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早年人生際遇,習看待中美關係只有「兩個字」

「他是在人生很多年裏缺乏安全感的那種人,而且正如他後來說的,他從父親那裏學到了人際關係和權力的變化無常,」史丹福大學胡佛曆史實驗室研究員唐志學(Joseph Torigian)說道,他讀了習近平對軍隊的講話。「現在他成了指定繼任者,他觀察世界時看到的是『顏色革命』和美國的干預,對他來說,一個最終想法是,權力是安全和力量的最後保證。」

2015年,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首次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時,曾要求美國保證給予中(共)國尊重。

他試圖取悅科技高管們,同時為中共對互聯網的控制做辯護。他否認中共正在將有主權爭議的南中國海軍事化,同時堅稱中共在那裏擁有海事主權。他對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充滿希望,在這種關係下,中美將以平等的地位和平共處。

但在回國後主持軍隊會議時,習近平卻以截然不同的嚴厲措辭發出警告,稱正在崛起的中(共)國與長期佔主導地位的美國的競爭加劇幾乎不可避免,中共解放軍應該為可能的衝突做好準備。

按照習近平的說法,儘管中共尋求和平崛起,但西方列強不會接受共產黨領導的中(共)國正在追趕、並在有朝一日取代它們全球霸主地位的想法。他在向軍隊發表講話時說,西方永遠不會停止試圖阻撓中(共)國的崛起和推翻中共,但這些講話基本上沒有見諸媒體。

「毫無疑問,我國發展壯大是推動國際格局和國際體系深刻調整最重要的一個因素,」他在訪美兩個月後,也就是2015年11月對解放軍高級指揮官發表講話時說。「一些西方國家是絕對不願意看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中國發展壯大的。」

雖然習近平曾向美國總統奧巴馬保證不會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但他在2016年2月對解放軍高級指揮官們說,中共必須加強在南中國海的存在,他說:「我們抓住時機、排除干擾,加快推進南海島礁建設,取得了經略海洋、維護海權的歷史性突破。」(中國在接下來的幾年裏迅速擴大了在那裏的軍事基礎設施。)

習近平對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共官員發表的這些講話經整理成集後由軍方出版印發給高級軍官供內部學習之用。《紐約時報》看到並核實了這些講話。《習近平關於國防和軍隊建設重要論述選編》包括了他上台初期的2012年到2016年2月發表的講話。

這些講話提供了一個未經修飾的新視角來了解這名處於超級大國競爭中心的領導人,而這場競爭正在影響着21世紀的進程。這些講話表明,甚至在中美關係在後來的川普政府時期急劇下降之前,習近平有時就已在表達一種近乎宿命論的堅定信念,那就是,中(共)國的崛起必將引起尋求維持主導地位的西方競爭對手的強烈反對。

「我們發展得越快,對外部的影響衝擊就越大,受到的戰略反彈力就越強,」習近平2014年對中國空軍軍官們說。

在習近平的世界觀中,西方尋求顛覆中共在國內的權力,遏制中共在國外的影響力。中共必須用鐵腕統治和日益強大的中共解放軍來應對這些威脅。

中共在南沙群島修建的人工島,島上有機場和各種建築物,攝於2022年。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力求加強本國在該海域的存在。EZRA ACAYAN/GETTY IMAGES

在習近平準備本周在加州與拜登總統會面之際,這兩個大國將如何處理之間的競爭,仍是讓人們對雙方關係憂心忡忡的問題。

習近平已在試圖穩定與華盛頓的關係,這似乎是受中國經濟困境的壓力,以及希望減少中共在外交上遭受孤立願望的影響。「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習近平最近在北京對到訪的美國立法者說。

但由於雙方的相互懷疑根深蒂固,兩國對立情緒的任何緩和可能都很脆弱。

習近平強調,他對美國帶來的挑戰的判斷沒有改變,他曾在今年3月罕見地公開表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我實施了全方位的遏制、圍堵、打壓。」

對美國實力的懷疑

習近平的世界觀以及他對美國的看法帶有他當年為掌權做準備的那段動盪時期的印記。雖然中國經濟在那段時期增長迅速,但促進經濟增長的改革步伐已放緩,官員腐敗猖獗。雖然國家擴大了安全措施,但抗議和異見也在擴大。

隨着習近平將成為中共下任領導人的跡象在2007年變得清晰起來,一些外交官、專家和黨內關係廣泛的中共元老們曾預測,他會是一名實用主義者,可能會重啟中國的經濟自由化進程。有些人甚至在他身上看到了長期停滯的政治改革的機會。

他們指出,習近平是參加過中國革命的領導人的兒子,那名領導人曾在20世紀80年代幫助指導中國的經濟改革。他們還指出,習近平曾在中國東南沿海的商貿省份擔任過幾十年的官員,包括在福建省工作了17年,在那裏,他曾試圖吸引與福建一海之隔的台灣的投資者。曾擔任毛澤東秘書工作的退休高級官員李銳在日記中記下了2007年他與別人談起當時還相對無名的習近平的一段對話。

「問習近平如何,答四個字:『無為而治』,」李銳寫道。「這就不錯,」李銳補充道,「發揮大家的長處,少干涉。」(李銳已於2019年去世;他的日記和信件保存在史丹福大學的胡佛研究所。)

但習近平的成長經歷和家庭背景給他留下的印記比許多人想像的更複雜:最重要的是,他對中共和共產主義革命感到自豪。隨着習近平為掌權做準備,中國政府當中對美國實力的懷疑、警惕美國對華意圖的思想變得越來越主流。

