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四大結構性挑戰!中國已經碰壁了

作為曾經勢不可擋的經濟強國,眼下中國已經碰壁。據美國媒體國會山消息,中國眼下面臨四個關鍵的結構性挑戰。

幾十年來,中國勢不可擋地崛起為全球超級大國一直是國際事務中的主流說法。中國持續的經濟增長、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投資和顯著的技術進步都促成了這種看法。儘管中國的崛起是不可否認的,然而它現在面臨着四個關鍵的結構性挑戰,威脅着其全球領導地位的抱負。

中國經濟的崛起是一個引人注目的轉型故事,其根源可以追溯到1978年,當時中國首次向外國企業敞開大門。中國開始確立自己作為「世界工廠」的地位,創造驚人的GDP增長——40多年來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9%——以及前所未有的人口遷移。

但中國高速的城市化導致基礎設施建設不可持續的繁榮,而為這些項目提供資金的債務不斷增加,是目前危及中國經濟穩定的四大破壞性力量中的第一個。

例如,新冠疫情後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崩潰,導致許多大型綜合體未完工或空置,導致許多房主和投資者的畢生積蓄破產或付之東流。

根據榮鼎諮詢集團的數據,地方政府承擔很大一部分債務——到2022年達到12.8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年經濟產出的76%——而且它們擁有的現金儲備只佔支付即時債務所需的一小部分——20%。

中共領導人正面臨兩難境地。不提供援助可能會導致經濟動盪,但干預可能會在不經意間催生更多輕率的支出,從而加劇問題。

與此同時,中國正進入人口驟降時期。它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龐大的藍領勞動力,但獨生子女政策保證了勞動力短缺。嬰兒潮一代和20世紀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出生那一波人為中國製造業驅動型經濟提供動力,他們現在已經或即將退休,預計到本世紀中葉,勞動年齡人口將下降到7億左右。

隨着勞動年齡人口的減少,中國作為低成本製造業中心的角色正在被迫演變。此外,一度龐大的中國消費市場可能沒有之前想像的那麼大。過去20年,日本和意大利也遇到了類似的挑戰,其特點是通貨緊縮和增長緩慢,這是一個值得警惕的故事。

中國作為世界製造業大國的地位面臨着第三個挑戰,即低成本競爭對手以及人工智能和機械人技術的崛起。新冠疫情爆發後,跨國公司將製造業務從中國轉移到本國或其他國家,加劇了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產業政策變化。

這些變化擾亂了中國的各個部門,導致經濟結構性轉變和失業率上升。人工智能和機械人技術的不斷進步也威脅到中國在製造業的主導地位。自動化系統可以比人工更高效地執行任務,從而削弱了低勞動力成本的優勢。中國向知識密集型經濟轉型的努力也造成大學畢業生相對於現有的「知識型」工作機會的供過於求,導致青年失業率達到創紀錄的21%——這一比例如此之高,以至於政府在今年早些時候停止發佈相關數據。

最後,中國對糧食進口的依賴日益增加,加之對供應中斷的脆弱性,構成了額外的重大挑戰。2000年,中國實現94%的糧食自給率,但由於新興中產階級飲食偏好的改變,這一比例已降至60%。有限的耕地、水資源限制以及氣候變化引發的風險進一步威脅着糧食安全。主要農產品對進口的依賴使得通往東部沿海港口的海上航線需保持暢通。

此外,中國嚴重依賴從遙遠地區進口石油,這讓它格外脆弱。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進口國,中國70%以上的原油來自偏遠地區,中國的石油供應依賴於安全的海上通道,特別是馬六甲海峽。在與美國的衝突中,這些航線的中斷可能會使中國無法維持有效的戰爭努力。

中國面臨着難以克服的挑戰,這些挑戰將阻礙其實現全球霸權。

迫在眉睫的債務危機、人口結構下降、市場動態變化以及糧食和能源安全方面的脆弱性不僅是障礙,而且是不可逾越的障礙。中國已經在碰壁。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FX168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5/1974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