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神童、書呆子、億萬富翁,5%的「可能」成為美國總統,這是A面。

洗錢、詐騙犯、破產清算,把紅杉、淡馬錫通通拉下水,這是B面。

一個人從A面到B面,需要多長時間?

答案是9天。

這個人名叫Sam Bankman-Fried,一個有億點點黑色幽默的名字,人們都叫他,SBF。

SBF是一個90後,從事加密貨幣交易,僅用3年時間就從小透明做到億萬富翁,巔峰時期淨資產達到260億美元。

他熱心公益,同時積極參與政治。據報道,SBF向美國民主黨候選人的捐款達到數千萬美元,並有意向川普支付費用,只要他不參與2024年的美國大選——商業作家米高·劉易斯透露,川普方面的報價是50億美元。

對了,米高·劉易斯從2022年開始為SBF寫作個人傳記,他的代表作是《大空頭》《點球成金》,這位暢銷書作家摩拳擦掌,希望能寫出一部「加密世界的J.P摩根傳」。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然而書還沒寫完,SBF的公司就爆雷了。

美國時間10月3日,SBF的個人傳記《Going Infinite》(《走向無垠》)匆忙上市。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一天之後的10月4日,SBF就坐在了紐約曼哈頓聯邦法院的被告席上。

他面臨着7項刑事指控,罪名包括電匯欺詐、商品欺詐、證券欺詐、洗錢和違反競選財務法,控方證人,是他的前女友、合伙人,以及大學同學。

這些指控如果成立,SBF將面臨最高115年的監禁。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一個白手起家的人,如何在兩年時間內成為億萬富翁?

一位加密帝國的掌控者,又如何在9天時間內樹倒猢猻散?

這個魔幻故事的崩壞,始於一篇文章。

01

2022年11月2日,幣圈媒體CoinDesk發佈了一篇文章。

文章表示,SBF手上掌握着兩家公司,分別是FTX和Alameda Research,其中FTX是全球第三大加密貨幣交易所,Alameda則是交易公司,擁有146億美元資產。

這裏稍微解釋一下。

如果把交易所FTX看作是一家數字資產銀行,那麼Alameda應該類似一個投資公司,主要業務是定製數字貨幣投資方案,順便自己也下場做風投,甲方乙方一起干。

這是兩家獨立運作的企業,但Alameda的資產負債表顯示,其大部分資產都是FTX發行的FTT代幣。

FTT代幣雖然也是數字貨幣,但因為知名度不夠,流動性差,主要用來給交易所客戶打折用,就像信用卡消費的積分一樣,除了能兌換一些優惠券,實際用途並不大。

換句話說,擁有146億美元Alameda,主要資產實際上是一堆積分。

於是,CoinDesk的文章一經發佈,比股市更加脆皮的幣圈立刻聞風而逃,FTT價格迅速跳水,Alameda也跟着風雨飄搖。

為了穩定市場,SBF立馬站出來表示,Alameda還有100億美元的資產沒有反映,總之就是「不要慌,問題不大。」

那麼這些救市的錢哪來的呢?

答案是交易所。這位「膽大心細」的創始人,直接挪用了FTX交易所的客戶資金,填Alameda的窟窿去了——後來的事實證明,這不是他第一次給Alameda開後門了。

但當時,大部分人並不知道這個秘密,暫時的恐慌過後,市場就要趨於穩定了,SBF還胸有成竹地發推表示,謝謝大家,我們能贏。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這個時候,幣圈紅人趙長鵬卻來了一個「火上澆油」,他表示,大事不妙啦,我們要清倉FTT。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趙長鵬是幣安創始人,曾參與了FTX的投資,隨着FTX的壯大,兩者形成了競爭關係。2021年,幣安退出FTX持股,獲得了約21億美元的等值收益,包括大約2300萬枚FTT幣。

大筆拋售必然會拖累FTT的市場行情。Alameda的首席聯繫執行官艾莉森也發推@ 趙長鵬,內啥,我們願意花22美元/幣的價格回購你手裏的FTT幣。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這個艾莉森還有另一個身份,她是SBF的前女友,關於二人之間的恩怨情仇,雖然沒到做PPT控訴的程度,但也有小作文為證,後面會展開講講。

說回FTX十萬火急的時刻。

面對艾莉森開出的22美元價格,趙長鵬乾脆利落地表示,婉拒了哈。

形勢急轉直下,FTT價格大跳水,連帶着FTX也遭遇擠兌,短短72小時時間內,就有60億美元被提取,FTX賬戶上的2萬枚比特幣也在一天之內被提空。

資金缺口越來越大,一度達到了80億美元。到8號,FTX開始暫停用戶取款。

年輕的SBF向趙長鵬發出了求救信號,9號,幣安這邊聲稱,有意向收購FTX,正在做盡職調查。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對趙長鵬來說,行業老大收購老三,幣安的市場份額將達到80%,名副其實的「完幣歸趙」;同時,保住FTX,也相當於保住了人們對幣圈的信心,免得雞飛狗跳,監管下場,對誰都不好。

但是一夜之後,趙長鵬宣佈放棄收購。

SBF無力回天,11月11日,FTX、Alameda以及130多家關聯公司申請破產,一顆幣圈新星,只用9天就完成了謝幕。

還有一個小插曲,就在FTX宣佈破產的當天傍晚,雖遲但到的孫宇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聲稱,自己願意拿出數十億美元幫兄弟一把。

錢並沒有到賬,但孫同學自己的波場幣TRX,倒是一路跳漲了40倍。

02

根據美國聯邦法院的文件,FTX在破產申請中披露的負債高達100-500億美元,涉及的債權人超過100萬名。

人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濃眉大眼的SBF,怎麼會是個騙子呢?

