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新崛起的中亞拒絕「俄羅斯後院」標籤

資料照片:左起,吉爾吉斯斯坦、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總統於2022年10月14日在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舉行的俄羅斯-中亞峰會上合影。(哈薩克斯坦總統新聞辦公室供稿,美聯社發佈)

華盛頓—

哈薩克斯坦總統卡西姆-喬馬爾特·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11月9日在哈薩克斯坦首都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用母語向來訪的俄羅斯總統發表講話,令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及其隨行人員感到困惑。

雖然托卡耶夫用哈薩克語發言不到30秒,但這個做法表明了一個觀點:哈薩克斯坦不是俄羅斯。莫斯科是戰略盟友和有着共同歷史的鄰國,但哈薩克斯坦是一個主權國家。

「這需要勇氣,」皮策學院教授阿扎馬特·朱尼斯拜(Azamat Junisbai)在前身為推特的X網站上的一篇帖子中說道。「托卡耶夫總統特意用哈薩克語傳達了他的信息,即使是一小部分,也是有意義的,並且受到那些了解背景的人的讚賞。」

朱尼斯拜的帖子使用了母語而不是更熟悉的俄語書寫,這本身就反映了這個前蘇聯共和國決心在莫斯科之外建立自己的身份。

托卡耶夫和其他中亞領導人,特別是烏茲別克斯坦的沙夫卡特·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一直在世界各地旅行,簽署重大投資協議並在國內舉辦國際峰會,宣傳他們對該地區的發展議程和願景。

然而,許多西方國家卻遲遲沒有承認這一趨勢,包括路透社、德國之聲、華爾街日報和時代周刊等主要新聞出版物,它們最近都將中亞稱為「俄羅斯的後院」。

例如,彭博社以引人注目的「馬克龍登陸普京後院尋找新朋友和鈾」報道了法國總統本月對中亞的訪問。

中亞和一些西方研究人員對這句話感到憤怒,他們越來越認為這表明這是一種殖民主義和居高臨下的方式來理解一個擁有自己的歷史、文化和軌跡的地區。

喬治華盛頓大學哈薩克斯坦博士生阿克博塔·卡里巴耶娃(Akbota Karibayeva)在X網站上寫道:「彭博社將哈薩克斯坦/中亞貶低為『普京的後院』,這是無知、侮辱和不道德的新聞報道的新水平。」

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歐安組織學院的阿塞爾·杜洛特凱爾迪耶娃(Asel Doolotkeldieva)也在X網站上做出了回應:「彭博社甚至懶得寫下這個國家的名字。哈薩克斯坦只是一個『後院』。那麼告訴我,這種西方帝國話語與俄羅斯帝國關於中亞的話語有何不同?你好在哪兒?」

「中亞不是一個立交橋區,而是一個目的地,」埃里克·魯登希爾德(Eric Rudenshiold)在最近的華盛頓圓桌會議上表示。這位拜登特朗普政府的前國家安全委員會中亞主任現在是華盛頓裏海政策中心的高級研究員。

烏茲別克斯坦學者阿克拉姆·烏馬羅夫(Akram Umarov)在同一小組討論中從塔什干遠程發表講話,他認為尋求加強與中亞關係的國家需要欣賞這種新興的身份。

「中亞專注於自身發展,」他說。「它希望得到包括美國在內的合作夥伴的堅定承諾和長期興趣。」

這種身份的部分原因是中亞所處的「艱難鄰里」位置,該地區處於內陸,被俄羅斯、中國、伊朗阿富汗包圍着,同時又處於東亞和西亞的十字路口。

「我們無法改變我們的地理位置,這始終很重要。你要處理你所擁有的,所以我們需要務實,」烏馬羅夫說。

他的哈薩克斯坦同事伊斯坎德爾·阿基爾巴耶夫(Iskander Akylbayev)補充說,中亞不僅僅是一個連接更寬廣、更強大國家的地區,而且旨在將自己轉變為一個商業中心。

阿基爾巴耶夫表示,哈薩克斯坦是世界12大石油生產國之一,「不僅希望開展以能源為導向的合作,還希望成為知識型經濟體」。他強調了區域互聯互通的重要性,這可能會吸引更多投資流向中亞地區並會提升其形象。

但烏茲別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官員表示,現實要複雜得多,他們承認該地區領導人深受對俄羅斯侵略的恐懼以及對美國和歐盟揮之不去的不信任的影響。中亞各國政府發現自己在進行對沖,尋求難以捉摸的平衡。

一位拜登政府官員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談到中亞的困境時,也表達了同樣的擔憂:「當你被俄羅斯、中國、伊朗和阿富汗包圍時,你如何轉移你的貨物並推動你的利益?」

美國的機遇

魯登希爾德認為,中亞五個國家「共同努力,擺脫以前的孤立,連接到更加全球化的未來,這個過程為美國創造了重要的新機遇。」

中國、海灣國家和歐盟承諾投資數十億美元,這使中亞國家希望他們擺脫「俄羅斯的束縛」。魯登希爾德在裏海政策中心最近發表的文章中指出,相比之下,美國的承諾就相形見絀了。

哈薩克斯坦渴望發展一條「中間走廊」,通過該走廊,東亞貨物可以通過其領土、裏海和高加索運輸到西方。雙重內陸國烏茲別克斯坦迫切需要進入海港。土庫曼斯坦希望修建一條跨裏海天然氣管道,以促進其主要資源的銷售。

魯登希爾德說:「華盛頓錯過了援助該地區的重要機會。雖然美國外交官和發展專家向中亞各國首都發出了正確的信息,但他們沒有足夠的資源來跟進。」

但如何讓美國國會相信該地區值得投資呢?在一些人看來,這似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尤其是當許多立法者,至少部分是通過描述該地區為後院的報道來了解中亞的那些立法者,仍然將中亞共和國視為俄羅斯和中國的附庸。

魯登希爾德建議,美國立法者可以首先廢除傑克遜-瓦尼克修正案。這項近50年前通過的法律最初是為了限制與蘇聯的貿易,但它仍然阻止一些國家獲得與美國的最惠國貿易地位。

魯登希爾爾德說,雖然美國無法取代中亞鄰國作為貿易夥伴,但它可以使中亞國家「按照自己的方式開展業務,而不是受莫斯科和北京的支配」。

人權倡導者反駁說,在該地區在建立法治方面取得更多進展之前,廢除傑克遜-瓦尼克法案並給予更多貿易優惠是沒有道理的。他們指出,一些中亞國家仍然奉行獨裁做法,監禁記者,限制非政府組織和宗教自由,並維持嚴厲的反LGBTQ立法。

地區主義的興起

奧克斯中亞事務學會主席、德克薩斯農工大學布殊政府與公共服務學院教授愛德華·萊蒙(Edward Lemon)表示,「過去十年中亞外交關係最重大的變化是地區主義的興起。」

萊蒙對美國之音表示:「簽證制度已經放寬,邊境重新開放,貿易激增,區域內移民增加。」

然而,他表示,中亞領導人仍然沒有作為一個有凝聚力的群體行事。「這樣做的話,肯定會加強他們話語權。」

萊蒙補充說,在努力擺脫「俄羅斯後院」標籤的同時,「所有(中亞)國家都與莫斯科保持着密切的聯繫,自全面入侵烏克蘭以來這種關係沒有發生實質性變化。」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22/198137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