2007-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打破了中國官員對美國經濟政策制定者能力的假設,儘管中國官員持有與他們不同的意見。中國官員曾問過時任美國財政部長保爾森等美國官員他們處理不當的問題。對中國政府里的許多人來說,那次危機的教訓不僅限於金融體系。

「那是一個決定性的時刻,」商人沈棟說,他的回憶錄《紅色輪盤》講述了他在那些年裏與中國政治精英交往的經歷。「那個時刻之後,人們對整個西方模式有了更多的懷疑,越來越相信世界需要中國領導,才能走出困境。」

「顏色革命」的幽靈

就在習近平準備成為中共領導人時,俄羅斯總統普京以反對美國霸主地位的獨裁鐵腕人物的榜樣出現了。

「這兩個男人對世界有一種共同的思維——雖然不完全一樣,但有相同之處,」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問題專家白明(Jude Blanchette)說。「他們都想把失去的偉大遺產歸還給自己的國家;他們都想收復關鍵領土;他們對蘇聯的解體有共同的創傷感。」

具體來說,2010年相識的習近平和普京都懷疑,美國決心以民主為名在對手國家煽動叛亂、破壞穩定。習近平和其他中共領導人採用了普京的「顏色革命」概念來描述這種騷亂。

本世紀前十年的中期,中共官方對爆發反黨抗議活動的擔憂似乎不無道理。駭人聽聞的腐敗和官員醜聞已激怒了許多人。互聯網為放大這些不滿提供了新渠道。

中共領導人長期以來一直試圖用各種各樣的外部威脅論來動員國內的支持。有關美國陰謀推翻中共、通過「和平演變」把中國變成資本主義國家的警告可追溯到毛澤東時代。但習近平發出這些警告是帶着明顯緊迫感的。

「他是在人生很多年裏缺乏安全感的那種人,而且正如他後來說的,他從父親那裏學到了人際關係和權力的變化無常,」史丹福大學胡佛曆史實驗室研究員唐志學(Joseph Torigian)說道,他讀了習近平對軍隊的講話。「現在他成了指定繼任者,他觀察世界時看到的是『顏色革命』和美國的干預,對他來說,一個最終想法是,權力是安全和力量的最後保證。」

習近平從「阿拉伯之春」中汲取了教訓,在中東許多地方,腐敗的獨裁領導人為此下台。埃及領導人穆巴拉克2011年的倒台給中共領導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認為那與1989年的北京天安門廣場民主抗議活動有相似之處,曾任中央情報局官員的約翰·K·卡爾弗說道,他曾密切關注習近平的職業生涯。

穆巴拉克2011年宣佈辭去埃及總統職務後,開羅民眾舉行了慶祝活動。MOISES SA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真正讓他們害怕的是埃及,因為穆巴拉克是從埃及軍隊一路升上來的,但軍隊卻對他翻了臉,」卡爾弗說。他還表示,中共領導人們「看到了這個後自問道:『如果天安門廣場的抗議發生在今天,軍隊會再次救中共嗎?』」

習近平的軍隊改革

2012年底上台後沒幾周,習近平就在與官員們見面時發出警告。他說,蘇聯的解體對中國來說是個警示故事。他哀嘆道,蘇聯之所以解體,是因為蘇聯的軍隊失去了勇氣。習近平警告官員們,中國可能會遭受同樣的命運,除非中共找回自己的意識形態支柱。

幾個月後,他在一份內部文件中下令,在大學和新聞媒體中抵制他所謂的西方思想,如普世價值、人權、法治等概念。

自從2013年與奧巴馬舉行首次元首峰會起,習近平就把自己表現為比前任胡錦濤「更堅定自信的領導人」,為強調自己的觀點,他會不顧談話要點,曾在奧巴馬手下擔任副國家安全顧問的本·羅茲說。

「他不僅僅是一個政黨的頭面人物,他是個獨立自主的人,」羅茲在電子郵件中寫道。

身為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的習近平也是軍隊領導人,他的一些對西方最直截了當的警告是說給軍隊的指揮官們聽的。

「國際競爭的『叢林法則』並沒有改變,」習近平2014年對出席人大會議的軍隊代表們說。他指出,美國的飛機、艦艇和航空母艦在亞太地區的頻繁出現證明,美國正在尋求遏制中國。

他還說,當時席捲了烏克蘭的親西方抗議活動是對中國政府的警告。「一些西方國家為了實現其地緣戰略目標在那裏煽風點火、密謀策劃,」他說。「我們要引為鏡鑒。」

習近平說,為了應對他預見到的威脅,中共迫切需要進行軍隊改革。從2015年底起,他開始對中共解放軍進行大規模重組,力求將其打造成一支能夠將中共的力量擴展到海外,尤其是能在空中、海上和太空投射力量的綜合部隊。他對西方的警告幫助強調了這些改革的緊迫性。

「體制內的講話是為了把人們動員起來,」在華盛頓工作的研究員白明說。「要動員的話,就不能只是說世界正在變得有點複雜;需要一個能打破既得利益的敘事,才能實現改革。」

參加中國2018年在西太平洋舉行軍事演習的「遼寧號」航空母艦(中)。REUTERS

習近平警告稱,中共解放軍仍危險地落後於時代,如果不尋求創新,尤其是武器裝備和指揮機構升級上的創新,就會更落後。雖然在這些講話中,習近平沒有說戰爭不可避免。但他明確表示,沒有一支強大的軍隊,中共就不能堅持自己的意願。

「在國際較量中,政治運籌很重要,但說到底還是要看有沒有實力,會不會用實力,」他2015年11月對中央軍委指揮官們說。「光靠三寸不爛之舌是不行的。」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15/1978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