SBF出生於一個美國精英家庭,父母都在史丹福大學任教,同時也是律師,哥哥曾是前民主黨國會工作人員,SBF本人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獲得物理學學位。

上大學期間,SBF接觸到了一種「有效利他主義」的慈善理論,這種理論追求做慈善的「性價比」,鼓勵你去做更高薪的工作,再把錢捐給慈善機構,哪怕這份工作可能在道德上有瑕疵,或者對社會沒有貢獻也無所謂。

受此影響,原本在記者和從政之間搖擺的SBF,畢業之後選擇了華爾街,成為一名交易員。

在華爾街工作時,SBF和艾莉森成了同事,後者同樣是天才少女,出自精英家庭,在史丹福大學上學時,加入了「有效利他主義俱樂部」。相同的成長環境和信仰,讓兩個人很快成為朋友。

2017年,SBF發現,美國市場的比特幣價格要遠低於日本市場,他嗅到了商機,果斷辭掉交易所的工作,創辦Alameda,依靠從美國低價買入比特幣,再高價賣到日本這種簡單粗暴的套利,狂賺幾十億美元。

到2019年,SBF喊來艾莉森、大學同學Gary Wang等人,成立交易所FTX。

與幣安、Coinbase等交易所做現貨不同的是,FTX還能做加密領域的期貨市場。

相比現貨,FTX期貨交易的槓桿率一度達到100倍,即你賬戶上只有1美元的資產,但可以撬動100美元的槓桿拿去投資,非常受用戶歡迎。

在差異化競爭之外,SBF還大舉投入廣告營銷。2021年,FTX簽約足球明星湯姆·布雷迪,順帶簽下了他當時的妻子、超模吉賽爾·邦辰,成為形象代言人。

2022年的超級碗上,FTX更是耗資3000萬美元,投放了一段兩分半鐘的廣告。

同時,FTX還是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的官方贊助商,美職棒傳奇球星奧蒂斯、NBA巨星庫里、喜劇明星大衛等名人,都曾為FTX做過電視或社交媒體廣告。

當然,這些名人的代言費,都是以FTX股票的形式支付的,他們不僅沒拿到一分錢,還將在一年後,因為不負責任的代言,面臨着不同程度的訴訟。

但無論如何,2022年的FTX確實風光無限,紅杉、軟銀、淡馬錫等知名風投機構下場,將FTX的市值,一路推至320億美元。

SBF本人也成了加密貨幣界的金童,外界看來,他總是頂着一個爆炸頭,穿着大T恤、工裝褲,開一輛豐田卡羅拉,儼然一個不愛享受的科技宅男,一出手就能攪動幣圈風雲。

但實際上,SBF和他的朋友們卻過着蓋茨比式的奢侈生活。

FTX的高管團隊一共11個人,他們在巴哈馬擁有38處房產,價值超過2億美元,其中最昂貴的頂層公寓,價值3000萬美元,SBF和朋友們在這裏開party、談論政治,乘坐私人飛機環球世界,與各種名人推杯換盞。

此外,SBF和朋友們還提供了超過1億美元捐款,用於政治競選,以影響華盛頓對加密貨幣的監管。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SBF和朋友們位於巴哈馬的豪宅

要知道,幣圈都是人精,光搞面子工程肯定不夠,FTX又是如何運作的呢?

很簡單,主要靠風口。

FTX作為交易所,發行FTT幣,其估值越高,FTT幣價值也越高,Alameda就能以FTT幣為抵押獲得更多貸款,轉而再去投資賺更多的錢,又進一步鞏固FTX交易所的地位。

就這樣左腳踩右腳、右腳踩左腳,FTX竟然真的「登天」了。

但這一切,是建立在形勢好的基礎上,搏一搏,單車就能變摩托。但現在全球經濟下行,比特幣在2022年跌了65%,Alameda還大搞梭哈,就很容易把底褲都賠進去。

賠了本,再從FTX的客戶賬戶上提取一點就好了嘛,說不定哪天,風口就又來了呢。

結果風口沒來,一篇文章,外加一條隔岸觀火的推特,就把FTX送上了西天。

03

FTX申請破產之後,其破產清算的工作,交給了約翰·雷三世。

約翰·雷三世擁有40年法律和清算經驗,曾處理過美國歷史上最大破產案之一的安然財務造假案,但在面對FTX但爛攤子時,依然被震驚了。

他說:「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從未見過如此混亂的公司管理,如此不可信賴的財務信息。」

