤下習個人的畫像以及含有習照片圖像的海報、宣傳品等。中國多地官方同時要求各單位不要張貼習的畫像,已經張貼的要緊急撤下。也是在同一時間,陝西省社科聯發佈的「梁家河大學問」研究課題被官方緊急叫停,叫停原因並未披露。

7月14日,中共新聞聯播再提「旗幟鮮明講政治」,「維護中央權威」,「自覺與中央保持一致」,似是習在向那些「攪局者」發出警告之音。

如今,同樣內容的舊文再現網絡,應該還是意有所指。與華國鋒相比,習近平出行何止只是交通管制,連沿街的窗戶、門都要被封,相鄰小區居民出行也要受限。

還有根據網路上的曝光,習在視察時碰過的大量物品,包括椅子、毛巾和馬桶等,都被拿來展出。這說明諂媚已經成了官場的流行病。

至於習近平之父習仲勛在陝西富平的陵墓,更是在習上台後,大規模擴建,據說佔地4萬畝,面積相當於三分之一的香港

那麼,對於習的不符合中共黨規的做法,為何沒有人敢檢舉呢?為何沒有中紀委書記敢查呢?為什麼習不主動認錯?那是因為現在的中共政權已經走入了末路,對任何不同的聲音,都採取暴力打壓下去,以此苟延殘喘。而所有的上位者最重要的一點是對習要「忠誠」,哪怕是表面上的。現任中紀委書記李希是習的嫡系,估計他收到任何關於習的負面訊息,都會毫不留情地壓制下去。

網路上曾流行這樣一段話:「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讚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24/1982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