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張又俠急訪俄 請普京澄清中俄是這種同盟關係

—拜習會要開了,習近平突然派他向普京表忠

作者:

就在習近平擬於11月13日訪美參加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張又俠突然飛往莫斯科,俄國防部長紹伊古、俄總統普京先後與其舉行會晤。這應該是北京最高層的臨時決定,因為就在一周前的北京香山論壇上,張又俠和紹伊古剛剛見過面。

當時根據中共官媒報導,張又俠稱「發展永久睦鄰友好、全面戰略協作、互利合作共贏的中俄關係,是符合歷史邏輯的戰略抉擇」,中俄關係高水平發展是在習和普京的「戰略引領下」,「中方願與俄方共同努力,積極應對各種安全威脅和挑戰,攜手維護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紹伊古也表示「俄方願與中方持續深化務實交流合作,不斷鞏固提升兩國兩軍關係水平」等。

顯然,繼續加強中俄兩國、兩軍關係在張又俠和紹伊古香山論壇會晤時,早已重複過,因此,此次張又俠急訪莫斯科,一個重要目的是見普京,將習的某些想法轉達給普京,普京對此有何反應呢?

據「解放軍報」莫斯科報導,在與張又俠會晤時,普京所言涉及四個方面:一是「俄中友好關係有利於維護世界和地區和平穩定,這與冷戰時期那種同盟關係完全不同」。二是「兩國經貿關係快速發展,在聯合國、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等國際多邊平台中保持密切協作」。三是「兩軍各領域合作發展勢頭良好,取得豐碩成果,為維護兩國戰略安全發揮了重要作用」。四是「俄方願與中方不斷推動兩國兩軍關係深入發展」。

而俄通社對普京之言的報導是:一、俄中不會效仿冷戰時期的模式建立任何軍事聯盟。雙方的合作是穩定國際局勢的重要因素。

二、俄中在軍事和軍事技術領域的接觸正在邁上新台階,在軍事技術領域的合作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太空或現代武器方面的高科技領域合作。「鑑於現代武器類型的前景,它們毫無疑問會確保俄羅斯和中國的安全。」

三、針對「美國愈發頻繁地拉攏美北約成員國在亞太地區製造緊張局勢,試圖在那裏構建新的軍事政治聯盟」,俄中兩國「冷靜、謹慎地應對,加強我們國防能力,包括通過定期舉行海上和空中聯合演習,並不斷提升我們的協同合作水平」。

此外,俄通社在報導紹伊古與張又俠的會晤時,提到了紹伊古的說辭:「與一些侵略性的西方國家不同,我們沒有建立軍事集團。俄羅斯與中國之間的關係是基於信任與尊重的戰略合作的典範。」

從中俄雙方的報導看,皆突出強調中俄關係與冷戰時期的同盟關係不同,中俄加強軍事合作只是為了保證自身的安全,應對西方「製造的緊張局勢」。而這正是張又俠急訪的目的,否則何必在此時特意強調中俄關係與冷戰時期的不同呢?

眾所周知,1947年冷戰爆發後,中共採取「一邊倒」的政策,全面倒向蘇聯,與蘇聯結盟,甚至簽訂秘密條約,出賣中國國家利益,以獲取蘇聯的支持,並將美國視為最大的敵人。中蘇同盟關係直到斯大林死後,才開始逐漸惡化,才有了尼克遜訪華,中美關係破冰。

蘇聯解體後,中俄關係並不親密,保持着正常關係。習近平上台後,尤其是在其連任後,與普京漸行漸近。尤其在2022年俄入侵烏克蘭後,在西方國家力挺烏克蘭、美國將中俄均視為戰略敵手並加強制裁和遏制後,中俄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更加緊密的抱團合作,首要目標就是應對來自美國和西方國家的遏制與重壓。

俄烏戰爭爆發前後,一方面中共加強了從經濟、物資等方面對俄的支持。另一方面則在媒體上公開釋放挺俄信號。如去年從3月29日起,在中共官媒人民日報上,連續發表署名鐘聲的「從烏克蘭危機背後看美式霸權」的系列社論,將烏克蘭危機的責任全部歸罪於美國。當年,中共外長王毅在與俄外長拉夫羅夫會面時,明確雙方合作無上限。

今年4月,時任國防部長、現已不知去向的李尚福前往莫斯科,與俄方商討進一步的軍事合作,其目標事實上就是針對美國。

8月15日,由俄羅斯國防部組織的第十一屆莫斯科國際安全會議在莫斯科舉行,尚未落馬的李尚福與會。李尚福在發言中猶抱琵琶半遮面,說中俄軍事合作不針對第三方,大概北京還是不想公開觸怒美國。

不過,彼時紹伊古在安全會議中,卻直言不諱地說俄中不僅僅是盟友關係,軍事合作的目標就是針對美國。紹伊古稱,「俄美互動的經驗表明,只有在有政治合作意願的情況下,軍事接觸才具有實際意義。今天,莫斯科和北京已被美國宣佈為戰略對手。」「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和中國之間的雙邊關係在各個方面都超越了戰略關係的水平,不僅僅是盟友關係。」

紹伊古還直接批評美國:「西方國家正在台灣問題上煽風點火。細看這些工作方式,會發現與之前用於動搖烏克蘭周邊局勢的方式存在一系列雷同。」「可恥的地方在於,在這樣的局面下,美方還呼籲與中方在各個層面上開展對話。」

俄防長之語在戳破中共的小心思的同時,也是意在迫使北京公開表態支持俄抗美。

而在過去一年中,朝鮮與俄羅斯的關係也有了進一步發展。10月7日,哈馬斯突襲以色列,再次牽出了其背後的支持者伊朗、俄羅斯和中共。在西方國家看來,中、伊、俄、朝業已形成類似二戰期間德意日組成的軸心同盟,這個同盟正在對西方世界構成巨大的威脅。

或許,按照中南海高層的算盤,即通過對俄、對伊朗和哈馬斯的支持,通過俄烏戰爭、哈馬斯恐襲以色列引發中東戰爭,將美國的注意力分散,這樣中共可以藉機在台灣內部生事,在台海發動戰爭。但從現實的發展看,卻是俄羅斯「閃電戰」的失敗,哈馬斯正被以色列吊打,美國對俄前所未有的制裁和警告伊朗等中東國家,很大程度上偏離了中南海的棋局。

與此同時,國內經濟在外資外企大幅撤離、民企大量倒閉後,是一蹶不振,民怨載道。加之李克強不不明不白地「害死」,不明不白地火化,引發了黨內官員的質疑和不安,民眾的憤怒,習近平是壓力山大。

困境中的習近平在「萬難」中選擇赴美與拜登會晤,希望可以藉此暫時給自己獲得喘息機會。為了給此次會晤製造良好的氣氛,近期中共官媒再次變調,向美國示好,而習派張又俠急赴莫斯科,請普京澄清雙方同盟性質,同樣是對美的示好,希望拜習會晤時,可以讓美國減少對中共的敵意。需要北京支持的普京只得配合習,演一齣戲。

只是這樣的戲碼,美國人肯定不會輕易相信了。說不定習從美國回來後,美國將再次成為中共官媒謾罵的對象。而張又俠告訴普京「中方願與俄方一道,落實好兩國元首達成的重要共識」或許也是在暗示,習最看重的還是與普京的共識。

又想與美國搞好關係提振經濟,又想加強與俄羅斯同盟關係對抗美國,中共真的以為自己可以玩得轉嗎?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11/1976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