根據約翰提交的報告,FTX幾乎是「電子隱身」的,銀行賬戶、現金賬戶、應付賬款一律查無此戶;甚至完整的僱員名單也拿不出來,因為很多人是線上辦公;一些重大決策使用的是「閱後即焚」軟件溝通,沒有任何書面記錄;有的財務申請,還是用emoji來回復的……

更離譜的是,在FTX申請破產當天,至少有3.72億美元被未經授權地轉移走;破產發起之後,仍然有未經授權的3億美元FTT幣被「造出」;還有一些債權人的錢包地址,連FTX高管也識別不出。

一切的一切都在說明,FTX和Alameda之間,存在很大問題。

2022年12月,SBF因證券欺詐和洗錢等罪名被捕,他繳納了2.5億美元的保釋金,回到了父母位於加州的家裏。

朋友們,2.5億美元保證金啊。

此後,FTX的高管成員,包括艾莉森、Gary Wang等人紛紛認罪,並表示願意配合調查,只有SBF堅稱自己是無辜的,只是在運營公司時犯了商業決策上的錯誤。

作為前女友、Alameda負責人,艾莉森無疑是最了解其中原委的人,她的證詞,將是SBF犯罪的有力證據。

這個年輕人衝動了,今年8月,SBF私下威脅艾莉森,要把她的私人日記發給媒體。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 艾莉森曾在湯不熱上發帖,稱兩人的關係為「多角關係」,像「皇上的後宮」。

但這違反了保釋條款,SBF被關到了紐約看守所。

緊接着就是10月4日,FTX詐騙案正式開庭。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根據Gary Wang的供述,SBF親自指示,在FTX為Alameda留下秘密後門,可以隨意調撥交易所的客戶資金。

艾莉森的證詞也表明,Alameda前後在FTX支取了140億美元,在FTX爆雷的時候,Alameda只有40億美元資產,卻從FTX「借走」了120億美元。

而按照約翰·雷三世查到的Alameda資產負債表顯示,這40億美元的關聯貸款方中,有10億美元流向了SBF本人,另有5.43億美元流向了FTX聯合創始人Nishad Singh,還有5500萬美元,則給了FTX聯合行政總裁Ryan Salame。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如果這份資料屬實,那麼SBF完全就是把交易所里的客戶資金當成了提款機,一邊搞梭哈,一邊享受人生了。

不過約翰·雷三世對這個審計報表持懷疑態度,因為其中一家審計機構的網站顯示,他們是「有史以來第一家在元宇宙平台Decentraland上正式開設總部的註冊會計師事務所」。

任性的管理方式、混亂的財務狀況,還有加密貨幣的匿名性,凡此種種,都讓這場幣圈的「世紀審判」充滿了未知。

而這大概也是SBF在面對審判時,堅稱自己無罪的底氣。

他的律師一直在強調,SBF是一個「不喝酒也不聚會的數學書呆子」,因為競爭對手的批評引發擠兌潮,才導致了FTX的流動性問題,而SBF一直在致力於解決問題。

SBF本人還在接受採訪時公開表示,自己後悔申請破產了,是監管部門把問題搞得更糟。

也就是說,都是別人給我挖的坑,我正在解決問題呢,你抓我幹啥?

據報道,這場幣圈的「世紀審判」預計將持續六周,在最終的判決到來之前,很難說SBF和他的朋友們會面臨怎樣的結局。

但在他們身後,是倉皇退場的投資機構紅杉、淡馬錫,是連帶破產的加密貨幣貸款機構Genesis,更是上百萬血本無歸的投資人。

尾聲

2022年5月12日,很多幣圈人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

這一天,被玩家稱為「幣圈茅台」的LUNA幣一路狂瀉99.99%,從最高119.5美元跌破一美元,到17號,已經僅剩0.0001813美元。

始於一篇小作文,幣圈90後首富喜提世紀審判

短短几天,數百億美元灰飛煙滅,很多血本無歸的人,最終走上了絕路。

從一夜歸零的LUNA幣,到9天破產的FTX,有關幣圈的新聞,似乎總是充斥着貪婪、投機、野蠻、幻滅,無論多麼光鮮的敘事,多麼偉大的人物,到最後揭開面具,都是一場龐氏騙局

我不是懷疑加密貨幣的價值,只是絕大部分炒幣的人似乎從來沒想過,一個看不見摸不着的加密貨幣,到底有什麼價值能一直無限漲下去呢?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可以一夜暴富。

於是在這個擊鼓傳花的遊戲上,各路玩家閃亮登場,都覺得鼓聲不會在自己這裏停下來。

但鼓聲總有停下來的一天,花最終會落到誰的手上?

FTX的崩壞,似乎是一個沒有贏家的故事,交易所、投資機構、貸款公司、投資人,包括SBF在內,都受打了教訓。

而就在FTX破產的幾天後,孫宇晨和趙長鵬在峇里島的驕陽下,吃着披薩和雞翅,商量着團結起來,和行業一起度過難關。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酷玩實驗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21/1968318.html